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675|回复: 31

古朱的宁夏回忆i

[复制链接]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8: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古朱 于 2014-1-15 16:46 编辑

    杭州侉子
    “西湖景致六吊桥,一株杨柳一株桃”,旧时的西湖十景中,苏堤春晓要算得上个最大的景点了。苏堤蔓延横贯西湖南北,首尾全长近6里路,由南而北有映波桥、锁澜桥、望山桥、压堤桥、东浦桥和跨虹桥,杭州人将这六座桥俗称为六吊桥。由于六吊桥的荷载的原因,在苏堤上是不允许任何机动车辆通行的。有位省里的领导从骑驴看唱本这句话突发奇想,准备弄些毛驴来西湖边,从苏堤的两头驮着人逛苏堤,也来个“走着瞧”。于是,1965年,从宁夏回族自治区引进了几头优质毛驴,以及照顾这些毛驴的技术人员。
    我国是个养驴大国,但是毛驴的分布面却是狭长的一条,一般过了长江就见不到驴了,黔驴技穷一说就可见一斑。那些引进到杭州的毛驴适应不了江南的酷暑,不久就全部淘汰了,这个骑驴逛西湖的设想也就再没听人提起过。
    同年的9月7日,杭州市634名应届高、初中毕业生,离开杭州赴宁夏农村插队落户。
    到底事先是真有那种安排呢,还是纯粹是巧合,反正有段时间盛传我们这群到宁夏去的杭州侉子,是到宁夏换驴去的。
    在我们之前杭州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都在本省范围内的农村里安排。浙江省地少人多,知青下乡并不受当地农民欢迎,安置渐觉困难,于是想到往外发展。当时跨大区的上山下乡,数上海知青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最有名,周总理、陈老总访问亚非拉归来,还特意前往看望了在那儿屯垦戍边的上海知青,名气大振。根据周总理的指示,八一电影制片厂当时还拍摄了大型纪录片《军垦战歌》,电影里那激动人心的画面和插曲很鼓动人。我们在得知自己升学无望,只有上山下乡一条路时,也很向往到新疆去,当个光荣的军垦战士。一直等我们到了宁夏插队落户了,我们还在羡慕那些军垦战士,有黄军装,有工资,有探亲假!
    浙江与宁夏是对口省区,在我们之前,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浙江就有好几批移民到宁夏。可怜他们连周围环境还没摸熟,就遇到了三年困难时期(宁夏人称为低标准)。加上当局极左的展开了反坏人坏事的双反运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好人,要揪出百分之五以下的坏人,名额落实到生产小队。你想大家乡里乡亲的,倒霉的肯定是刚来的外来户——这些浙江移民“大多当了逃兵”(我们当时听到的宣传)。为了挽回这件事件的负面影响,在一次全国农业书记会议上,浙江和宁夏达成了安置知识青年的协议,于是我们就成了“支援宁夏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知识青年。
    我们成了全国第一批跨大区到农村插队落户知识青年的试点!与我们同期到宁夏上山下乡的有北京的分在农建十三师,天津的分在林建八师,都是生产建设兵团编制。就我们杭州来的知识青年是到永宁县插队落户,分到5个人民公社近百个生产小队里。一年后,又来了第二批杭州知识青年,分到了同一个地方。
    不久,浙江舟山地区又有一批知识青年到宁夏插队落户,他们分在了与永宁县比邻的青铜峡县。而分到那儿的理由,与将我们落实到永宁县一样,现在看来是那么的荒谬和可笑:
    永宁是个产粮县,主产大米,但生产方式落后,全部是撒播稻,杭州知青的到来,可以将南方先进的插秧稻技术引进过来。而青铜峡县境内在黄河上筑起了大坝,形成了青铜峡水库,舟山是海岛地区,舟山知青的到来,可以把捕鱼技术带来。
    不过,我们到宁夏插队落户,有意无意间将南方的、沿海的相对而言较为先进的文化、文明的生活习惯,带到了这闭塞落后的乡村。现在看来,唯有这些,还是有些进步意义的。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8: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侉子

 

“南蛮子,北侉子”,按理说,我们从南方的杭州来到宁夏,应该称我们为杭州蛮子才合道理,但不知什么原因,在宁夏,我们却都被称为杭州侉子。我们一千来人散布在永宁县东起黄河边西至贺兰山的5个公社百来个生产队,好像事先有了约定似的,不管到哪个窝窝子,当地人总是称我们为杭州侉子。

这是一个含有严重排外情绪的称呼,是对我们的不恭不敬,是个蔑称。想起那些不大不小的嘎子,精着个勾子,撵着我们喊道 “杭州侉侉,吃鸡只吃爪爪”时,听着是多么的挠心!

