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61|回复: 29

有龙则灵:儿时记忆中菜市桥和周边场景

[复制链接]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见http://bbs.zjzq.com.cn/forum.php ... &extra=page%3D3 菜市桥在庆春路上(那时候叫庆春街),现在的菜市桥已经在路下,宽阔平直的六车道,马路上已经看不到桥的痕迹。 1. 菜市桥和庆春路 当年的菜市桥是拱桥,桥顶大约要比路面高出好几米。桥洞下可以过船。1958年刚搬来时还有人们在河里游泳,河边也能看到妇女们在岸边洗衣服。但是后来河道成了工业和生活废水的排放处,建国中路上的一家丝绸印染厂的废水排放管就直接在东河的河岸上,每天能看到那些彩色的废水哗哗的流入东河,人们的垃圾更是直接丢弃在河边和河道中。天长日久,东河水变黑,在太阳照射下,远远地就能闻到刺鼻的臭味。河里没有了鱼虾、没有了洗澡、洗衣的人们,慢慢的河里的船也不见了…… 庆春路上菜市桥到中山路,其中以盐桥为中心的那段是杭城有名的商业街,虽然那时候的路没有解放街宽,但两边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商店,比较有名的有庆春百货商店、青鸟照相馆、新华书店,还有布店、药店等,当年杭州最大的浙一医院也在这里。桥东到刀矛巷虽然没有什么大的商店,但是只要说十字路口,大家都知道是庆春路和建国路的交叉路口。记得路口用铁管做的弧形的围栏,我们曾经坐在上面看过往的汽车,60年代初,公共汽车上面会背一个大的气囊,汽车靠气囊里的煤气来推动。这样的场景现在的人是不可思议的。菜市桥到十字路口的庆春路南面有一家照相馆(就是我)、一家钟表店和文具店(好像还有一家小小的冷饮店),北面有一家布店,十字路的东北拐角是永康药店,过十字路口到大学路之间有米店、酱园店、肉店和燕子弄菜场。这些店不大,但是给周边的居民带来了很多便利。出门不远就能把生活必需品都解决了。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2.菜市桥边的茶楼
      菜市桥的东河下只有南方向可以沿着台阶下桥,北边的房子直接建到河边;西河下却是南北两边都有台阶下。但是三个河下中真正热闹的只有桥西北边的河下最热闹,那里下桥的台阶边就是一个茶楼,茶楼的二楼正好和桥头差不多高。每天茶楼都是热热闹闹的,为招揽茶客,每天会有人说大书,三国演义,水浒,三侠五义等等,每次说到要紧处,就来个“且听下回分解”,引得茶客们欲罢不能。吃茶的多数是年纪比较大的人,反正有的就是时间。他们会提上一只鸟笼,里面大多是八哥、黄鹂,听着鸟鸣,喝着滚烫的热茶,听着精彩的故事,不知不觉中半天就过去了。
      到了夏天,茶楼和茶楼边台阶就成了斗蟋蟀、买卖蟋蟀的市场。那些上档次的斗蟋蟀的人在茶楼里,精美的蟋蟀罐,里面的蟋蟀都不是无名之辈。他们斗蟋蟀不仅仅是分个高下,而是要压彩头的,边上看的人也可以参与进去。甚至有上海和其他外地的蟋蟀客过来参与。彩金几十乃至数百,在当年是巨资了,那些不是工薪阶层的人能玩的。
      不过钱少有钱少的玩法。茶楼边的台阶上就有平价的蟋蟀,卖蟋蟀的很多是庆春门外四季青公社的农民,他们把抓来的蟋蟀装在竹筒里,五分钱到一、二角钱不等,至于好坏就要碰运气了,那些农民一天在进城卖菜之余,带上晚上抓的蟋蟀,几十只蟋蟀就能换回几元到十几元钱,比卖菜划算多了。
      还有一些头脑灵活的杭州人,每天早上去庆春门外卖菜的农民那里收购,按1分到2分钱全包,然后到菜市桥边卖。据说一季蟋蟀生意坐下来,一年的收入就有了。玩到而且赚到,用现在的话说:“太爽了”。
      每天熙熙攘攘的人群会把上下桥的路堵住,人们只能侧着身体从人群中挤进挤出。
      这样的热闹要到深秋,秋风起、寒露降临。蟋蟀不会斗了,市场才会消失。玩蟋蟀的人才会收拾起器具,留待明年。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3. 菜市桥边的交通
      从菜市桥边出行,在5、60年代是没有出租车的,交通工具只有公共汽车和三轮车。
