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6|回复: 0

修改稿

[复制链接]
长沙知青 发表于 2021-11-11 13: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青春的梦境
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D689.tmp.png
今年的初冬,气温没有与四季同行,但却又拥有着别一类般温高的唯美。置身于温暖归人的夜晚,望着窗外湛蓝的苍穹,一眉弯弯的勾月,醉在冬楣静静的夜里,清净而素雅。居行其间,心扉里有着一股莫名的恬静之感。添上好么一许冬天本该拥有的洒脱,青春梦境里所有的相约,都已被昨夜的风儿吹散。
挑灯时分,伫立在窗前,举目眺望,心中仿佛一片凌乱。灰色的水泥森林,枯黄的落叶,爬满额头的皱纹,到头来,物是人非,悄声无息。青春不过是经历时光利弊后的牺牲品,埋葬了所有的温情
然而,青春人生中最活跃的动词,也是最有抒情能力的词汇。我却依然能恍惚地记得,生命中那一段青春的时刻。而且,还能夜以继日的静寂里在文字里游弋,依着流年悄悄地描绘,将初冬的韵脚把秋末的季节转换成了我记忆中的许多故事。
过往匆匆,回眸,又往事成风。多少次,我的青春在梦里无限制的无方向的无层次的延展,追溯到过去,又或是荡到甲子之年后,曾都在青春里潦草过。一种虚妄和现实,低沉和高调的无谋而和都随着岁月就这样在日渐冷却的温度下,一点一点凝结为两鬓双白,落下了厚厚一层惨白,那些念想,尽管在心里盘踞了多久,无奈终携着青春时光的种种快乐和忧伤的故事,催来了夜色,催来了迷离,并使我的思绪在夜色里熠熠生辉。
昨晚结束了知青同学聚会,开车往回赶,十五里芙蓉路灯流车堵,依着昏黄的夜色,看长沙南北长街上两边数不清的酒店、夜总会和歌厅,无数的商铺的霓虹闪烁,如同风中一盏盏明灭的烟火,把长沙城市的夜晚打扮的向杜甫《秋兴》笔下的:“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不经意路过夜晚红尘的潮汐,心里猛然一阵震撼,继而又兴奋起来。真的,回城后几十年来的生活都是两点一线的工作和回家。好久没有夜间出来逛过城市的街道和马路了,今日开车之路过还不知道城市的夜景有如此的繁华漂亮,透过车窗瞧见的两边熙熙攘攘的人流和众多成双成对的情侣,构成了城市夜生活一种特具魅力的韵意是否,还能还原于我青春尚未冰封的香气?形成寂寞独自的美丽呢?
当尘埃淹没了记忆,这隐于夜色中的幸福,又有多少人能够参悟?此时,我不禁感慨;人生太短,短到来不及享受青春,就已经开始叹息夕阳晚景。心中不犹地涌出起宋朝诗人苏颂和文太尉第一无双绝句来:“未遂退休时望系,再烦居守主恩优,自缘齿德高群牧,须在山河最上流。”随即,转过身来对旁边的同学说:看来夜晚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些人了,它只是属于年轻人的!
我知道,终究,光阴是一场风雨的劫数,也是一程四季的命数,更是一个人一生的运数。尽管,退休后的我们锦书仍在,但青春洁白的段落却已是了然无踪,难以托付。因为,所有内心的狰狞都被昨夜车窗外那些耀眼斑驳的灯光忽闪忽闪地撕裂着。那些青春的梦境,梦里沧桑和苦涩的碎片纷纷攘攘撒落满地,像被翻开页码的书,浏览字字句句,宛如昨天发生的事,仿佛是看见渐瘦的时光正在走过年轮的转角,终究缝补成一帘幽梦。
现在,我们这代人的软肋,别人是看不懂、也猜不透,但我们自己却又舍不得、虽输得惨败、但还是放不下。站在人生的渡口,看尽岁月蹉跎,诉说着彼此的际遇,心疼着彼此受过的苦,总是让人流泪,让人受伤。
我曾在大山的深处生活了很久,常年踏着一双没有鞋沿边的球鞋,用葛藤束着衣袍,饥肠辘辘吃着无油的辣椒汤,肩扛着锄头和扦担在茅草坡上做着文学道路的梦想。可能这就是我与文学相遇的形式吧?有时候,我会不假思索地用不成熟的思维去考虑眼前的这一切,而并未真正洞彻这一举动的含义。
青春,多么神圣和激动人心的字眼儿!它使自己趋于美好,既能最大限度摆脱干扰、束缚和限制,踏上时代的步伐,还能满足自己的事业心、责任感,并想在时代的大潮中端出自己的灵魂来?
离开东山峰农场倏忽走过了半个世纪有些文字、有些人不会淹没在故纸堆里。再踏上这里,我恍惚嗅到了山上泥土的气息,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潮湿味道,看到远方来的云雾依稀变化的雾和苍凉的歌声让我仿佛看到在深重的苦难中寻求自由意志的平凡世界的平凡人。
这些,就像我们吃惊地听到了饱经沧桑老者的某些见解而大失所望,或者就像有些人天真的讴歌‘五、六十年代’而窃笑一样,因为,我也在自己的局限中生活。
五十年前,知青运动的盛世就如烟花,绽放就在一瞬,湮灭也只一瞬。因为知青运动并不代表一种先进的社会生产组织,本身就缺乏群众基础,它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无可奈何的作为一种补充、调节措施,靠当时的政治热情和理想主义以及各社会层次在政府强权干预下而成。知青运动在短暂的盛世后,连带着‘三个不满意’和绝食、卧轨、罢工一起,迅速的走向了解体与回城。那个混乱与苦难的因素又随着城市单位改制、下岗而再一次把他们推向社会的底层和贫困的边缘。这种青春梦境破碎的结构,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是在知青的一生中,产生了忍耐、坚毅、含着泪说笑的品质和性格。
记得那年,山凹里风卷落雪的冬天,就这样来了,农场冬天的篇章单调无趣,不忍卒读,我倚在茅草房门前望着灰白色天空在想:如果此刻可以有阳光做冬季最好的点缀,那也许还能唤起青春与犀利的风雪交锋,读出青涩在峻冷中那几许的暖意。然而,现实却只有扁担簸箕和锄头消磨了一切的热烈;那原始深山里背柴的踹气声呼啸了一腔的温柔;火塘中那一串一串的火焰冰封了炽热的理想;煤油灯下哼着情歌的那段初恋弥漫了一季的感动。
春天,我站在农场顶峰上,辽阔的山脉一望无边,举起双手,任风从耳边腋下吹过,看着故乡远方的地平线和慢慢坠落的夕阳,我的心会随着飘忽不定的云雾和满坡的茅草花絮涌出一阵阵乡愁。仿佛把我带入到没有目的坦途,尽情诠释出那这里原始的沧桑。我带着久违的决绝,带着萧瑟的铿锵。仿佛决心将一切冰冻存封,让广阔的山峰画地为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网联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2-1-18 18:37 , Processed in 0.14117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