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古朱

有龙则灵:儿时记忆中菜市桥和周边场景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从建国中路拐进弄堂,靠左手是长长的一排高墙。
      右手进去大约10米的第一个墙门是3号,两扇黑色的门通常是关着的,进墙门有个不算大的天井,弄堂里3号的住户不太见到他们的身影,里面总是那样的宁静。
      前面的5号墙门完全是另一种样子,一个热热闹闹的大院子,中间是一个足足有10来米宽、深约20米直通到底的大天井,两排平房在两边相对而立。两扇敞着的大门几乎没有看到关上的时候,路过常常会听到里面大嗓门说话的声音,夏天天井里满是乘凉的人。
      最奇怪的是7号,弄堂里其他的墙门不是向南就是朝北,唯有他不同,要去7号必须通过7号与9号墙门之间的一个大约2米左右的通道。到底后从他朝西的大门才能进去。
      通道的对面是6号,6号是个大墙门,要上三档台阶走进一个门厅,过了门厅里面是二层的楼房,往前又是通道,这样一共有4进,前面的出口在建国中路上,严格说,他的正大门是建国中路,堂子弄6号是他的后门。
      弄堂的路到7号的前面变窄了,一堵高高的墙横在路的右前面。到了眼前才发现路到这堵墙时往左平移了将近1-2米。
      那堵挡住路的是9号墙门的东侧风火墙,9号没有6号墙门那么大,正大门向南,在墙门的正中。
      他是一个有前后天井的墙门房子。上一个台阶,在跨过一条青石的门槛,推开厚厚沉重的半边门(另一半常年有一根粗粗的门闩拴住,没有大的东西进出不会去开。),进门就是一个大的天井。
      天井是用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SGTpbq/3544/005DB561.gif大块的青石板铺成的,右手面是一口井,一个六角形的井圈高出地面50厘米。周围是一个3米见方的从井圈朝外缓缓倾斜的井台,井台的四周是排水明沟,用井水洗过东西的水沿着明沟流,最后从南面墙根的下水孔中流出。排到弄堂总下水道里。设计的人应该是个注重细节的人,一点一滴考虑得很到位。
      井水很清,常年有将近1米左右深的水,几乎没有干的时候。
      虽然墙门里的人吃水用自来水,但是洗衣搞卫生的水、洗瓜果、蔬菜都用他。夏天井里常常放满了绳子拴住装着瓜果的网袋,乘凉时捞出来切开,甜里透着清凉。吃在嘴里,落到肚里,凉到心里。要多美有多美。
      冬天用井水洗衣服不冰手,哪怕是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的日子,手浸到井水里还是暖暖的。洗衣服的时候不感觉冷,反而是洗完了把衣服拧干时冷风吹来,沾水的手才会体会到什么是滴水成冰。
       天井又是墙门里住户晾衣服、晒东西的地方,有时候太阳好,进了天井就像进了诸葛亮的八卦阵。你要小小心心的走,一不小心碰到了晒的东西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夏天的晚上,天井又成了住户乘凉的好地方,里面的人会在太阳刚下山时从井里用吊桶提起一桶桶清凉的井水,泼在被太阳晒得炽热的石板上,从泼出的水粘到石板上会发出滋滋的声音到水流无声。再点上一根蚊香驱赶那躲在阴暗角落里时时窥视人血的蚊子。这时候墙门是打开的,从墙门和过道形成的弄堂风会给天井更添几分凉意。
      吃过饭后人们搬上凳子或竹椅子,孩子们会仰望星空,寻找银河和牛郎织女的踪迹。听着大人们讲那些鬼神故事。常常是听着一个个让人头皮发麻的故事,总是感觉背后阴森森的,好像随时会出现一个故事里的鬼魂,越听越怕,可是越怕越想听。。。。。
      值得夜深人静,大家开始一个个打着呵欠回房睡觉。最后离开的人一定会记得关上墙门,让厚厚的大门保住一院的宁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9号墙门的对面(弄堂的南面)是一家工厂的厂房(不清楚是什么厂。),一个双开的木门看上去陈旧不堪了,从来就没有看见它有打开的时候。厂房是一层平房,透过门缝看去,里面是空荡荡的。有人说曾经是翻砂车间,是否正确就不知道了。一眼望去,能看见屋顶的瓦片上稀稀落落的长着草,一付荒凉破败的模样。
      9号和对面厂房的西侧就是和堂子弄十字相交的瓦子巷。
      交叉口东北面的转角是一盏路灯,尽管灯光在弄堂里显得幽暗,能照亮的仅仅是灯下不大的一块地方。但是坐在下面能保证你看清扑克牌。因此除冬天外,哪里就成了周边人家喜欢玩牌人的必争之地,先到先得。
      玩上一晚上,可以省下家里的电费,还能享受到弄堂风,何乐而不为呢?