      在菜市桥附近的公交车有8路,11路。8路车的菜市桥站就在庆春路十字路口到菜市桥的中间,起点(艮山门?不太确定),从建国北路方向从北向南,到庆春路右转,过庆春路盐桥,众安桥,湖滨,终点(梅花碑?不确定),那时候去西湖南线玩(儿童公园、柳浪闻莺、玉皇山、花港观鱼、静寺,四眼井、虎跑、六和塔、九溪十八涧,老动物园好像在儿童公园和柳浪闻莺中间?),我们会坐8路车到湖滨,然后转4路去那些景点。
      11路在菜市桥附近的站在建国中路上的堂子弄口,记忆中是从松木场到城站,这是我下乡后回家最方便的公交车,从武林门站上,到堂子弄口下,下车进了弄堂就到家了。
      至于三轮车,在那时就相当于现在的出租车,一辆三轮车可以坐两个人,当然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没有问题。如果下雨和大太阳,三轮车工人会把车上的棚子拉上来,只要不是很大的斜风雨,应该是问题不大。
      但是三轮车过菜市桥有困难,三轮车工人尽管早早开始加速,到了桥上坡的中间往往会上不去,如果坐的人比较轻,有些强壮的工人整个人站立起来用上吃奶的力才能上去。但是大多数的三轮车工人是下车一步一步的拉上去,如果碰上夏天,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看到这样,不少坐车的人会不好意思,自己下车帮助推上桥再上车,三轮车工人遇到这样的乘客会再三表示感谢。当然也有端坐不动的。
      当年杭州的三轮车都是组织起来的,类似现在的出租车公司。工人的素质是比较好的,东西遗忘在车上,基本都能找回来。
      那时的马路上还能看到大板车和运货的三轮车,大板车基本是进城的农民。货运三轮车大都是单位的,对当年的单位来说,一辆自备的三轮车就相当于今天的汽车,进货、送货全靠他了。个人家中要拉些东西,甚至到火车站、汽车站接人,能去父母或亲友的单位借上一辆三轮车,那时候是很有面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3-10-4 22:25 编辑

4. 菜市桥边的街巷
      菜市桥边的街巷和老杭州的街巷一样,沉淀着厚重,纪录着杭城的传承。在我的理解中,对马路而言,应该是南北向是路,东西向是街;对弄堂应该是南北向是巷,东西向是弄。(不知道是否对)
      桥东侧,下桥后到庆春门,沿着庆春街,北面是花灯巷,建国北路,刀矛巷;南面是瓦子巷,建国中路,燕子弄,大学路。出了庆春门,过城河就是四季青公社的地盘,夏天会看到一片片的玉米,络麻、甘蔗等等,冬天最多的就是青菜、萝卜等蔬菜。四季青可是当年杭城的蔬菜来源。往右拐是华家池,那里有名的有农大、杭州茶厂,杭州水电专科学校、杭九中等。
      瓦子巷历史悠久,武林坊巷志就有记载。可是在5、60年代,早已没有了当年的光彩。瓦子巷是一条丁字形的小巷,南北向的瓦子巷北起庆春街,穿过堂子弄后与东起建国中路、西到东河下的瓦子巷丁字相交。影响中,庆春路到堂子弄一段两面大多是高墙,只有西面有一个大墙门,进门里面有一颗大树。东面只有一个小门,是堂子弄九号的一个侧门。
      过了堂子弄的瓦子巷基本是二层楼,房子都是木头的,天热时都是敞着门,人们会搬一个小桌子,就在路边一边扇着芭蕉扇,一边吃饭。大人还会倒上一杯酒,和邻居们举杯相望,一面聊天,一面喝酒。
      和瓦子巷十字相交的堂子弄是我儿时的家,巷子东起建国中路,西到东河下。奇怪的是他只有3、5、6、7、9等门牌号。(堂子弄是我曾经的家,准备单独一章。这里就不罗嗦了。)
      花灯巷也是历史悠久的一条巷子,往北一直可以到潮鸣寺巷,沿着小巷可以到宝善桥、所巷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5. 小巷人家的生活百态
      不过那些多的小巷经过多年的风雨,显得沧桑、破旧。住在哪里的人家是没有专门的厨房、卫生间的。做饭50年代还有部分柴灶,到60年代是清一式的煤球炉,后来煤球换成煤饼后,煤球炉也换成了煤饼炉。大家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发煤球(饼)炉,发煤球炉还是需要一些技巧的,下面要放上一些引火的纸和细小的木柴,要注意木柴要搭成空心的,上面放上煤球(饼),然后从炉子的风门处把火点燃后,用扇子对着风门用力的扇,一直到下面的煤球(饼)红了,火开始向上升才可以,有时候看上去煤球红了,但是仅仅是表面上,那么过一会儿去看,炉子已经熄火,你又要重新来过。小时候常常掌握不好这里的分寸。