时间长了,听得耳朵起老茧了,就像熟视无睹一样,我们也听疲了,不当回事了,也就无所谓了——盾白儿当作补食吃起来,我们自己相互间也称呼起侉子来了。

侉子有侉子的语言,杭州话里掺杂着宁夏方言。或者说,把宁夏的方言、谚语,用杭州话的腔调来交谈说话:“咋话了”、“好着哩”……

侉子养的狗,从来不咬侉子,不管识得还是不识得。

只要你是侉子,不管走到哪个知青点,都会有人管饭管住宿。

就是出门在外,在银川,在养和,还是在回家探亲的途中,只要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打招呼:“侉子?”,马上就会亲密无间。

四十几年过去了,这侉子情结还是没有些须的减弱,你看,赶时髦弄了个群聊,取了个名字还是用的侉子群!

宁夏话爱把状态说成“气”,美气、洋气等等的,于是侉子间就有了5气,洋气、土气、悬气、窝囊气、书生气。谁是始作俑者,找不到了,论来应该是集体创作的吧!

我们赶上了!赶上了信息时代。当年在黄河边,在贺兰山下,勾子撅的比头高的艰苦劳作时,何曾想到老了会摆弄起电脑来?

侉子朋友们!让我们珍惜这个机遇,上网来聊聊,海阔天空古往今来前生后世家长里短鸡毛蒜皮,都可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无话不谈!

感谢浙江知青网给我们提供了这个交流平台,朋友们,不要让他冷落呀!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8: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杂忆小农具

铁锹

铁锹的种类很多,在煤矿用的是机制锹,尖口的,圆锹。我还看到过部队使用的工兵锹,把很短,锹头可折下来当坎土曼、当锄使用,功能大携带方便,小巧玲珑爱不释手。但是真正要论出活,还是我们在农村里的那种大板锹了。

农村使用的都是那种手工锻制的铁锹,那是社员挣工分的基本农具。有用没用,出工时都要带在手里,不然会被人笑话说:“吃席还带块绢头呢……”

政权大队的张铁匠手艺高超,打制的铁锹远近闻名,农场里的老农都赶到那儿去定制,炉火熊熊锤声当当,好不热闹。场部也有铁匠,打的锹用起来不出土,不好使。真不知是什么缘故,有道是“棋高一着,缚手缚脚(还是伏首伏脚?搞不清!)”是也。

分队后,我到银川买了张机器锹,那是用气锤锻打的,锹面上布满了不规则的锤印,像个大麻子,一点也不漂亮,我还是把它当作宝贝,每天的擦拭。后来那锹折(she)了,锹鼻子上有了条裂缝,我拿到银川找了个店用电焊补了一下,花了2毛钱。那锹真经使,用了几年后,铮光瓦亮,锋利而轻巧,我到矿山当工人去了,这锹记不得是谁要走了,那可是一把好锹啊!

锹在大田劳动中用处最大,不管是翻田挖垡垃,还是挑渠开沟,都少不了。锹把是用柳栽子做的,上面还按个锹拐,使用起来很顺手。柳栽子是一握粗细的柳枝,如果把它栽到地上就会生根发芽成为柳树。宁夏农村喜欢把柳树上部剪掉,培育成柳栽子树,每年都可以收获到一定数量的栽子。这是宁夏农村从先人手里传下来的一项伟大发明,也是宁夏一景。

说某人是握锹把的犹如南方人说的捏锄头柄的,一样的意思,指农民伯伯。“谁还能把我的锹把夺了去”意思是谁也没有能力剥夺自己的劳动权,这句话多见于社员和干部吵架,完了后在社员嘴里喃喃的。不止一遍的唠叨,渐渐地就会感到一阵阿Q式的得胜感和快感。是的,就是到了劳改队,还不是仍然得握锹把吗。

铁锨

初中时组织到近郊劳动,当地农民老笑话我们这批“洋”学生,锄头铁耙都分不灵清。劳动地点在崇贤公社石塘大队,就在半山钢铁厂边上,现在成闹市了,那些当年笑话我们的人怎么也想不到,没过多少时间,他们的子孙后代们,也会识不得哪是锄头哪是铁耙。

无独有偶,我们到了宁夏却是锹和锨辨不清楚,说老实话,就是现在也很难从定义上如何来区别锹和锨。大致来说,锹是用来挖的,锨是用来铲的,主要区别还是柄的角度。另一个,锨把要比锹把长得多,锹也可以用来铲,但要弯腰。

宁夏农村原来没有铁锨,只有木锨:“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面呢”,一直到我们下乡那阵,还有些老农把铁锨叫做木锨。

大田里,用锹的时候多用锨的时候少,当然开沟挖渠,如果稍深一点,最好把锹和锨一起带上配合着使唤,能大大提高工效。

锨主要用于装车和卸车。冬季里,把圈里积了大半年的土粪起出来,和其它的土粪炕粪堆成一大堆,让它堆熟。开春后,大车小车的把它拉到地里,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然后再用锨把它均匀地撒开。那段时间,天天要与锨打交道。

锨与锹不一样,并不是要求人手一把必备的农具。我就想不起来,我在立强一队参加农业生产时,是否拥有自己产权的锨。

木锨还是有,不过功能和使用范围已限制在打谷场上,扬场时用用,其他时间,都在靠边儿休息。

镰刀

很小的时候有一首歌,不知是宣传互助组还是合作社的,第一句就是:“弯弯的镰刀像月亮”。那时人太小,有点听不懂,父母亲就给我解释,于是就记得了镰刀应该是像新月一样是个弯弯的。