      在哪里放上一张方凳,打牌的、看牌的总是热热闹闹的一堆。偶尔也有因为指责对家牌打得太臭起了争执,闹到不欢而散的。
      可是到了第二天,早已把昨天的事忘得干干净净。路灯下总是热闹依旧。
      交叉口的东南转角是一个公用的自来水龙头,由瓦子巷与堂子弄交界的第一户人家管理,在龙头边的墙上钉上几枚大铁钉,上面挂着几付带钩的扁担。水桶靠墙一字排开。周边除自己墙门里有自来水的以外,都要到那里去挑水。
      一分钱一担水,不熟悉的还要压上一角钱,作为水桶、扁担的押金。不过挑水人都是常客,很少需要收押金的。如果让他送水,根据路远近,另付1分钱也就可以了。
      偶尔他不在的时候,水龙头上会套上一只竹筒,上面用铁丝拧成的挂钩链上,加上小锁。保证水不会被人不付钱就挑走。
      这担水到底有多重,没有人计较过。自来水公司根据水表的吨数和管水龙头的人家结算。
      靠着这个水龙头,养活一家人有些夸张,但是养活一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
      堂子弄被瓦子巷分割成两段,西半段和东半段最大的区别是东面的巷道基本是平的,西段坐上小时候玩过的背令车(下面装轴承)可以一路向下滑到河边。
      那一段里两侧各有一个墙门,南侧的要气派些,要进墙门,首先要走5、6个台阶登上一个平台,然后跨过门槛才是院子。北侧的就寒酸多了,门就在路边。
      那时候很奇怪,瓦子巷并不是什么分界线,但是西段和东段的小孩从来没有在一起玩的习惯。
      那时候上学的孩子虽然也有作业要完成,但正常一个小时基本就完成了。比起现在的小孩每天回家后做不完的作业要幸福得多。作业少,玩的时间肯定就多。也许玩是孩子的天性,虽然那时候小孩没有电脑、手机、IPOD等等高档的电器和林林总总的玩具,但是他们有玩的时间和伙伴。  最关键的是那时候大人们自己就忙,家中不像现在,4+2+1。6个大人盯着一个小孩。对大人是爱心大放送,对小孩是失去了自由,苦不堪言。
      所以一般情况小孩们有足够的自由度去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用自己手中能找到的东西玩出精彩。
      堂子弄里小孩就把人迹稀少,比较安静的弄堂当成了他们的活动场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儿时的游戏,论坛中已经有不少了。拍洋片儿、打弹子、滚铁圈、打陀螺四大流行游戏的描述的更多。在这里就不拾人牙慧了,而且弄不好有侵权之嫌。
      仔细想想,记忆里还是有一些别人不惜一提、或被人遗忘的小游戏可以和大家分享。
  1. 飞标
      那时候到了寒暑假的时候,一个学期下来的作业本都回到手上,第一件事就是先对他五马分尸,空白的钉在一起是下学期的草稿本,写过的就是我们玩的原材料。
      除了手枪、纸飞机等等,很多纸是用在做飞标上的。用纸折成飞标,和伙伴们在弄堂里玩是假期里的保留节目。规则很简单,在地上划条线,人不能过线。大家依次向前掷出手上的标。投得最远的用自己的标去瞄住离自己最近的标投去,压到就算收进(也有规定用手一夸之内就可以),如果压不到,权利消失。重新开始下一局。
      上局投最近者第一个投,最远的最后一个掷。中间的按照远近定次序。这样最后投的人可以根据前面的位置确定自己的去向,以保证自己能最大可能的不让胜利果实溜走。
      投掷飞标不仅仅要有实力,还要标折叠得好;投出时还要一些技巧,最后在加点运气,才能胜多输少。
  2. 撞撞儿
      规则很简单。单脚独立,手交叉拱在胸前,不能放开。然后两人对撞。阳伞柄是可以用的。双脚先落地者为负,手放下是违例。三局二胜。
      这个游戏主要靠实力,一般是谁的模子大谁优势,(当然那种“黄胖”除外。)没有什么可以投机取巧的。当然有时候对方用力冲来时,躲得快,让对方冲过头时脚落地,取巧而胜的偶尔也会有。
      曾经在中央台看过一个斗鸡的项目,他们是把一只脚盘起来,用手扶住,然后对撞,还可以用盘起的脚去打压对方。
