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2|回复: 0

学农

[复制链接]
长沙知青 发表于 2019-9-26 11: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学学农
那个年代,因为没有文字的记载,也没有多少照片的保存,更没有摄像机的记录,在岁月的冲刷下,同学的印象就像几许朦胧的印记,一副退了色的陈年旧画,开始在我的思维里变得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在记忆的深处,甚至连同学的名字和模样也忘记得一干二净。那些小学同学的事就好像沉睡在岁月的瓦砾之中,默默地,不发出一丝声响。
走在了茫茫的人海中,伴随着流年而履履前行。当有一天,两鬓斑白的你走在路上偶尔遇见一个人,似曾相识却又老是想不起‘她或他’的名字时,仿佛是旧梦敲开了思维的帷幕。我蓦然回首,想起了他们一连串的名字;肖建华、冯湘宁、何建伟、向眀、何文秀、尹照眀、孔庆元、欧和平..
对如这些青涩久远的记忆,在心里把它翻出来进行回味和晾晒,万般滋味袭上心头,如同摇曳在月的黄昏芳香弥散,辛辣魅惑。
在那个春天还未走远的季节,风还是那么清透,雨依然无限绵柔,阳光穿过淡薄的云层洒到大地,静静地催发万物的生长。青涩的故事里讲述了一则小学学农的事。当时学校学农是适应一种政治气候,从小学五、六级至初中、高中每个学期都要去近郊或者更远的农村学农,少则一个星期,多则半个月,每天一斤粮票几毛钱是那个时代的伙食标准。
东岸公社隔长沙不远,有着当下中国山庄的典型面貌,村道横贯村庄,傍山而建的瓦房茅房参差起复,还有几间不大的小楼房,粉刷简陋,能看的出近些年新盖的,但依然难掩饰村落的破败荒颓,大部分时候,这坐小山村就像一副静态画,只有草木随风摇曳,沟渠里的流水声和不时的鸟鸣,使村子里格外寂静。正如散落在中国广袤山区的大小村庄一样。
我们班上住在到一个生产队上,男女同学按性别被分配在生产队的粮仓或农民家里,我们男同学住在生产队一个土砖稻草盖的粮仓里,大家在粮仓里找个地方铺上稻草,再铺上自己带的被褥,横七竖八的床铺就是劳作后歇息的窝,早餐的腐乳蔬菜汤,偶尔一点荤菜,那个年代每天一斤粮食的定量总是吃不饱,但也没有办法,我记得我们每天是摘棉花,拔棉花兜,做些零零碎碎的农杂活,第一次出远门幼小的年纪里总有些恋家,晚上躲在被褥里还偷偷的哭着鼻子。一次天气闷热,男同学就下到屋前的池塘里游泳捉鱼,不料此事被杨老师知道,下池塘的同学遭到严厉的批评,我没有下去窃喜躲过一劫。不知不觉我们的学农活动即结束,在回长的前一天晚上,班上与生产队组织举行了联谊晚会,在队部的禾场上,几盏马灯照亮了禾场上的土坪,围成几圈的同学和队部社员正兴致看着同学的表演,几首毛主席语录歌拉开了晚会的序幕,擅长文艺的冯湘宁拉起了他的二胡样板戏中的插曲,班长肖建华的独舞白毛女把晚会推向高潮,她阿娜多姿的舞姿‘北风吹’至今还深深印象在我脑海里。回城的那天晚上杨老师决定搞夜行军,从郊区回城我们几乎走了整整一个晚上,当天蒙蒙亮时,我们在东屯渡大桥睡了一觉,此刻,三五一群,四五一堆,大家基本都集合在此,这些不谙身世的同学们第一次感受到从所未有的人生经历,十一二岁就闯荡在黎明的清晨,挎着书包,背着飘着稻草芳香的被褥终如回到了家。
在目光流转的清澈里,那次学农经历却不是擦肩而过的故事,因为同学相逢,几世的苍凉寂寞,几世的痴迷等待,终于的换回了今生短暂的相聚,印着彼此,轻轻的,不敢呼吸,只怕一个转身,回眸的刹那,只一声轻唤,就荡起了心的涟漪,圈圈都影就错过今生,从小学同学走到中年,四十几年过去了,彼此都在演译着精彩.当我们儿孙绕膝时,想起过去的事,想起那些小学同学,不免将一丝丝念想,绽放成葱茏的模样,将一叠叠记忆,折叠成泛黄的纸张,青灯,墨香,谁在谁的深情中凝望?谁又在谁的指尖淡走苍凉?烟雨红尘,深信:花开不止一季,端坐在心的世界,于思念对望,小学同学你好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10:21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