宁夏农村用的镰刀并不像新月,不是弯的!倒是镰刀柄在刀把以上有个漂亮的弧度,以保在收割时,镰刀的刃面尽可能的与被割庄稼垂直。我在县农场青年队时用的镰刀,镰刀把是用杏木做的,利用天然的一个分支节疤,巧妙的弯曲成型。我十分喜爱这把镰刀,找了片碎玻璃,把镰刀把刮得光光的,又用擦脸用的雪花膏给它上了蜡,黑里透红,油亮油亮的。

镰刀不稀罕那镰刀把值钱!有几户农家使用的是上辈传下来的镰刀把。文革开始后,青年队也与全国各地一样,乱的一塌糊涂,我的那个漂亮的镰刀把也就不知去向了,虽然我压根儿没想过把它也流传后世。

用镰刀少不了磨刀石,“磨刀不费工,下田一阵风”,收割时,我们这些懒鬼,时不时的蹲在田埂上,磨起刀来,“磨刀没法,按着死擦”。

我在一篇回忆里,提到我割麦子用砍刀法,马上有行家指出割豆沟麦子,将了我一军!豆沟麦子指得是大豆与小麦套种,在已播种的麦田里用耧套种上一沟沟黄豆。麦子黄了,大豆正拔蔓,割麦子时,既要割倒麦子,尽可能的不要遗漏,又不能碰伤豆蔓,确实很难!好在我们农场在黄河滩边,田地不好,不适应豆麦两熟的套种,也有种的,很少。割豆沟麦子,汉子比不过婆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8: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背兜

(背兜还是背斗,望有识人士指教)

南方人爱挑担,北方人爱背背兜。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南方也有背篓,特别一些山区,道路崎岖狭窄,挑起担子行走不便,因地制宜便也用背兜。南方的背兜一般是用竹子编制的,轻便漂亮式样繁多。有的还可以装小孩,一首《小背篓》唱红了一个宋祖英!

宁夏的背兜是用两根弯成U字形的柳条,交叉作为骨架,再编以芨芨草而成的。背兜分为单肩和双肩两种,功能、用途不一样,样子差不多,就是拴的背带有区别。

单肩背兜一般作为家用,最主要的功能是做捡粪的载体。像我们现在这般年纪的老汉,清早起来,背上背兜拿上粪叉满世界地转悠,见到哪儿有野粪,就拾回来,“庄稼一枝花,全凭粪当家”。我们刚到县农场青年队时,背兜有了,粪叉没有。有积极者提出这就是改造思想的良方,直接用手拾粪。我也轮到过几次,那些干了的粪,捡起来没啥大障碍,碰到些新鲜的,真有点“不忍下手”!

双肩的背兜一般做短途运输用,挑渠修路使用最多。它的设计很科学,负荷平均分散,而且还是自卸式的:底部是根腰带,顶部两个肩扣,肩扣上有拉手。要卸货时,只要脱去肩扣向后一拉,整个背兜就会以腰带为轴心向下倾倒,很方便,向上一拉就复位,也很方便。

我最反对的就是背背兜了,宁愿多出点力去给人上背兜。背起背兜要低头哈腰,走不完的路,整个一个旧社会复辟的模样,我不愿意。

皮鞭

前文说到过运粪,大车小车一齐出动。这大车小车都是畜力车,拴驴拴马拴骡子,也有套牛的。我们在县农场时,还有那种木轱辘的老牛车,我们叫它战国车,要赶那些车,就要备一条皮鞭。

皮鞭分两种,一般农户人家使用的小皮鞭很简单,就在棍上拴根皮条就成。真要没有了,撅根柳树条也能对付。赶胶车(勒勒车)非要使唤大鞭不行,那是用一根钓鱼竿似的竹竿作为鞭杆,头上绑个软且富有弹性的竹梢,再拴上筷子粗细做为皮鞭的皮绳,鞭端还少不了鞭梢,没了它,就打不出声响。鞭梢是个易耗件,一般用的是皮制的皮打绳,也用球鞋带代替。用球鞋带可以把声打得更响,但不经用。

“长鞭哎,那个一甩哎,啪啪地响哎……”,这长鞭要把它甩响了,可没像唱歌那么容易。我在黄河滩上放马时,为了练甩鞭,胳膊都练肿了。

这大鞭除了赶车的把式,一般农家是不备的,而车把式却把它当成宝贝,一有空闲,就会拾掇自己那挂大鞭,就像现在的小姑娘,把手机打扮的琳琅满目的。

要当一个合格的车夫,除了那挂鞭子外,还少不了一把鱼刀。那是一种铁匠打制的折刀,很锋利。刀把后面有个编接绳套用得钻子,遇到要紧关头,套绳绊住牲口了,救急时,或是绳套断了,需连接时,那是少不了的工具。

