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古朱的宁夏回忆i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到宁夏去插队落户,杭州市妇联送我们每人一个小小针线包。太小了,在现实生活中有点显得杯水车薪,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实用价值不大,我在1967年第一次回家时,有意无意间把这个针线包带到了杭州,母亲见了这个针线包很喜欢。老实说,在那个年代,这针线包无疑属于用料讲究做工精巧的:灰色的纱卡布料,上面用红线绣着“革命青年  志在四方”八个大字,边上还绣着象征着革命的火炬,落款是杭州市妇联赠。那时候不像现在有电脑绣花,纯粹用缝纫机绣的,要点功夫,市面上不多见,也算是很漂亮了,母亲把它留下了。根据它的大小,正好专门存放各种票证。那个年代票证也太多了,光香烟票就有甲乙丙丁的好多种,不太搞得清楚,集中在一起了,拿出去出错的时候就少。

前段时间我与几个侉子谝闲传时说起,知青的回忆录见得多了,但我们父母辈在我们上山下乡时的心境的回忆以及对我们上山下乡一事的评说却不多见。也没多见知青对我们父母辈当时的感受有过什么回忆和评说,这是一个缺憾。回想起来,我们上山下乡时我们的父母年纪也还不大,也就人到中年四五十岁左右,我有一个同学赴宁夏时,她的母亲还不足35岁。对于我们小小年纪远离父母到异乡插队落户,肯定是舍不得、放不下心的,不能阻止又不好多说话,敢怒而不敢言。现在可以推开天窗说亮话了,其实在当时,家长们大都是怒也不敢怒的。他们压根儿没想到由于自己的出身、成分,给孩子们带来了这么多说不清的厄运。不能升学不能就业连当兵都不可以,本身已觉得无比愧疚,现在子女要投身革命了,想脱胎换骨了,还能去阻拦吗?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家长们也疲了,也胆怯了,平时就战战兢兢夹起尾巴在做人,在这时还想咋的?再说一时也难以搞清孰是孰非,也只得依着孩子顺了大流。

我们到了宁夏,所遇到的一切的一切,都与事先听到的宣传、自己想象的情景相去甚远,感到很困惑很迷惘。一方面在大庭广众之前,还得沐猴而冠像模像样地喊几声:“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另一方面对艰苦的生活、单调的生活、一天到晚无休止的劳累、食堂里不变的填不饱肚子的饭菜,没地方倾诉没地方发泄,时常为此而苦恼。

说起来我那时也够幼稚够不懂事的,照说平安家书应该是报平安的,应该像现在宣传报道一样报喜不报忧的,可我却把一肚子平时不敢说的话都写信告诉了家里。我老在信里叹道,胃口大增,一餐吃个斤把米的饭不成问题。家里生怕把我饿了,千方百计的为我搜集全国流动粮票,随信给我夹寄来。儿在千里母担忧,其实那时家里口粮也不富裕,但为了远在几千里外我不止于饿肚子,情愿自己节衣缩食。

70年代初,我外出搞副业,跟着铁一局电工队在贺兰山上干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外线工,与电工队上上下下都搞得很熟了,技术上也拿得起来,比他们经过培训的青工一点不差。我们那时是给包兰铁路平罗大镫沟支线架设信号线,任务完成了,铁一局电工队接到调令,移师格尔木参加青藏铁路的复工建设。领工员找我们4个杭州知青谈话,要我们跟随他们去青海,一有名额就给我们转正:“那个地方很艰苦”领工员实话实说,“但待遇很高,地区津贴47%,加上高寒津贴流动津贴等乱七八糟的,一个2级工一个月可开100多元钱”。条件很诱人,我们很想跟着去,最大的困难是我们几个属于临时工,无法转移户粮关系,吃饭咋办!于是我又写信向家里求援,是否能帮我解决口粮问题,帮我筹集点全国通用流动粮票应急。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我们青海没去成,于是又随着大流一呼隆的都到了煤矿。探亲回家时,母亲拿出了这个针线包给我看,里面装着为我筹集的全国粮票。我告诉母亲说,我现在当了井下工,定量享受最高的,一个月55斤主粮1斤半食用油,足够了。这点粮票平时就补贴家用吧,家里粮食也够拮据的。母亲一边叨叨着,一边又仔细地收拾起那装着全国粮票的针线包。说实话,要用这千辛万苦想方设法用各种手段换回来的全国通用粮票,到粮站去买米吃,是有点舍不得。

