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我看老照片

[复制链接]
阿娜 发表于 2008-6-26 2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觉得这张照片很好!两人两个小眼睛很耐看的。充满了天真和无邪!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知青有约 发表于 2008-6-30 1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珍贵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是北京知青 发表于 2008-10-26 2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珍贵的历史见证。我去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8-10-27 15: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我是北京知青在2008-10-26 21:36:00的发言:
珍贵的历史见证。我去过。

老刘,有兴趣可以到这个相册翻翻,可以找到你熟悉的许多朋友:http://photo.163.com/photos/nchq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赵州桥 发表于 2008-11-1 12: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版主:你依然挺立着,我永远听着你赞美生命的欢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萧邦 发表于 2008-11-4 1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天真烂漫的哥俩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是北京知青 发表于 2008-11-16 2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

       光阴荏苒,岁月无情。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了。少数还依稀认得,但已经叫不出名字。人和名字能对上号的只有两人,惭愧!其中一个就是国强。

我本人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老了,头发已花白,去年七八月份回宁夏,绝大部分人一眼就能认出我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1-17 11:04:41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萧邦 发表于 2008-11-18 15: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牛的博客点不开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8-11-24 13: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截图23.jpg 【原标题】热心理发手艺高,自己留着个“盖儿头”。

“我身穿一件白大褂,梳子剪子我手中拿,又会推来又会刮,我的手艺是理发。不管谁他都要找我,半年不理不像话……”这是电影《女理发师》中唱唱的歌。青年队里有一半是男生,别说半年,几个月下来就不像象话了,黄河滩上又找不到剃头摊,是个难题。

我们下乡那时,正兴学习雷锋大做好事,共青团杭州市委赠送了几套理发工具,我们七小队也分到了一套。小队讨论时,决定由我学当发艺设计师,并且保管这套工具--推子、剪子、梳子和围布。我虽然从小就进理发馆,从镜子里观察理发师是怎样拾掇自己的脑袋的,但是却从来没有亲自操刀过,双胞胎中的老二自告奋勇地当了我的发艺模特儿。第一次使用那些玩意儿,手忙脚乱,把张总工的脑袋理成像个现代足球似的,白一块黑一块的。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我更手足无措了,这时在一旁的狗哥哥来救场了,给张总工理了个时髦的“板儿寸”。

狗哥哥是个能人,这次我们知青网第3辑文摘的封面就是出自他手。口琴吹得倍儿棒,胡琴在青年队可坐二席,主攻是三弦。理发也是无师自通,我不得不将整套理发设备毫无保留地移交了给他。这以后,狗哥哥名声大振,这不,连六小队的石高也来找他理发。 原标题倒是一道著名的世界难题,叫做“理发师悖论”。说的是:某村庄中只有一位理发师,而且村里有规定,理发师“给并且只给本村庄中不给自己理发的人理发”,那么,理发师的头该由谁来理?他本人给还是不给自己理发?

狗哥哥以后也成了井下采煤工,与我在一个采煤班组。后来抽调到矿职工子弟学校当初中数学老师,过了几年我也到了这个学校教初一数学,就是他带的我。现在他夫妇俩都从杭州的省级重点高中退下来了,不时还与我在网上聊聊天。

到宁夏前,石高家离我家不远,自小就相识,经常一起玩。他比我大,是五年一贯制的高中毕业生。到青年队后分配在食堂劳动,青年队百多号人吃的用的水,都是他挑来的。勤勤恳恳沉默寡言,有人把他比做电影《在烈火中永生》中的华子良。后来他不幸罹患严重的肺结核,早早的离开青年队回杭疗养,已多年未见了,现在遇到,可能会相见不相识了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08-11-24 14: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截图24.jpg

【原标题】一小队全体合影。

2005年9月25日,原插队宁夏回族自治区永宁县农场青年队、农场五队、六队的部分杭州知识青年(也是后来的通桥人民公社社员),欢聚在杭州海军疗养院,纪念上山下乡40周年。青年队1小队的老头老太太来的最齐,除了已过早乘鹤归去的兰mm,他们全都到齐了,摄了一张合家欢。巧的是我在这老照片堆里发现了他们摄于40年前的合家欢。

青年点四排宿舍的东头山墙上分别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朝东的那排房子的屋顶上,立着几块炕面子,上面写着“备战、备荒、为人民”。这些作品均出自1小队大才子--现在我们这里网名由之的手笔。由之现在经常写一些回忆文章在这里发表,很受欢迎。

1小队里的能人多,1小队的女生更厉害。他们的队长是青年队里出名的女能人,有段时间她们想独立出来成立铁姑娘队。

结果呢?

长话短说,结果1小队的小队长嫁给了我们7小队的狗哥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成了我们的狗嫂嫂。哈哈哈!

照片中海拔最高的那位老兄,戴了顶尖顶的狗皮帽子,显得更加高大了。在青年队里我们笑话他,别人为了个子高垫鞋跟,他是戴帽子。刚到煤矿时,他与我同一个寝室住了很长时间。他在学校里参加航模运动,我是航海模型运动员,在这一点上我们很有天谈。宁夏的航模运动基础很薄弱,拨乱反正后他代表宁夏队参加全国比赛,取得了成绩,被调离矿山到宁夏体委当教练。老照片二排中间那位笑容可掬的女生后来成了她夫人,四十年后再聚会她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了,令人感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5 00:56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