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018|回复: 21

走向石炭井

[复制链接]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大武斗后,在永宁县插队落户的杭州青年似乎一下子成熟了不少,以前那种莫名的狂热和浮躁渐渐地消退了,对眼前那些飘渺虚幻的现象开始有了些看透,慢慢学会了自己用脑思考。原来那些豪言壮语,已少有人相信,原来的憧憬和希望,眼见得都进了死胡同,被事实残酷地证明是没有出路的。理想被打乱,现实并不理想,大家开始了傍徨。扎根农村,在农村干一辈子,付出太艰辛太巨大了,起早摸黑没日没夜一颗汗珠摔八瓣辛辛苦苦干一年,结果连个基本口粮都保不住,还能图的个啥?更别提什么改造世界了,靠我们这些人,要想去改变农村现状,那只是痴心妄想!当兵无望,招工无门,继续升学,那时连想都不敢想,以后日子怎么过,怎么办?

一部分人悲观失望了,他们采取了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做法,不想出工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一场“偷鸡运动”悄悄地在知青中传开,受影响的人越来越多。这样做不是为了窃财,也不是单纯为了果腹,这只是一种发泄一种报复,一种只是为了表达对现实的不满,为了引起有关当局注视关注的不恰当的反抗行动。

知青成了问题成了累赘成了包袱,令管理者感到头痛,与当地的关系日趋紧张。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知青也同样遇到了这个问题,社会上对知识青年的负面反响越来越大。而且,随着上山下乡运动的持续和扩大,知青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国家针对这种现象,开始对整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政策进行了微调,在有条件的地方,开始招收经过下乡锻炼的知识青年进工矿企业,采取各种渠道安排知青就业,以解决知青及其家庭的后顾之忧,维护社会安定。然僧多粥少,少数几个招工指标,远远满足不了实际的需求,知青急切地盼着能早日上调。

永宁县政府这时也紧应形势,千方百计地将杭州知识青年调出农村。供销社下伸店营业员、乡村小学的代课老师、卫生站的赤脚医生、县办企业、农机水利管理机构……凡是能塞进杭州知青的地方都容纳了,有的还被推荐当了工农兵学员。但还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大问题。

那时候的工矿企业,还在停产闹革命,而且在宁夏,像模像样的企业,只有三线工厂,保密的,政审很严格。我们这批到宁夏的知识青年,全部是被定为“不宜录取”而未能升学的,那时候,这个判定还在有效期内。石油来招工,矮子里面挑长子,选了几个成分好点的,304厂来招工,政审过后,片甲不留。年龄已到了招工条件的上限——25岁上下了,唯一的出路只有进煤矿,煤矿招的是普工,年龄可以放宽。也因为招的是井下采煤工,纯粹是劳力,政审也马马虎虎些,宽松好多。

说起来那时候前无阻敌,后无追兵,可不知怎么地,我们会一股脑儿的都报名去了石炭井,石炭井是我们杭州侉子聚集最多的一个地方。

1972年10月26日,几辆高车帮的解放牌载货汽车,拉着我们和我们的行李铺盖,越过西大滩,奔向了石炭井。

新的一页开始了!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古朱


   

在这里看这篇文章的,很多都是亲历者,看过后感想良多。雁南飞版主是其中之一,他下乡在增岗公社,招工后分到了石炭井一矿。增岗公社和养和公社的都分在一矿,胜利公社的分在三矿,李俊公社和通桥公社(县农场)的分到了四矿。

1972年10月26日那批进矿的杭州侉子是人数最多的一批,除了这批招工分到了这3个矿外,石炭井矿务局有杭州侉子的还有卫东矿、乌兰矿、综合工程处等,总共有多少杭州侉子进了煤矿,我还没听说过个准确说法,估计有200多名吧。