其它农具

农具种类很多,远不止十八般兵器,我不过择其常见和自己曾拥有过的几件叙叙。犁耙耱磙,场上用具,种类多了去!还有自制的木榔头,工厂出的洋镐,打芦苇用的推刀,等等,等等,数不胜数。不过这些农具一般都归生产队所有,一般农家是不备的。

冬季干活,少不了用洋镐。洋镐顾名思义可能是引进的,又称十字镐。我那时候常犯傻,老琢磨为什么不叫丁字镐要叫十字镐。多年以后研究有了成果:不光光是因为丁字底部有个拐勾,主要因为是镐柄的安装方向与锤柄的安装正好相反,因此,顶部一定会留下一点,于是就与十字很相像了。

看来不管什么地方,只要你肯动脑筋,到处都是学问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9: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漫谈宁夏吃系列

阿米搞了个宁夏吃的系列,乍一看这个题目出得有点古怪:仔细回想,我们在宁夏那时,哪有什么好吃的供我们挑选?哪敢奢望有什么美食。说句实的,那时候每天能把肚子填饱了,也就像实现了共产主义那么幸福了。没想到回应的人还真不算少,出乎意料!正像忆衣网友所说的“吃苦苦菜,不吃苦苦菜,想吃苦苦菜”一样,这是一种奇怪的情结!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爱好、口味都会相应改变,记忆也会变得美好起来。

吃不饱是下乡青年普遍现象,那时的我们正处于“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身体发育阶段,本身就需要摄入大量的营养,再加上当时劳动强度大,副食贫乏,牙好胃口又好,这点定量就捉襟见肘,经常的寅吃卯粮入不敷出。说起来,我们那时的定量并不算低,现在全家都用不了那么多:刚下乡时,国家供应每人每月45斤,以后生产队分配了,又把我们按光棍汉标准,一人吃一个半人的,一年也可分400来斤口粮,可是还不够吃!现在想想自己都难以相信。

比起下乡黑龙江和其它地方的知识青年,我们下乡到宁夏永宁县的,还算是幸运的。虽然定量一样有限,但吃的还是大米白面。先来说说大米:宁夏川自古就有引黄河水自流灌溉的传统,水稻品种大白皮、小白皮,旧时是贡米,皇帝老儿吃的,还会错吗。正宗大白皮的米,细细长长的,煮出饭来,三粒米就有一寸。白皮稻最大的缺点是容易掉粒,收获时不加小心,场上一半地里一半。等我们开始栽稻子时,白皮稻已属淘汰品种了,我们种的是公交稻,公交28。公交稻碾出来的米,短短壮壮的,烧出饭来公是公母是母的,表面似有一层油质,呈半透明状,好吃极了!现在我们家里用的都是从超市购买的黑龙江东北大米,品质不错,口感极佳。但是,总觉得找不回那吃公交稻米煮的饭,咀嚼后留在嘴里的那丝甜滋滋的回味。杭州找不到西北出的米!

米质一好,出饭率就低,一顿吃它个两斤米的干饭,不用讲究什么下饭,随便找哪个女生都能搞定。一个月45斤定量,够吗?

宁夏是我国春小麦的主要产地。我们在黄河滩上时,滩田易灌不易排,小麦种的很少。后来分到生产队,种麦与栽稻一样是主要营生,小麦也成了我们口粮中不可缺少的一个品种。当时我们种的主要是碧玉麦,面的质量口感都不错。后来改为阿勃麦,面就差了,比碧玉的面黑,出面率也低,但它的产量较高。再后来,我们都不在田里干营生了,田里种的小麦全部换成了永良4号,这个小麦品种产量高、品质好,抗病虫害能力强、适应性好,深受大家好评,各地老农纷纷改用这个品种。值得我们骄傲的是,这个优良品种,是由我们两位杭州侉子培育出来的。

小麦磨面也很有讲究,第一茬面,有麦子附着的赃物泥土,吃起来发碜。第二、三茬,才是精白面,可以包饺子待客用。接下来是擀面条蒸馍用的面,最后的一茬,已跟麸皮差不多了,只能做黑面饼子。肚子饿时,啃起来也会觉得带点甜味。

与口粮同时做为计划分配的还有食用油,宁夏的食用油不可不提一句。我们在宁夏吃的是胡麻油,也叫香油,是亚麻籽榨制的,是一种保健食品,营养很高。在宁夏川,每个生产队都种亚麻(胡麻),籽可榨油,亚麻又是高级纺织原料,秆可卖给工厂制作亚麻纤维。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的,除了那香香的亚麻油外,那亚麻开花也是一景:它不像油菜开起花来那么厚厚的一片,它只有那薄薄的一层,蓝个盈盈的,在太阳光底下,不时的变幻着色调。有时,看着看着,人也会觉得飘然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19: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米搞了个宁夏吃的系列,反响热烈。有人看到了向我提意见:都写得那么好,让没去过宁夏的人还以为我们当年到宁夏是去享福的呢:“当年我们可是苦着哩,苦的勾子都淌水哩”!一句标准的宁夏话,使得我肃然起敬。我回答道,我也有同感,我已写了漫谈吃系列,想说说我们在宁夏关于吃的记忆,主要还是饥饿的感觉。准备分上下两篇写,上篇写主食下篇写副食。主食的早就写好了,不知怎么搞得,写着写着也变成写在宁夏的主食有多好。这是事实,人们只有在饥饿的时候,才会深深地记得吃了些什么,现在条件好了,见天的大鱼大肉,有时连饭吃过没有也会记不起来。在饥饿到了极点的时候,任何可以填充肚子的都可以当成山珍海味,皇帝饿了,不是也把菠菜豆腐当做翡翠白玉羹吃了吗。等到饱食无忧了,嘴巴吃的油油的,就吃不出这个味了。比如有人到宁夏再去吃苦苦菜,就吃不出记忆中的美味,只是一味的埋怨现在的苦苦菜也是栽培的。