等炉子的事解决了,开始烧上杭州人最常吃的泡饭。人们才去刷牙洗脸。
      小巷的人家发煤炉时都在门口的屋檐下,旺了才会拿进去。大家发炉子时小巷烟雾缭绕,煤气味呛人。也算是当年杭城小巷的一道风景。
      后来大家到对煤炉的性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后,开始用风门调节火候,除做饭、烧菜时把风门全部打开,其他时间就把风门关小,甚至仅仅留一点点小缝。这样最大限度的发挥煤球(饼)的作用。好像做得好,一天只要3只煤饼就可以解决一天3顿饭,家中的开水。而且炉子封过夜,第二天只要加上新煤饼后就可以,免去了天天发煤炉的苦恼。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那时候家家都会想方设法去做一个烟筒,放在煤炉上,连扇子都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小巷里的房子按照类型可以分成墙门房子和直接在巷子路边上的。墙门一门关进,里面是别有洞天.一个墙门里一般有十几户人家。里面会有一个大小不等的院子。居住条件好于那些直接在路边的。但是不管那一类,小巷房子的共同点就是没有现在商品房必有的卫生间。不管男女、大人小孩,要方便不去公共厕所,就只有在那时候每家必备的马桶(杭州人叫马子)里解决。那时候每天早上公共厕所是很忙的,有时候会在门口排起十几个人的长队。
      每天(隔天?)到傍晚有大粪车会来一次,掏粪工人拉着大粪车一边走,一边会喊“倒马子嘞,倒马子嘞。”他会有几个固定的点,停在哪里等小巷里和墙门里的人把积了一天的马子拿出来倒。碰到年纪大的和年纪小的提出来的马子,提着马子无法倒进粪车的,工人会接过去帮助倒。这时候,整个巷子的空中会满是臭气。如果正好碰上有人吃饭,那是大煞风景。不过没有一个人会有什么想法,大家都知道,没有大粪车的臭,自己的麻烦更大。真碰上,也只能自认倒霉,赶快收拾收拾拿进屋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洗澡篇:
      小巷人家的洗澡如果在家中洗,会用一只脚盆,放上兑好冷热的水。如果是不懂事的娃娃,大人会在露天里洗,这样大人会凉快些。那时候的孩子开窍好像比现在的要晚,5、6岁的小孩光屁股在露天中站在脚盆里,父母给娃娃洗澡时常有的事。大一点怕难为情了,就只能躲到屋子里洗。
      那时在家中的洗澡。天热洗好一身汗,冬天洗得牙打战。
      有些小巷和墙门里有水井,那是很幸运的了。到夏天的傍晚,大家吃完饭、洗好澡后的水井边永远是最忙碌的。
      其他人可以搬个凳子、摇把扇子在哪里乘凉、聊天。
      当家的妇女却要在哪里洗一大家子换下来的脏衣服,常常是衣服没有洗完,刚换上的衣服又被汗水湿透了,真的是“额前汗水滴,背后汗粘衣。”她们有时为了不让汗水打湿刚换上的衣服,会不顾自己的形象,在背后的衣服里插上一把扇子,这样可以稍稍凉快些。
      这时候难得有个懂事的孩子会给妈妈(奶奶)扇一下扇子,这里会引来边上人们的一片称赞声,劳累的母亲心中会一片暖洋洋的,仿佛忘了所有的抱怨。
      到冬天虽然有人会在家中洗澡,但是那时候的房间里毕竟是太冷了,多数人还是会花钱去澡堂里洗澡。
      庆春街上就有一家(大明池??)的浴室。大冬天,这里的生意不要太好了。
      一般都要在门口排队,男的还快些,女的就有可能要等上2个小时。进到里面,有四排长靠椅,两边的靠墙,中间的是头对头。靠椅边有个衣柜,你把换下的衣裤、鞋子放进柜子里,大的外套、棉裤等师傅会过来用叉子挂到上面的杆子上。
      然后拖上浴室的拖鞋,在手腕上挂上钥匙牌。在进大池的门口拿上毛巾,进去后里面是雾气腾腾。一个大池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大池分成两个部分,小的池水是温度更高的,新的热水从那里加入,通过和大池相通的地方补充给大池,人是不可以到小池去的,不过你也吃不消进去。大池的边上是大约40-50厘米的池壁,人可以躺在上面。里面靠池壁有一圈台阶,人可以坐在那里慢慢的泡。