我们确实是兴高采烈地离开永宁奔向石炭井的。在西大滩,几辆汽车一字儿排开,在戈壁上疾驶,我们高兴地唱起了歌。我们就像电影《军垦战歌》里那些上海人刚到新疆时那样兴奋:“爬上大卡车,戴上大红花,年轻的朋友们,塔里木来安家……”

在我们之前,也有一批被招到煤矿去的,黑炭关中平就是其中一员。那时招工的还是基建单位的79工程处,后来改成生产单位卫东矿。他们那批因为人较数少,卫东矿又是新建单位,到处都需要配置人员,因此都被分配在机修厂和其它辅助部门,当上了技术工人,没有一个下井采煤的。我们招工时,招工的也是那样告诉我们的,有文化的到矿上不一定下井,下井了干不了多久就会当上电钳工,不会老叫你们采煤的。我们对此深信不疑,都抱有美好的憧憬,抱着一丝希望。雁版说的送米送油,大都是为了与招工人员搞好关系,今后安排工种时能照应一把。

我在下岗前,为了验明我的井下工龄,经管人员打开了我的档案袋,找出了当年的招工表。一张已经发黄发脆的8k纸,纸质很差,表中均为自己所填,项目很多,但根本没有招去当井下工一项。我思索良久,答道:当时如果注明去了只能当井下采煤工,我还不一定有勇气去呢!

井下采煤工,危险不去说它,还是个苦脏累的工种。用不着去招大城市来的人,城市人娇嫩,吃不起苦,难以管理。最好是招那些贫困山区没有文化的,有个白馍就当是过年的那些人,好管理。在煤矿里,真正城市出生的,就是我们这帮人。开始,我们并不受欢迎,我们还没到矿,已在流传我们都是打砸抢分子,专门偷鸡摸狗干些坏事的,在农村呆不下去当地管不了了,硬推出来的。矿务局是不愿意招收我们,但永宁县政府一定坚持,不招杭州青年其他人一个不许招,这倒是事实。

我们到了四矿也遇到了这个情况,原来要把我们打散分到各个采煤队,但是分不下去,没有一个采煤队敢接收我们。最后只好成立了个采煤四队,把我们整体安排那里。没想到,这个以新人为主,以杭州侉子为主的小采煤队,差点儿成了矿上的标杆采煤队。

四矿在我们到来前,除了东北老区来支援的,主要是来自河南省和宁夏固原地区亦工亦农的合同工,与我们一起招工进来的还有一批同心县的。从人数上说来,我们杭州人最少,但是没几年,对杭州人便刮目相看了,杭州人个个了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3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古朱


   

说起来,老船长是第一个进矿山当工人的杭州青年,他与我说,那时候的白芨芨沟啥也没有,光秃秃的一个山沟,只有他一个侉子。老船长进的是八十工程处,后来黑炭关中平、克隆小肥猪等进的是七十九工程处。79、80工程处都是建井单位,79处负责井下开拓,80处搞地面建筑,驻扎在白芨芨沟是为了新建一对设计年产120万吨的大型矿井,矿井命名卫东矿,一看就知道建于什么年代。

那时候我在铁一局电工队搞副业,营地就在白芨芨沟火车站的站台上。经过白芨芨沟的汝箕沟支线铁路已修通,尚未验收,工程局尚未移交到路局。每天有一趟小票车,开到大磴沟,是工程局为了解决沿途职工的交通临时设置的,车厢用的还是沙俄时代的,很老式了。白芨芨沟车站修在半山腰,也还没交付使用,有条小路通向山下,下山不远,便是卫东矿我的几个杭州朋友的宿舍。

铁一局电工队是建通讯线路的,但要给卫东矿的几个朋友打电话却是很困难:用的都是摇把子电话,先要摇到设在大磴沟的铁一局总机,然后通过设在石炭井的邮电局总机再转到几步之遥的矿务局总机,才能回到山下的卫东矿总机,由卫东矿总机转接到需要找的人所在单位,真是够麻烦的,还不如跑一趟快。