这是题外话,回到正题来:民以食为天!这个食指的主食。在家时,副食的概念只是鸡鸭鱼肉糕饼点心再加豆制品。而到了北方才知道副食主要指菜,下饭的菜。南方人讲究吃菜,主食不怎么讲究,天天的大米干饭,杭州人还喜欢把晚饭多煮点,备作第二天早上的泡饭。我小时候,家里日子也过的艰辛,但不管怎么苦,饭桌上,虽然难见荤腥,每餐总不会少于三只菜碗的吧。北方人则不然,主食天天变餐餐变,今天包子明天花卷的。光是面条,就有擀面揪面削面拉面切面搓面等等等等,家有个能干媳妇,上顿下顿不会吃重的。至于下饭的菜么,就没有南方人那么讲究了,有也吃饭没也吃饭,就像宁夏人嘲笑外省市的人:“菜么,把饭骗下去就行了”。宁夏人说起外乡人来,用煎饼裹一根大葱,吃一口,往外拉一截,煎饼吃完了,大葱却丝毫无损。

听宁夏本地老人谝起来,宁夏旧社会也不怎么种菜,要种也就种点辣椒磨点辣面子,栽几畦韭菜几沟葱而已。种菜也是解放后的事:农民翻身得解放了,也要讲究点了,政府从外地调来菜种,教当地农民栽种,在以前,主要靠苦苦菜和油泼辣子度日子。

农场在黄河边上,田地都是些易灌不易排的水稻田,不能种蔬菜。这平白添了100多个要吃菜的人,可成了头疼的问题。每隔一段时间,场部要派拖拉机到银川帮我们去采购蔬菜,这是想不出来朋友干的营生,买菜不提菜篮子,直接用拖拉机。

我在家时,吃菜很挑剔:萝卜不吃,茄子不吃,包心菜不吃。不吃的原因很简单,我父亲就不爱吃。哪个男孩都会把父亲当作自己第一个楷模,也不管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当然父亲在吃食方面比我挑剔得多,这可能也是出身大户人家的不足之处。这点不良怪癖,在杭州时不成问题,母亲知道我们的习惯,总不会一天光吃萝卜或茄子的,但是到了宁夏问题就来了,这三种菜是当地的除大白菜土豆以外的当家菜。而且更糟糕的是,吃萝卜时天天的萝卜,吃茄子时也一定要吃到霜打了地里没了茄子才结束。好在宁夏的萝卜与杭州的大不一样,是青萝卜,带点甜味,应该说不算难吃,但经不起天天餐餐的萝卜。听到过一个笑话,一位私塾先生,东家天天给他天天吃萝卜,他也教学生天天学萝卜。东家考儿子对课,出箫管,对萝卜,先生解释说:对的是锣钹,不错!出绸缎,又对萝卜,先生说:是罗帛,不错!出犁锄,对箩簸……,我们到了吃萝卜的季节,也是一样,打出嗝来,一股萝卜味!宁夏的茄子也不一样,圆圆的,像个小排球,烧出来糯糯的,连茄把子都可以吃。好吃!特别被阿米称为草根菜的西红柿(蕃茄)辣椒(辣茄)炒茄子,我们那时叫它炒三茄,确实是道美食。但是天天吃那玩意儿,一直要吃到茄子削了皮才能吃才算明年再来过时,想想有多倒胃口。包心菜宁夏人称为莲花白,多么富于诗意的名字啊!但是并不好吃,甜腻腻的,到现在我还是不敢恭维它。

这不变花样的吃菜,还是夏秋季节的事,轮到到了冬春,那就苦了。田野白茫茫的一片,这漫长的半年光景,就靠缸里的腌菜,地窖里窖藏的菜打发。腌菜大都选用大白菜,也叫胶菜洋白菜的,把它对劈开腌制。初开缸时也好吃,特别腌制的那种酸菜,香油一拌,味道好极了!但吃到末尾,只剩下死咸死咸的感觉,看看就会觉得没食欲。大白菜也用来窖藏,但储存时间不长,到时会干瘪抽芯。另外进窖的还有萝卜,时间长了也会变糠——空心萝卜!土豆时间长了要发芽,土豆芽是有毒的,但是我们还是用小刀剜去发芽部位照吃,不吃就没有别的菜!