      两者有相似的地方,不知道谁是盗版。
      不过这个游戏只能是冬天玩,夏天是吃不消的。

3. 拗筋骨
      甲和乙两个人反向侧面而立,甲的右脚和乙的右脚靠紧。两人的右手的大拇指对叉,手掌和手掌握紧。然后在裁判叫1、2、3后,双方同时发力,不管用拉、推都可以,还可以抓住对方的手去敲对方的脚。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对方的脚离开原来的地方就可以。  玩这个游戏的常用方法:
      1.直接用力把对方的手推到他身体的背部,然后向他身体前方发力。
      2.如果第一种办法没有成功,在第一个动作后,突然向反方向拉出。这时候对方正用力向身后发力抵抗,你的动作会让对方失去重心。
      3. 在对方用力向你发力推时,先用力挡住,在对方人的重心压上来的时候,突然撤去用力,同时反方向拉,借对方的力,让对方失去重心,朝你的方向跌倒。
       这个游戏和扳手腕(杭州话:扳手筋骨)相比,要用全身的力气,韧劲一定要好。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取这个游戏名字的理由。
      玩这个游戏的诀窍是重心要放低,如果你是人站得笔笔直,那是必输无疑。
      这个游戏在我下乡的时候农民们也玩,唯一的区别是手的握法,他们是像握手一样,其他的没有区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4. 打树凋凋
      小孩子玩的时候要的是一种感觉,不一定有什么意义或是价值。我们小时候玩的打树凋凋(那时候就是这样叫的,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有人这样玩过不知道。)就属于这一类。
      从树下的地上捡来白杨树的叶子,为了捡树叶,要到横河公园才有那种树。捡上一大把,回来后两人用它的柄部环过后对拉,一方断了结束,输方再换上一根继续。
      这个游戏既不花钱,也不会给自己赢会什么,最后的结果是满地的断了柄的树叶。
      有人会为了赢,用法国梧桐的叶子冒充白杨树叶。但是这种做法一旦发现是要受到大家惩罚的。
  5. 铎(duo)铎儿
      我不知道这个字对不对,那时候就是这样叫的。估计受条件限制,这个游戏在杭州玩的人不会太多。他是需要一块泥地,一个类似锥子(最常用的是自己找个钉子,把后面尾部敲扁,再装上一个木柄。能把家中大人纳鞋底的锥子偷出来是最好的。)才可以玩。玩的两方在相距几米的地方自己划一个圈,算是自己的地盘。然后一人一次在自己手掌一夸(大拇指和小指用力伸直的距离)之内,用锥子用力掷在泥上(不能按下去)。立住,你可以从你地盘开始在地上划一条线,如果没有立住,这次就不能向前划线。双方的线不能相交,双方要比谁的线先绕过对方的圈,再回到自己的地盘算赢。
      玩这个游戏是定点和选择路线还是很重要,既要自己快,还要给对方造成麻烦。最后还要兼顾自己投掷的点是否容易立得住。
6. 双人拔河
      两个人对面而立,相距1米以上,4两脚平行,与肩同宽。双方把绳子放在腰部,让绳子贴紧背部。开始后两人发力,让对方脚步移动。先动者为负。
  常用技巧:
    1. 腰和手配合用力,一步步把绳子拉到自己这里,在拉的过程中,争取对方失去重心。
    2. 拉和放结合,一拉一放之间,让对方失去平衡而脚步移动。
7. 踩高跷
      用两个木头,在下方40--50处钉两块木头当踩脚的地方。这个游戏大家见到比较多,不多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9号墙门
      58年我们家从燕子弄搬到堂子弄9号墙门里,可以说我的童年和少年的记忆都离不开这个墙门。
原来墙门的主人
      整个9号墙门原来是俞家兄弟的,他们是开丝绸厂的(具体什么厂不清楚,希望有朋友知道,能提供信息。),公私合营后,工厂折价后拿了定息,在当时的潮流下,墙门里的住房除留下部分自己住外,其他的上交房管局。