有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铁路来了供应车,有罕见的豆腐乳,我即下山通知好友。等他们下了班赶到车站,供应车怎么也不肯开门,弄得我很尴尬。我找到了驻站的列检员,那个列检员正坐在小矮凳上喝酒,听我说完,拍案而起,提起一只红灯,去敲供应车的门,供应车上的工作人员只好老老实实地接待了我的朋友。那位列检员帮完忙,得意地与我说:“朋友们来买东西,又不是来抢。你怕冷,人家不冷?再不让路,我给车厢挂个红灯,叫他今天呆一晚上,冻冻他”。说完坐下继续喝酒,回头又与我吹嘘道:“干我们这行就有这点特权,我说车子有故障,只要我不摘红灯,谁也不敢拉走”。

真正的石炭井只有一条街,矿务局就驻在那里,一矿、二矿离得不远,三矿就远点了,四矿所在地叫李家沟,更远。广义的石炭井就大了,指的是石炭井矿务局,不仅有一矿二矿三矿四矿,沿着汝箕沟支线铁路,还有呼鲁斯太的乌兰矿、白芨芨沟的卫东矿、汝箕沟的大峰矿。大峰矿是个露天开采的煤矿,黑炭关中平后来到了那儿当上了机电科长。大峰矿与卫东矿一样,出产著名的太西煤。太西煤是一种优质的无烟煤,是出口换外汇的,现在听说采取惜采政策,给子孙后代留下点。欸,煤矿原来流传一句话:“吃祖宗饭,造子孙孽”,能正面面对这个问题,说明社会进步了!

其它几个矿均生产烟煤,各式各样的优质烟煤,石炭井矿务局以煤种齐全而著称。

李俊石渠二队的任师傅可能是最后一个走进石炭井的杭州青年,他到四矿掘进一队报到时,已经是1975年了。调回来后在金华工作,定居金华。最近几天来杭探视老父亲,正好,已定居香港的淼儿这几天也在杭州,原采煤一区童区长召集了几个早先的部下,借座钱师傅茶庄,喝喝茶会个面。远在江苏的抛天闻讯专程赶来,名人寿山也应邀前来,满满的一桌人。纯爷们的聚会,免不了撸起袖子豁起拳来,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豁拳一边谈论着四矿那些人和事。

说起石炭井,便有了扯不完的话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古朱


   

我完全没想到这个帖子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

那天克隆小肥猪打电话给我,临了问了我一声最近在写什么,我回答说马上10月26日了,是我们进矿的纪念日,我想写写我们当时进矿的事。克隆小肥猪鼓励说,好的好的,但不要写的悲悲切切的。克隆小肥猪在杭州滑稽剧团当过头,这是个专门给人们送欢乐的单位,本性不改。

想到要写这个帖子,起因还是与三矿的几位朋友喝酒,谈起矿山上的事,大家越谈越有劲。我发现,对于10月26日,大家记得都很清楚。没几天,淼儿设家宴,在座的都是四矿的哥们,又提起了煤矿上的人和事,于是,我就有了写这个帖子的冲动。

这个帖子在情系宁夏川上首先的功能是激活了我的老同学,第一批进卫东矿的黑炭关中平,他的积极跟帖,和几位有着共同遭遇的网友特别是抛天的参与,引起了大家一个共同想法:我们该聚一聚见个面了。这窗户纸是让同是卫东矿出来的支宁知青捅破了,他说:“有机会的话所有的侉子老矿工聚一聚倒是有不少天好谈”,众多响应!一呼百应!