那时北京菜场的工人,学了实践论,研究出了西红柿保鲜办法,大报小报的大肆宣扬,还拍了纪录片。道理很简单,果实摘下来后还有个后成熟阶段,还是会继续呼吸。北京菜场的人把西红柿密封充氮,隔绝氧气,延长了保鲜时间。小裘看了得到启发,把冬储白菜一棵棵用塑料薄膜包好,到他那儿去吃到的白菜确实与众不同。

就是这样,到开春时还是会青黄不接。挑春渠时,经常是炼一马瓢香油,放入盐、辣面子和切好的大葱,然后倒入米汤内,一人几马勺对付。这样的日子,一直要将就到韭菜上市!头刀韭菜是不敢吃的,那是天价!能吃到二刀就算不错了。

写完上篇接着写下篇正好隔了一个月,东拉西扯的,总算完成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羊杂碎

阿米开了个在宁夏吃的系列,由之马上跟了个吃螃蟹,我来个羊杂碎吧,这是在宁夏吃的方面给我们留下印象很深的一种小吃。

第一次到永宁县县城去——当地称街(gai),县城所在地是养和街——是组织我们参观廖初江丰福生黄祖示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图片展。县城是那么的小,完全出乎我们的想像:一条土路,两边是些低矮的土房,挂着肮脏的门帘,那就是供销社,银行,副食品店等等。北方天寒,商铺也不像南方那样大敞门的。再过去有个青砖砌的拱门,进去就是县政府,路对面不远处一排排房子那是永宁中学。整个县城只有两家饮食店,一家汉民一家回民。有人告诉我们,那家回民店的杂碎是很好吃的。于是就有了第一次吃羊杂碎的纪录,不贵,记得好像两毛钱一大碗,再买上一个馍,一餐中饭也就对付过去了。第一次吃也没什么,只觉得辣,上面浮着一层红油,倒是挺香的。

羊杂碎即羊下水,包括羊头、羊肚、羊蹄、羊心、羊肝、羊肺等。没有羊肠子,羊肠要做羊肠线,是国家统购物资,一般不食用(内蒙地区好像不买此账,内蒙的灌肠就是用羊肠做的)。羊肺的处理也得另提一笔:把羊肺洗净了,灌上水,然后一边吹气一边拍打,把里面的血水都冲洗干净后,再往里灌淀粉糊,然后继续一边吹一边拍打,反复进行,要使每个肺泡里都充满淀粉,困出水,蒸熟切片待用。另将羊头、羊蹄、心、肚、肝等均烫洗干净煮熟,切成丝下入原汤中,加入已加工好的羊肺,加葱、姜、蒜末、辣椒油、味精、香菜即成。红润油亮,肉烂汤辣,味道可香哩!

记得我和通桥老乡、元荪、燕燕四人从青铜峡大坝回永宁,搭乘的班车是用一辆解放牌大货车改的,车到永宁后,我们冻得爬不下来了。活动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气来,下车的地方离那个回民馆子不远,四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杂碎……”。

西北的羊吃的草不一样,羊肉的味道也就与南方的羊肉有着天差地别,回南方后,虽然也经常吃羊肉,啃羊蹄,也吃过羊杂碎,但怎么也找不到原先的那种滋味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5-29 16:59:38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揪面片

揪面片比擀面条省事的多。擀面条要求面要和(huo)得硬,面软了擀不好。“男人怕捞泥(mi),女人怕和面”,这和面着实要花不小的劲。揪面片要求就没那么高,好歹成了面团就行,只要稍微揉吧揉吧,拿个盆把它扣了,饧(xing)上片刻就能加工。

揪面片的技术要求也没擀面条高,擀面条要求擀出的面要厚薄均匀,切出来宽窄一致。要不然有的面条熟了,有的咬出来还有白芯。揪面片就不咋的了,只要掌握先下锅的厚点大点,后下锅的稍薄点小点就行。

擀面条要有标准的面板、擀面杖、切面刀等等,缺一不行,而揪面片就随意的多。现在流行的拉面、刀削面,看似徒手作业,但要他们离开面案试试看,一事无成!听那些当过马匪兵的老兵油子说起来,那时部队开拔行军途中,就发给你一碗面(北方话的面,指粉状物,不同于南方人所指的面条。这里指的是面粉),看你怎么吃。老兵油子自有办法对付:支起钢盔烧水,翻转老羊皮袄和面,待水开了,就往钢盔里揪面,一会儿工夫,就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揪面片子。

揪面片相对于干捞面来说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抗饥不耐饿,呼嘟嘟地连汤带面喝上几大碗,直喝的腰直肚儿圆的,一转背,肚子又开始饿了。但是由于揪面片子节能减排省时间的优点,使我们这些“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的光棍汉,不得不天天餐餐都是揪面片。再说,天天干捞面,哪有这么多的口粮任我们糟蹋啊!熟能生巧,有时火力不够,盖上锅盖只留下一条缝,我们可以准确地把面片从那缝里丢进锅里,一点不会浪费的。