      等我们搬来时,俞家老二已经过世,按照年龄,我们叫大房的兄长夫妻是大爷爷,大奶奶。同理小房弟弟的遗孀就是二奶奶。
       大爷爷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结婚后和父母住在一起,女儿是教师,有一个可爱的还抱在手上的外孙女儿,祖孙三代应该是其乐融融。
      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多大年纪,在一个儿童眼中,应该是年纪很大的爷爷奶奶辈的。现在想想应该是60岁左右。
      二奶奶有一个儿子,本来在工厂里上班。据说有一次在食堂吃饭,菜是豆腐渣,他说:“这种东西本来是喂猪的。”
      他的话被人检举揭发上去,被人一解读,说现在我们工人在吃豆腐渣,他这样说的意思就是污蔑我们工人们是猪。那年正是反右运动如火如荼,他正好撞到枪口上了,上纲上线了,成了右派,被工厂开除,下放到农场去了。
        儿子不在身边,兄弟两人早已分灶吃饭,各自过自己的日子。二奶奶只能从老家请了一个保姆,帮她做些家务。
       他们给自己留下的房子是二楼和一楼的两个楼梯间,两房平分了留下的房子。在当年,依靠定息,哪怕不去工作,他们过日子应该是没有问题,而且比一般人可以过比较好的生活。
      工厂公私合营后,生产经营和他们无关了。不知道是解脱还是失落,就没有人知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墙门里的住户们
       进大门的天井和房子前有一个台阶,高10厘米,深80厘米。房子的屋檐正好盖住台阶,只要不是很大的正对着房子的斜风雨,到了屋檐下就可以放下伞。保证家里的地板上不会留下一串湿湿的脚印。  石阶上往上抬高的房子地面铺的是地板,到我们住进去时基本还是完好的。
      正面朝南是主人的正厅。
      大厅原来是个大通间,现在被一分为四。东面一间连着东厢房就是我们的家,我现在回想了一下。东面那间长约6米,宽4米。东厢房约2.5米,长4.5米。大厅的西面留下了一个2米的过道,中间长5米(少一个门的长度)、宽6米的房子分居了两户人家,他们都是震旦丝织厂的工人。

      通过过道间,到底的右手侧有一个门,进了门就是墙门的后厅,后厅和过道间一样,是公用的。大约有6米宽,3米长。北面是敞开的,对着后天井。  南面和正厅的中间是用木板隔开的,我们进去时,壁上的正中还挂着一张镶在相框里的大照片,一个老人目光炯炯有神,应该是原来主人的父亲,仿佛还在审视自己的家。  当年的我们经过时看了总有些害怕,几乎是不敢正面去看的。照片下放了一张八仙桌,东边靠墙放着大奶奶家的一张桌子和两把太师椅。后厅的北面两侧各有一道门进入到楼梯间。
      后天井的东面是两间公共厨房,墙门里的住户都在哪里烧饭做菜。西侧单独一间房住的是一个在派出所工作的民警,他的老婆、小孩都在外地,难得过来看看他,每次来都是忙忙碌碌的帮他洗洗衣被,收拾收拾房间又匆匆离去。他整天都是乐呵呵的,墙门里大大小小都叫他马同志。
      西面的北面对着后天井还有一间连着墙门西面的两间房是一户。户主是王奶奶,她和小儿子(我们叫阿宝叔叔)夫妻和大儿子的两个孙女儿(大儿子在福建工作)生活在一起。
      她家的南面的是宋奶奶一家,她们住的是两间西南侧的房加上西厢房,西厢房和前天井有照壁墙隔开。
      这样算来,9号墙门里正好住了9户人家。
  九九归一,也是一种缘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3: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墙门里的大厨房
       墙门里后天井东侧有两间厨房,除原来的主人占的地盘外,其他是公共的,后来的住户们是先下手为强,谁放了就是谁家的。两间厨房挤进了9户人家,一下子拥挤了不少。
      墙门里唯一的自来水龙头也在厨房边上的天井里,每户人家都在自己的地盘里放上一只缸盛水。水龙头还是登记在大奶奶的名下,大家用水都自己做个数,按外面挑水的水桶做标准,到月底统一算钱给她。