情系宁夏川栏目的版主雁南飞,因势利导,也参与了发起。他原是石炭井一矿的,义不容辞的当起了志愿者,定日子找场地联络安排组织,好事终于成真。

12月17日那天,风和日丽,气温有点冷,湖西人家院子里却热气腾腾。

抛天专程从江苏赶来,hzlzm也从上海赶来了,但四矿来的人还是少,合影的时候,还在宁夏刚回来探亲的卫东矿诸连发也加入了进来,代表还在宁夏未能到会的永铭。

克隆小肥猪和杨杨也来了。克隆小肥猪当矿工时间最短,工作服还崭新的便换上了军装,不过当了兵也没离开矿山太远,军爱民民拥军时,常来煤矿慰问演出。杨杨是到场唯一一个没有石炭井职工经历的人,他是家属,他弟弟是卫东矿的。他跟我说,在送弟弟去当矿工时,真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煤矿把女职工称为少数民族,很少,这次黑人聚会能来4位女同胞,确实有点出乎意外,而且还带来了好酒。酒对于矿工来说意味着什么,局外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回忆着过去的生活,谈论着矿山上的人和事,大家惊奇地发现,几十年未用过的行话,又出现在愉快的聊天中了。

到宁夏的两批杭州知青将近一千人,其中有200来人到了矿山当上了煤矿工人,如果光算男同胞,这个比例更高。

还有与我们同命运的舟山青年。

有着这传奇般的经历,有着这出生入死的经历,我们迎来了幸福的晚年,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明年还要再聚!时间初定在我们大批上山的时候,金秋十月,地点就放在三台山。

后年还要继续,以后年年要聚,直到聚不动了。

山里人说话说了算,等着瞧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古朱


   

石炭井是个很奇特的地区。

它兴起于大跃进年代,随着地下煤炭矿藏被探明,这里开始聚集了一批批的开拓者。几大煤矿的兴建,逐渐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城镇,兴盛时与石嘴山、大武口鼎足而立,举足轻重。近年来,随着煤炭资源的枯竭,它又由城区降格为社区,日渐衰落。我们曾服务过的四矿——李家沟,已关闭多年,铁路被扒公路被堵,早就成为无人区了。到处是采空区陷落区,这个地方本来就属于生态比较脆弱的地区,不知以后会变成啥样。

石炭井地区早先几乎没有原住民。以后所谓的原住民也就是“献了青春献子孙”中的子孙。随着石炭井的渐渐衰落矿井纷纷下马职工成建制的转移,有条件的居民都迁移到大武口甚至银川居住,石炭井只剩下了空壳子和一些热土难舍的老人——石炭井地区的老龄化程度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那时讲究政企合一,石炭井就是指矿务局,矿务局一统天下。石炭井矿务局的范围很大,所辖的乌兰矿已到了内蒙古的疆域。乌兰矿的矿工户口属于内蒙呼鲁斯太,蒙古人以肉食为主,副食品补贴要比我们高几块;内蒙人穿长袍,乌兰矿的工人每年发布票都比我们多得多。

矿务局的工人来自祖国各地,五湖四海56个民族。有勘探建井时留下来就地转业的,有东北老矿区技术援助整体转移来的,有部队复原转业的,有招工来的盲流来的投亲靠友来的……。我们杭州来的知识青年拢共只有200来人,浪花都掀不起一朵,能够分别在各个矿整体脱颖而出,令人刮目相看,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就是这样的石炭井,一直令我们魂系梦绕,原因很简单,我们曾在那儿抛洒过热血!

现实上的石炭井穷山恶水,这是个不宜人居的地方。山上除了些骆驼刺芨芨草见不到丁点儿绿色。一年只刮一次风,从年初一直刮到大年三十,风吹石头跑;下不了几场雨,一下雨就山洪横溢,雨后便滴水不剩。石炭井地区的饮用水,长期依靠循环水供应,靠自然净化循环使用。李家沟建设时打了许多深井,抽上来的地下水矿物质含量复杂,蒸出馍来是黑色的,不仅不能食用洗澡也不行,只得用混凝土将那些深井封住。

就在这样严酷的自然条件下,我们生活工作了这么多年。

我们与所有的石炭井人一道,为建设石炭井奉献过自己的力量,虽然石炭井有可能会消失。

总忘不掉我们曾经是石炭井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2-4-6 14:3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古朱