随着粮食的渐渐富裕,各种票证也越来越少慢慢消失了,生活慢慢的好起来了,大家也把母亲视为珍宝的这个针线包渐渐淡忘了。

妹妹在整理母亲遗物时,发现了这个针线包,打开包,里面还保存着各式的全国粮票。我捧着这又脏又旧的针线包,哽咽了,我似乎觉得这包上还留有母亲的体温。我回忆起母亲那时拿出粮票给我看时的情景,像母亲一样轻轻地摩挲着这包,一言不发。全家人也都默默地看着我,一声不响。

我自赴宁夏插队落户至今,除了这副日渐衰老的皮囊骨架,就剩这只针线包了。

难忘的19659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地震的回忆

邢台大地震发生时我还在青年队里;海城、唐山两次大地震,我已到了矿山;记不得我想说的那是哪一次地震了,上网查了一下,应该是1970年元月5日的云南通海地震吧那时我还在立强一队务农。还是文化大革命中,一切事都要突出政治,预报地震也是那样,讲究群策群力土法上马,全国都在躲地震,搞得人心惶惶,谈震色变。宁夏处于地质构造带上,历史上曾有大震的记录,因此闹得更凶,天天检测到异常情况,经常预报地震要来临,到处是防震棚。

回杭州过罢春节,快5.1劳动节了我才返回宁夏,刚到队里没几天,就接到通知让我出差。原来公社要出民夫支援包兰公路改造工程,地点是在叶盛堡附近,任务是抢建叶盛黄河大桥接桥的公路路基。这是一次除春渠秋渠外的杂夫,全大队出14人,算是国防工程,大队里并不重视,各队大都派些成分差的老汉应差,于是叫我当了班长。

工地上,没见到其他侉子,只有下河的张和荪和政台的赖老夫子,我们3人原来都是青年队的。张和荪也是班长,他们下河大队与我们不同,尽派了些半大的嘎子来。管起来特别费劲,没我管老汉轻松。老夫子谋上了工地保管的肥缺,不用下工地,主要管食堂,靠了他的特殊地位,我们找了一间闲置的小伙房,收拾收拾,三个人就住在了一起。

庄子的四周搭满了防震棚,广播喇叭里不时的传来地震预报,各式的预测地震的土装置,弄得真像临震时刻到了。我们这批民夫,不少也找地方搭防震棚。所谓防震棚,简陋的不能再简陋——地下铺点麦柴,再用蜀黍杆人字形的一架就得了。宁夏少雨,能挡住点春寒就可以了,条件当然很艰苦。没遇到地震,倒是有消息传来,说有人点灯照明用火不慎,点燃防震棚,一家人葬身火海。

干的都是土方活,要在平地上垒起近2m高的路基,可想而知劳动强度是很大的。收工后一吃罢饭,早早地就回到宿处上炕睡觉——那时说法背炕面子去了。

有一天干活时,领工的跑来通知我们:今天晚上4点(准确点说应该是明天凌晨4点)要地震,晚上不能睡在屋里。吃饭时又有人来交代,今晚一定会地震的,要注意防范。广播喇叭上,永宁县广播站滚动播出着今夜有强烈地震的消息,让大家提高警惕,抗击地震。

我们三人又回到了那间小屋,要不要到外面去搭个防震棚呢?我累了,我反对,说了声该死娃娃球朝天,就铺好被褥宽衣睡觉了。张和荪干了一天也累了,看看我,说“防总得防着点”,和衣躺在被窝上。老夫子找了个檩条砸不到的角落,不敢关灯,坐下算他的账。

那时年轻,放得开,虽然老夫子点着电灯看书,光有点刺眼,但很快我就呼呼大睡进入梦乡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有点嘈杂声,一想不对,一个鲤鱼打挺跃将起来。只见屋里烟雾腾腾,屋顶上隆隆作响,屋外有人喊着“张班长,地摇了……,张班长,地摇了……”。我不知如何是好了,忙着找衣服裤子,手脚竟也不听指挥了,瑟瑟发抖……

正在我惊慌失措惊魂未定时,只听张班长一声大吼,开始骂人。窗外一阵狂笑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见我惊吓的那个狼狈样子,他们两人都笑了。原来是张和荪麾下的那些小嘎子,睡在野外觉得新鲜,睡不着。见我们仍住在屋里,就过来骚扰,一面大喊地摇了(地震的宁夏说法),一面把土坷垃往屋顶上扔。夜很静,这土坷垃砸在屋顶,屋里听起来似打雷一样,又震得屋顶多年积聚的尘土纷纷扬扬的往下落,电灯看起来也显得昏暗,黄黄的没了光芒,充满了呛人的尘土味。他们两人还没完全睡,马上醒悟过来了,直把我吓得差点灵魂出窍。