用现在的观点看起来,容易饿,说明容易消化,应该是一种营养食品。揪面片子口感滑溜溜的,只要不是天天吃餐餐吃还是不失为一种美食,关键在配料上讲究一些。刚回来时,有时包饺子面团有多余了,就揪面片,煮出来后销路也不错。现在懒了,包饺子也买现成的皮子,揪面片也就多年未尝了,这玩意儿街上还没发现有卖的,它太家常化了,还没被人开发成商品。

有一次陈为回杭来,邀请我们原先矿上的一伙朋友到他家吃他从宁夏背来的羊肉。他住在女儿家,顶楼,送阁楼,7层的房屋,实际要爬7层半楼梯。这批地下工作者碰到一块,就摩拳擦掌吆五喊六起来,我吃着羊肉,正宗的西北味,不禁说了一声西北的揪面片久未尝到过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趁我们喝酒划拳热闹之际,主妇到街上去称了2斤面回来,等我们酒喝的差不多了,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羊汤揪面片子就端了上来。那个美啊!没有一个人不赞叹的,也没有一个人不骂我的:“就你花头经透,害得人家陈为婆姨7层半楼跑了个来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豆丝

石渠二队我曾去过好几次,那一带青年点里的侉子都很熟悉,40多年过去,天翻地覆慨而慷,再见面时已互不相识了。是网络又把我们聚到了一起,虽然别后境况天差地别,交谈起来我们的思想却是那么的一致!情系宁夏川刚开始发的帖子,大谈在宁夏的美食,让外人觉得我们在宁夏插队落户小日子还过得不错。那天见面,谈起了这个问题,而这正好也是我的看法,我告诉她,我已写了漫谈宁夏吃的系列,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在漫谈宁夏吃的系列(下)中已有记述。

漫谈宁夏吃系列(下)我是在乡下家里自己那台电脑上写的,杭州用电脑要等机会,没有条件,不像在自己家里那么自由。文章写完后,文思仍不断,接着还想写,便拟了个题准备写写宁夏常吃的土豆丝,没想写了没几个字电脑瘫痪了,便心灰意冷将其束之高阁回到了杭州。

回杭州后又一次与李俊的侉子碰到了,谈起了宁夏,她告诉我,离开那么多年了她还保留着两样习惯,一是淘米前先将米泡着,但煮饭不撇米汤,另一个就是炒土豆丝。又是一个巧合,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近来总是有点忙,坐不到电脑前来,长久没敲打些什么了。想起此事,还是来续完吧,总不能食言而肥。

我们刚到宁夏时,青年队是个新建队,除了营造青年点没什么农活,于是就到附近队里去帮忙。那天我们7小队到3队去挖土豆,3队有个见过世面的老农问我,这土豆你们老家叫啥?我随口回答说叫马铃薯。说实话,我们在老家时就没见过有这么大的土豆,生物课上,老师告诉我们,土豆(马铃薯)是用块茎繁殖的,到了南方就要退化,菜场里见到的大点的我们叫洋番薯,小的叫洋芋艿,上海人管它叫洋山芋。那位老农煞有其事的教导我起来:“对,这马铃薯的叫法最多,山里人叫洋芋,内蒙叫山药,山西一带叫山药蛋……”,这个我知道,山西的作家赵树理等的就被叫做山药蛋派。

宁夏的土豆是很有些名气的,特别是南部山区,个大均匀,淀粉含量高。听说西海固地区把土豆当做主粮,那时到六盘山去插队落户的,最不习惯的就是这点,这可能冬青1218朋友比我们体会都要深点吧。

在宁夏生活了将近20年,光棍汉一个,什么家务事都要亲自动手,洗衣做饭,缝缝补补,都会来一手,三角猫罢了。我这人懒,只要有人与我抢活干,我肯定会谦让的,家里连碗都不洗一只——家里所有成员都一致认为我洗的碗达不到卫生标准,上不了岗,也就没下岗之虞了。

其实我这人就是懒点,笨还是不笨的。我在宁夏也学得炒几个菜,最拿手的菜,要数炒土豆丝了,这是个体现刀功的菜,我偶尔高兴了,也会到厨房练练手。不过这已是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总觉得切出来的土豆丝,亟待减肥,拿不出手,不想再出丑也就长久未练了。

虽多年未操练,但按宁夏人说法,架落还在呢!下面来谈谈炒土豆丝的操作程序,看看不算吹牛吧:

1、拣个大光滑的土豆一个,洗净去皮切丝——纯属废话!不切丝哪来的炒土豆丝!