      刚进去时要把整个人浸入水中人会受不了,只有先放进两只脚,让人慢慢的适应了才能把整个人泡进去。这时候浑身被热水包围着,全身的毛孔都被滚烫的热水打开,积在身体里的种种污渍都从毛孔中冲出。
      等浸透了,你可以坐在池边上,用毛巾慢慢搓着身上的污泥。几个人一起去的,就相互擦擦背。
      有些会享受的,会叫上浴室的擦背师傅帮你,那时候你就躺在大池的边上,享受着师傅为你的服务,师傅专业的手法,他把毛巾在手上绕一下,然后从胸前开始,背部,腿,最后是双手和脖子。是搓澡,又是推拿、按摩。当然这样得服务是要另外加钱的,应该比洗个澡还要多;一个人搓下来,既要力气,又要技巧。做完了,你是一身舒服,师傅却是汗流浃背,可以说赚这点辛苦钱真的不容易。如果是师傅的全套服务,在大池里帮你搓完后,出去后还会帮你修脚。
      用现在的标准,大池的水是不合格的,虽然规定不能在大池里用肥皂,但是一天那么多人下来,水在为洗澡人带来清爽时,大池里一定满是污垢。
      然而当时有一种说法,这样的浑水养人,而且也没有听说有人因为去大池洗澡得了什么病。
      从大池出来,就去冲个淋浴,在全身打上肥皂,再用热水一冲。这时候是一身清爽。
      出来后,拿一块热乎乎的毛巾,在脸上、身上擦擦,躺在自己位置的躺椅上,一身慵懒。
      常常会眯上眼,静静的躺上一会儿。让思绪停止、灵魂出窍。那么这一趟浴室的洗澡就成了真正的享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36:40 | 显示全部楼层
6. 忘不了的人民电影院
      5、60年代的人好像没有不喜欢看电影,当年的我们,今天要去看电影,如果是下午2:00的电影,12点吃完饭早早就开始等了。然后每隔10分钟、5分钟就过去看一下钟,感觉过了很长时间,看看才过了半个钟头。于是就怀疑钟是不是停了,听听钟还在滴滴嗒嗒的走,就又开始怀疑钟是否慢了。总之是坐立不安。其实从家里去人民电影院不会超过5分钟。但是往往提前30分钟、甚至1小时就“急嘿嘿”的去了。宁愿在电影院的大门口“谙咕咕”的等。
      人民电影院在建国北路的东侧,从十字路口向北不到200米。大门前有一个长宽各4、50米的广场。电影院大门前有一个平台,平台高出广场有3、4米。平台靠广场有大约80厘米高的围栏,平台到广场有十几级台阶,看电影的人从台阶拾阶而上。如果是遇到下雨,等的人可以在有屋顶的平台上躲躲雨。
      在平台上等到前面那场电影散场了,我们会看着人群从电影院北侧的出口一涌而出,等人基本空了,等待已久的电影院大门终于向我们打开。
      从已经不知道摸了几遍的口袋里取出电影票,检票入场。进去后找到位置才算是安心,于是就又开始焦急的等待电影开始放映。

      那时候电影以革命战争题材为主,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红孩儿、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等等,看完这一类电影后,很长时间里会幻想什么地方发生战争,自己能和张嘎一样,遇到一个像罗金宝一样的英雄叔叔,既能拿上一支小手枪。打鬼子、除汉奸;又能上房玩耍、下湖抓鱼,要多痛快就有多痛快。也希望自己能像双枪李向阳一样,手拿双枪,指哪打哪,多威风。
      还有的电影就是喜剧片,今天我休息、锦上添花、等等,电影院里一边看一边笑,第二天到学校和同学还会好好回味那些笑料。
      记忆中电影李双双看了影响也是很深的,到今天还能想起张瑞芳演的那个农村妇女的形象。
      那时的电影多数是黑白的,五朵金花、刘三姐等不多的几本彩色电影是凤毛麟角,用现在的标准衡量,色彩是失真的,声音是变调的,但是当时就是这个水平,在一片黑白中出现几点彩色已经令人眼前一亮。看上去是那么的美轮美奂。而且据说拍这些电影的彩色胶片还是周总理批准从国外进口的。