   

关于石炭井这个话题,早就想动笔写写了,但一动笔总会有觉得欲说还休的感觉,一直没有写成篇。不久前,在整理文件夹时,意外发现了写于不知什么时候的那么个半截子,题目就是《1972年12月26日》,把它一字不改的搬来:

19721026,我兴高采烈地爬上了矿山上派来接我们的一辆加高了车帮的解放牌货运汽车,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挥之不去。奇怪的是这是我唯一知道的德语词汇——Ade这个词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这篇课文里学来的,(从学校到那时)荒废了快8年了,还没忘掉。鲁迅先生用这个词是为了表达要离开童年乐园百草园时恋恋不舍之情的,而我,却是幸福激动的找不到其它词汇了。心里明知道,这很有可能是跳出虎坑又进了狼窝,但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愉悦的心情。

早就想摆脱这该诅咒的知识青年生涯了:

三星还高高的挂在天上,队长的出工哨子就响了,揉着还没完全睁开的双眼,机械的拖动着迈不开步的双腿,很不情愿的跟着社员去学大寨。收工了,社员回到家吃上现成饭了,我却要争分夺秒捅炉子淘米做饭喂脑袋填肚子。饭还没落胃,那出工的哨子又在催命了。就这样起早摸黑忙忙碌碌的日复一日,一颗汗珠摔八瓣的辛劳一年,到头来,刨去口粮,能分到几盒纸烟钱,那算是年成不错了。

……

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没继续写下去。这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话题,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会有刻骨的体会,才会有心领神会的感觉。这次动手写《走向石炭井》,完全忘了以前的尝试,换了个角度,终于把它写出来了。又重新看了一遍,觉得还是肤浅,好些事没有涉及,有些没有说透,可是矿友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肯定,在矿友跟帖提示下,陆陆续续添加了好几段,从2011年10月份拉拉杂杂写到了现在。期间,还促成了2011年12月17日三台山成功举行了曾在石炭井矿务局工作过的杭州知青第一次聚会,这些都是写文章时没有想到的。从矿友们的跟帖来看,大家都很珍重这段经历,忘不了这段经历。

再次谢谢所有点击过此帖的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2-4-6 17: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会有刻骨的体会,才会有心领神会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ztyjbs 发表于 2013-2-5 22: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tyjbs 于 2013-2-5 22:49 编辑

当年我在铁一局工运处一段二班,住地就在白芨沟火车站边。增岗公社新华大队的王迪中在铁一局工运处一段段部,在大磴沟。作为杭州老乡,我们经常去石炭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3-2-6 13: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ztyjbs


    哦,那我们应该是老朋友了!

   铁一局电工队是干弱电的,那时在架设包兰铁路平罗支线大磴沟至汝箕沟铁路信号系统。在那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连个农民工也找不到。

   我们那时在给银川电信队当民工,架设石炭井至白芨芨沟的通信线路。是同行,又在同一条线路施工,两队领导协商,我们在电信队完成任务后,集体转到铁一局电工队。架设从宗别立到白芨芨沟铁路沿线的通信线路,时间是一个月。

   解散后,电工队留下了我们四名杭州人继续干。先是铺设贺兰山隧道的通信电缆,后来又参加从白芨芨沟通向汝箕沟的通信线路,前前后后干了有大半年。

   电工队问完成任务后调到青海格尔木建造青藏铁路,也邀请我们同去,并答应我们一有指标就给我们转正。我们也想跟去,但是解决不了口粮,再加上老家的人都不同意,没去成。

   这4个人,小陈后来到了石油上,其余3人均到了石炭井矿务局。其中黄伟雄牺牲在了井下,永远留在那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3-2-6 15: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东 于 2013-2-6 15:15 编辑

魂牵梦绕是我们把青春留在那方土地上了 唉… 青春啊青春
宁夏杭州知青 好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5 00:31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