先将土豆切成极薄的片,顺势压倒成叠瓦状,再切成丝,丝要求粗细均匀越细越好,粗细约1×1mm左右(听一位大厨介绍,这叫牙签粗细)。切土豆时千万要注意安全,特别是持土豆的手,手指切不可外伸,要往里缩。

2、将切好的土豆丝放水里浸泡、淘洗,要尽量洗掉土豆丝上的淀粉。

这是关键的一步!不淘洗干净,炒出来的土豆丝粘粘糊糊,不干脆,而且土豆丝易变色。

3、准备配料:球胖的龙葱一段,斜切成片;干辣椒视口味取若干拍碎,香油、盐、香醋若干。我们在宁夏时,炒土豆丝从不用味精、鸡精、酱油等辅料,现在如有条件想添入,本人不持反对意见。

4、炒锅搁火上烧热,放香油练至不起烟,放入葱和辣椒煸出香味(也有同时放入花椒的,侉子烧起来一般不用),从水中捞出土豆丝,倒入后旺火急炒,适量的加入醋、盐,掂翻几下,出锅装盘即成。

这一步骤中,加醋是关键,没有醋的土豆丝没有脆劲,软绵绵的没个嚼头。

炒土豆丝在宁夏被归类到酒碟子里,是个下酒的好菜。我们干庄稼活那阵,哪有那么多闲心思闲工夫天天去摆弄它,分到的土豆,剁巴剁吧,丁不像丁块不像块的,扔进调和里煮熟了算数,不仅解决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倡的每天蔬菜摄入量,还可填肚果腹。外出挑渠搞副业,有时有幸遇到回打牙祭,常规的都是土豆烧大肉。那时我们认为:最容易实现的共产主义就是土豆烧牛肉了。但是,往往把土豆烧熟后,不知到哪儿去找来牛肉!只得再学毛主席语录:“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9-6-30 2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针线包 革命传家宝,当年红军爬雪山 用它补棉袄;
小小针线包 革命传家宝,解放军叔叔随身带 缝补鞋和帽……”

我们出发到宁夏插队落户去,在当时的杭州也算是件大事了,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等团体都有纪念品和生活文娱用品相赠,具体是什么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市妇联送给我们的是每人一个针线包,这是市妇联发动一些女职工利用工余时间找了一些边角零料制作的,颜色大小式样各不相同,里面装的赠品也不同:我得到的针线包里面有几枚粗细不等的缝衣针,有一个顶针箍,一小绞蓝棉纱线一股白的棉纱线及一些大大小小的衣服扣子等。运气好的,里面还有小剪子什么的,还会有供缝补用的碎布角等等等等。

插队落户后,开始了独立生活,结束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什么都需要自己动手干了。我最讨厌的就是洗洗涮涮的杂务事 ,特别是洗衣服:衣服脏了,可以再穿,不过是更脏一点罢了,这本没啥。再说,我们插队的当地从来就没有洗衣服的传统,衣服脏点,一点也不难为情的。衣服破了,再穿就会更破,以致不堪穿着,所谓“小洞不补,大洞吃苦”是也,偷懒不得。我把缝缝补补看作是一种手工劳作,从中体会出一种创作和成果的感觉,多少还是有点兴趣。给衣裳裤子打补丁,先找一块合适的布,比划着破洞定好位,用蚂蟥钉般的针脚固定住,然后耐下性子仔细的密密缝。我缝补的速度很慢,工艺水平却不低,并不比女同胞们的作品差多少。就是补丁摞补丁的补丁,也把它补的平平整整服服帖帖。

我们那时的服饰都用的全棉面料,没有现在化纤面料结实。干得又是大田的活计,衣裤挂破是经常的事,不厌其烦!有时也懒得动弹,想出各种应急办法来:撕张橡皮膏粘贴啊,找根别针临时固定固定啊,当然这并是我首创的专利,男生界屡见不鲜多得是!条儿有台手摇缝纫机,补起来要快得多,青年队的男生都去问他借,弄得主人公自己要用也得找个一大圈才行。

相比衣服裤子的补丁来说,补袜子的机会更多,难度也更大。那时的袜子都是纯棉的线袜,像阿米尔那样有几双尼龙袜的,青年队找不出几个。纯棉袜子透气吸汗,穿着舒适,但不耐磨。最容易磨损的部位一个是脚尖一个是脚跟,这两个最难补的部位。穿在脚上,有人把它形象的形容为:“前面卖老姜,后面卖鸭蛋”。要补好这两个部位,需要牵涉到三维曲线的知识,太复杂了!有好几次,补好了却穿不来:操作时不小心把袜底和袜面缝在了一起了。有时补着补着,看看很满意,但又不得拆了:没注意,把袜子和穿在身上的裤子串联到了一起,哭笑不得!

要说,袜子属于隐蔽部位,摩登摩到底,袜子没有底,没袜底都不打紧,补得好不好更无所谓了,这是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的事。可这还是哄不得人的,袜子补得不好,虽不影响面子工程但硌脚,影响我们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更不用奢谈什么笑意写在脸上 哼一曲乡居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

补衣补裤补袜子,有时还得补鞋,对于这些工程来说,杭州市妇联送的针线包显得无济于事派不上用场了。敢情杭州市妇联的阿姨们在给我们制作针线包时,压根儿就没想到我们也会像家庭妇女一样面对那么多的家务事,送个针线包充其量只不过让我们在需要时订个衣扣,赶赶时髦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1-25 21:34 , Processed in 0.23400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