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古朱

夕拾斋主 撒 漫 满 陇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11-17 21: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住在乡村的我们,很少能看到戏。在五十年代,只有城里的工人演出队下乡来,我们才能饱一饱眼福。

戏台就在石屋洞斜对面的土地庙里。那是土地庙里做祭祀时唱戏的古戏台。戏台高高的,三面是与戏台等高的回廊,回廊与戏台围成一个“回”字形。农民们就站在“回”字中间的“口”字里,仰着头看戏,不多时,就会颈酸,腿酸。只有有身份的人才能上楼坐在回廊里看戏。好在看庙老头的残疾女儿和我同班,也得了上楼看戏的“殊荣”。

我们看着台上的满头珠翠、锦衣綉袍,煞是眼热,真希望自己也能上台抖一抖。

同学中有个叫金妹的,提出“我们自己演。”的建议。

这个建议,立即得到响应。于是我们将家里的发夹、绸带都拿来,拆开发辫,扎起发髻,插上野花,系紧绸结,用红纸沾水染了脸蛋,披上大人的衣服,扎上腰带,拿小镜子一照,嘿,还真有点古装味儿!可是大家你瞧我,我瞧你,总觉得缺了什么。哦!原来我们没有珠花。“菩萨身上有!”不知谁喊了一声。对,咱们庙里去摘!

一天中午,我们悄悄来到石屋洞前的大仁祠,潜入大雄宝殿。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罪过”,也不知道什么叫“亵渎神灵”,我们要演戏!我们需要“行头”!这就是硬理由。更何况前些日子生产队里开会说过要破除迷信嘛,我们可是先锋罗。                                我们开始行动了。只一会儿金妹便手捧一大把从菩萨身上摘下来的珠花,带着满身灰尘跳下了供桌。呵呵,漂亮极了:形态各异,五光十色。

我们来到土地庙,一番精心化妆后,插珠戴花地走上了高高的戏台。我们嘴里唱着不伦不类的戏文,什么“头戴珠冠……”,“久别重逢梁山伯……”大多是戏里听来的唱词,唱不下去就胡诌或由我临时瞎编。曲调么,老是那么几种。不过我们走莲步,甩水袖;扮小姐,演相公的十分带劲。

虽然那天土地庙里除了我们几个“演员”外,空无一人,连看庙的老汉也下地去了。但我们觉得台下是满满的,仰得脖子酸的观众。我们演得的十分认真,十分投入,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戏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11-17 2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雁南飞在2009-11-16 19:49:00的发言:

斋主大姐的《童年回忆》写的真不错!同时每一篇文后有一幅由她自己创作的“尾花”,烘托了文章的气氛,配合十分默契,佩服![em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11-19 22: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大     

 

    学校斜对面的土地庙里开来了一支小小的部队——一个探照灯班,在庙后的小山包顶上架设了一只探照灯。

 

    学校斜对面的土地庙里开来了一支小小的部队——一个探照灯班,在庙后的小山包顶上架设了一只探照灯。

  小山包实在小,三五分钟就能登上山顶。顶上是一小块空地,也是这支部队的阵地。

    好奇心驱使我与弟弟攀上了小山顶,去“拜访”那盏神奇的灯。空地中心驾着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扁扁铁筒,筒内有闪光的玻璃(后来知道是聚光灯)。这个扁扁的大铁筒,被斜斜地竖立在固定架上。若不是那银白色的灯面,你无法把它与“灯”连在一起。

当它面对着你亮灯时,你就会被罩在它的强光下,哪怕几秒钟,你也受不了。它的光柱实在太强了,射出的光束直径太大了。看着这盏特大的灯,很难想象当时夜空中常常可见的30cm左右粗细的探照灯光束,就是从那大扁筒里发出来的。

    那时正是五十年代初,国内外形势还很紧张,为了防特反特,探照灯发挥了它的非常的作用。每天夜晚,空中都会有好几股光束闪照、移动。我们也就迷上上了这魔术般的夜空,还望着纵横交错的灯光,想象、编织着一个个抓特务的故事。待知道了这些光束的来历后,我们更喜欢看夜空的探照灯光了。

    操纵满觉陇地区这束强光的是后来成为我和弟弟的大朋友的几位年轻的兵,他们是当时解放军部队中文化层次较高者。由于我和弟弟还没到上学的年龄,玩着玩着,就上了小山包。一来二去,就与几位解放军叔叔交上了朋友。

    小山包常人是不许上的,只有我和弟弟是特殊。那几个叔叔,常给我们讲战斗故事,也编一些鬼故事吓唬我们。还让我们写写画画。一次,一位叔叔让我写“解放军”三字,我还没上学,虽能写一些简单的常用字,但写不了这三字,终于被他们考倒了。我急得大哭一场。但我的画,他们考不倒我,按叔叔的要求,我画和平鸽、小姑娘、花草、猫、狗……还画他们摆弄的探照灯、几位叔叔的肖像。当然,全是涂鸦似地儿童画,却得到了叔叔们的一致好评。此时,一位徐姓的叔叔送给我一本32k的厚书般的本子,橄榄绿的封面上印有一只探照灯图案,乍一看,以为是本长篇小说,但翻开封面,才知道是一本白报纸本。这让我喜出望外。因为我有了这么厚的的簿子,可以画好多画呢。于是,这本原来作为探照灯图像有关记录的簿子,涂满了我拙劣的画,而且是我自编自画的连环画故事。可惜后来搬家,被我老妈丢了。

    渐渐的,我们和叔叔们成了离不开的忘年交。倘若我们有一天没上山,叔叔们便会抽空下山来看我们。还会捎来一些好吃的。有一次,叔叔们派代表端来一大脸盆水饺,又香又软,至今我还能品出它的美味,也觉得这辈子再也没吃过比它更好的饺子。

  第二年,我终于背上了书包。叔叔们也因军事需要调防了。与他们的突然离别,让我难过了好多天。,觉得生活一下子暗淡了许多。终于徐叔叔来信了,寄来了照片。告诉我们他已在人民大学深造。其他叔叔也各有自己的好去处。看着徐叔叔神气的照片和徐叔叔潇洒的钢笔书法,我更思念叔叔们了。我学着用歪歪扭扭的字给徐叔叔了回信,这也是我第一次写信。而后又写过几封,再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系。我想,他们那时一定都在某个部门身当要职吧,他们还能记得当年的黄毛小丫头——他们的小朋友吗?(当然,,现在他们也有可能不在了。因为我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但我还是记得。毕竟,大朋友的出现,给我的童年生活画上了鲜艳的一笔。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夕拾斋主 发表于 2010-1-27 20: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古版,我居然没看见我的蹩脚文章已在此地,谢谢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明月师傅 发表于 2012-9-11 18: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2-11-21 18: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想吃一个你那大朋友送给的饺子。
美好的回忆。
好文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宁家老孩 发表于 2013-2-8 14: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夕拾斋主好文釆。儿时生活的生动描述,把我也拉回童年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5-6-12 17: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记得好像看见过斋主写的童年回忆文章,看来脑子还没有糊涂,果然没记错。

斋主美文。丰满,精彩!
谢谢古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1-27 16:33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