      文革开始,电影院里很长时间里除了纪录片没有什么电影,故事片就剩下地雷战和地道战,要不就是样板戏。再好的东西吃多了要厌,再好的电影看多了肯定也要烦。不过不看就没有电影可以看,到时候还是会去看。有人样板戏多的看过7、8遍。记忆中地雷战我就看过6、7遍。另外还看过一本阿尔巴尼亚的电影,已经记不起是什么名字了,最后好像是两个人划一条小船在大海上。倒是后来一些所谓的批判电影看得比较过瘾,像怒潮、清宫秘史、武训传等,不过我们的水平太低,看完了没有那些插在电影里的批注,实在看不出毒草的毒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电影,就不能不提那时候的电影歌曲。
      上甘岭中的我的祖国,一条大河波浪宽 ……,洪湖赤卫队的洪湖水浪打浪 ……;都是风靡一时。
      那时候可以说每本电影都会有一只好听的歌,红梅赞、珊瑚颂等等。
至于五朵金花,刘三姐,东方红,更是一路唱到底。
      平心而论,那些歌能流传开来,甚至到今天还有生命力是有道理的,除了优美的旋律,她的歌词是朗朗上口。
      基本上电影在放,大街小巷就流传开来。一般人唱不好也会哼哼几句。
      在我初二时,记得班上一位同学为一首电影歌曲受到班主任的点名,说他逛马路,看橱窗,一个人经常偷偷唱冰山上的来客中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是小资产阶级思想。要同学们和这样的行为做斗争。
      歌曲无辜,却连累一个初中学生为了她受到批评,算是无妄之灾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10-4 22: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7. 一些现在看不到的店和设施
  酱园店
      说到酱园店,就不能不提杭州人都喜欢的泡饭(那时候吃的大多是白泡饭,有时候吃菜泡饭也是把昨天剩下的青菜和饭倒在一起滚一下,绝对没有现在饭店里那么讲究的)。泡饭的做法可能是所有米饭做法里面最简单的,把昨天吃剩的冷饭放上开水,等水一滚就关火,稍稍凉一下就可以吃了。有人问过我,这样的泡饭仍旧是饭归饭,水是水,和开水泡泡有什么区别。我说不出原因,但是知道这样滚一下和用开水(那怕是刚烧开的开水)泡出来的泡饭,味道就是不一样的。  
      吃泡饭最合适的菜就是酱菜、霉豆腐。在当时,要买这些菜是没有选择的,只有上酱园店,就此一家,别无分店。
      这种事,家里有稍大些的孩子是最喜欢做的。拿上一只碗(最好是搪瓷碗,不容易打破),手里攒着大人给的“啦个板”,到酱园店去。
      庆春街十字路口往东到燕子弄中间就有一家这样的店,是一个大的墙门,印象中跨过门槛进门后,先是一个天井(还是大厅?)。右边放着2张方桌和长条凳,可以让一些人在哪里坐着慢慢的咪酒,那些人常常是打上一碗老酒,在来一碟下酒菜,碰到熟悉的人吹吹牛,消磨消磨时间,常常是一坐下就是好几个钟头。
      木头的柜台大约有一米高,酱园店的师傅站在高高的柜台后面,小时候去时感觉这个柜台是太高了,要掂一下脚才能把碗递上去。
      柜台上放着一罐一罐的各种酱菜,什锦菜、酱瓜、醋大蒜、大头菜,还有一种样子像钉螺一样细细长长的螺丝菜。那时候的酱瓜大多是那种大的黄瓜直接做的,黑色的,要买就是一根,比切好的要便宜,这是吃到嘴里是咸得要命。但有时会多买一些,回家自己切成薄薄的一片一片,放着密封的玻璃瓶里,再放一些白糖。过几天吃的味道那是太好了。霉豆腐按颜色分“红糊士”和“白糊士”,又叫红方和百方,价格应该是红的更贵些。
      除了泡饭菜外,老酒、酱油、醋、等等厨房里用来烧菜的调料都是酱园店经营的,你去买酒等,师傅会拿一个有着长长的柄的小提筒,在你的瓶子上加一个漏斗,然后把酒小心的从酒瓮里打出来装到你的酒瓶里,这时候有的酱园店师傅会显示一下他的本领,不要漏斗他能把酒一点都不洒的全部都倒进你的瓶子里。
      买了东西回家,常常会有找回的零头。运气好,大人会把找回的钱奖励给你。不过更多的时候是要上交的,那时候大人对买东西的价格是一清二楚,家里的钱也是锱铢必较的,你要想瞒,那是门都没有,要是硬不上交,那就要小心吃“鞭三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5 00:48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