真正的地震我没经历过,这次假的地震却把我吓得够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西北去望星空

我们刚到青年队时,当地的老乡对我们在城里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很不理解,从没见到过无法想象那种生活,我不止一次的听到老王利说过:“咋能在别人的脚板底下生活”。

现在的楼是越造越高了,城市的格局也改变了,原来是墙门对墙门中间夹条路,墙门与墙门之间留条巷,现在是马路与马路间造几幢楼宇隔隔。马路越修越宽,还是不够用,于是想出了立体交通。我住的小区门口就是一条高架路,那条让曹晓波先生无数烦恼的高架路:底下是城市主要交通干道,上面是高架城市高速通道。不光如此,不远处还是个很大的城市立交,与楼房一样,道路有5~6层,各个方向的车子,互不干扰的各行其道。放在几年前,我们也会像王利一样的想不通,车子还能在车子底下跑路?

楼高了,路也高了,一眼望出去都是混凝土的建筑物,走出楼群就是几人难抱的高架路混凝土支架,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就像森林一样。抬头望不见北斗星,也难观察到月有阴晴圆缺,更找不到儿时那种月亮走我也走的情趣。小时候有首歌:“天上大星对小星,对小星;社里电灯亮晶晶,亮晶晶;星星没有电灯亮,电灯亮……”,现在的电灯太亮了!高架路上的照明,令天上的星星黯然失色。

我突然想到了西北的夜空,天高云淡月明星稀极目无边。记得在19659月,知青专列把我们安全送到了银川,走出火车站,令我感叹的就是银川夜空那轮中秋月:比家乡明月大,比家乡明月圆,比家乡明月显得更近。月光如水似水银泻地,我突然感悟李白“疑是地上霜”的诗意,耳边仿佛响起了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美妙的旋律……

秋水的《印象银川》写的好极了,方方面面详详尽尽,有图有文有条有理,让我们有过这些经历的人看了有解渴的感觉。可惜的是里面光有银川的夜景缺少银川的夜空!多么想回到那时,像那时一样仰躺在麦垛上,捧着那种翠绿色的瓜皮上有那么一楞楞的小香瓜慢慢地啃,数着星星,望着银河,清风徐徐一阵倦意袭来,油然想起鲁迅的诗:“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哈哈!

再也不可能了!某已垂垂老矣!

恰有老友来约:“到西北去一趟吧”,欣然答曰:去!啥也没啥,没什么其它理由,就想去看看久违了的西北的夜空!多么奇怪的念头!

网上订购了一只带轱辘的包充当行囊,拣了几件替换衣衫,备齐了摄影器材、盥漱用具,收拾好关防度牒细碎银两,择日北上,到西北望星空、看月亮去!

老伙伴们,骨头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09-7-1 2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宁夏的了解大多来自知青网上侉子哥姐们的叙述,老古的宁夏回忆描写细致,又一次把宁夏知青当年的生活完整的展现在我们面前,真是佩服老古的远期记忆力,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秋月 发表于 2009-7-1 23: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

QUOTE:
以下是引用清心静语在2009-7-1 22:47:00的发言:

  对宁夏的了解大多来自知青网上侉子哥姐们的叙述,老古的宁夏回忆描写细致,又一次把宁夏知青当年的生活完整的展现在我们面前,真是佩服老古的远期记忆力,好文!

老古乃高才生耶!敬佩、敬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黄炳元 发表于 2009-7-7 14: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夏去的杭州侉子,是到宁夏换驴去的。

噢!这下才知道真相,古朱大哥他们是到宁夏换驴去的!!哈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长歌行 发表于 2009-7-9 13: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高才生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塔河情 发表于 2009-7-14 12: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楼上的几个贴子,真叫人馋坏了,宁夏的羊肉、羊杂……,的确好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水泠泠 发表于 2009-10-16 14: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开眼界,好好学习,慢慢欣赏!古朱老师,拜访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梅表姐 发表于 2013-3-17 15: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捧着这又脏又旧的针线包,哽咽了,我似乎觉得这包上还留有母亲的体温。我回忆起母亲那时拿出粮票给我看时的情景,像母亲一样轻轻地摩挲着这包,一言不发。全家人也都默默地看着我,一声不响。
文章的结尾让我突然的心酸起来,潸然泪下......清明了,愿她老人家在天堂安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10:38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