      厨房是公共的,每家吃什么应该是最能反映出每家的家境。本来带有一点点隐私的东西在公共厨房里暴露无遗。幸亏当年什么东西都要票,很多东西就是有钱也难买到。所以大家总体上差距不算太大。
      所有人中,算阿宝叔叔是最潇洒的,他在杭州钢铁厂工作,算重工,本人工资就比一般的工厂要高些,夫妻两人都工作,还没有小孩。每月到了发工资的那几天,厨房里是见不到他们的,吃饭的时候也没有了人影。常常是晚上回来,两个人脸红彤彤的。到了月初发工资前的几天,两个人就会老老实实地在家,有时候就是霉豆腐或酱瓜当菜了。到夏天,从厂里用热水瓶装回来的冷饮水也是让阿宝叔叔喉咙响的资本。那时候他会主动的问问墙门里碰上他回来的人,“要不要来上一点。”
      时间长了,大家都感觉不是最方便。而且都在哪个时候挤在厨房里,大家几乎是人和人挤在一起,尤其是夏天就更加难过。
      想想也是,本来天就热得人难过,还要做饭烧菜更是火上浇油,现在一个不当心还要人去撞别人的铲子。如果头顶上有个孔,人的火气真会把房顶的瓦片都冲出一个洞来。在厨房都是邻居,强忍着不能发足,回到家常常会把气撒到家人身上。
      慢慢的,各家开始从在厨房里的阵地撤出,我们家的厨房就在厢房边的屋檐下,尽管夏天有西晒太阳,冬天寒风刺骨。还有斜风雨要淋到,但是比起大家挤在小小的厨房里总要好些。
      而且我们家的厢房前靠着石阶,有一块搁起的石板,又能洗衣服,烧饭做菜时能做案板。
      其他人家也都在离自己房子边上的屋檐下划地为界。幸亏那时的灶具就是一只煤饼炉,做饭时在炉子边放一张凳子将就一下。
      原来的厨房只剩下二、三户人家,大家相安无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知的韵言 发表于 2014-4-6 19: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墙门里后天井东侧有两间厨房,除原来的主人占的地盘外,其他是公共的,后来的住户们是先下手为强,谁放了就是谁家的。两间厨房挤进了9户人家,一下子拥挤了不少。生动得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知的韵言 发表于 2014-4-6 20: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42
7. 一些现在看不到的店和设施
  酱园店
      说到酱园店,就不能不提杭州人都喜欢的泡饭(那时候吃的大多 ...

买了东西回家,常常会有找回的零头。运气好,大人会把找回的钱奖励给你。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要上交的,那时候大人对买东西的价格是一清二楚,家里的钱也是锱铢必较的,你要想瞒,那是门都没有,要是硬不上交,那就要小心吃“鞭三饭”了。


侃上起你肯定吃了不少“鞭三饭”.....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之龙忆 发表于 2014-10-10 22: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知的韵言 发表于 2014-4-6 20:20
买了东西回家,常常会有找回的零头。运气好,大人会把找回的钱奖励给你。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要上交的,那时 ...

老底子的菜市桥周边场景读来很亲切,因为老伴是潮鸣寺巷人,问起来都还知道个大概,回忆旧事能让人感慨悠长,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的年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10:45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