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3|回复: 0

简历

[复制链接]
长沙知青 发表于 2019-9-26 09: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历19551230日晚,黄历,干支乙未年戊子月乙丑日,由于母爱的溢出。一个小生灵在已记不起的小巷里呱呱坠地,听说那夜寒风飕飕,雪下得很大。属羊,祸福倚伏?
襁褓之中,由保姆带,据说此保姆为铁匠之妻,性情倔强。后来我童年、少年的性格也有倔强之嫌,是否受其影响,不得而知?
牙牙学语后由姑妈带养,姑妈姑父无生育,父亲怜其亲情曾有将我过继之想法,后经母亲念及、执着,故搁浅其意。稍微懂事之时,童年已落户在浏城桥水絮塘宿舍三栋三楼五号,大约三、四岁,进了商业系统幼儿园。幼儿时段,活泼过度转为顽劣,在外色厉,幼儿园里有老大之范,强霸顽皮。在家内荏,曾畏惧警察叔叔,瞧见穿其制服者不肯前行去幼儿园,在家惧其父母,因调皮,多遭挨骂、常受皮肉之苦,还遭其哥姐嫌弃。甲子年后仍被老姐笑而说起。
因发育缓慢愚钝,八岁进入浏正街小学,六年小学、不显山显水,不显聪慧,倒是顽皮的习性极具特色,班上‘称霸’,老大风范依然犹存,在外野性膨胀,打架、捕鸟、捉蝉、斗蟋、爬树、养鸡鸭、养猫狗,其少年天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常逞英雄之气、打人或被人打者、身上多挂彩成为本人常态,真是‘藏不住秘密,也藏不住忧伤’,但喜欢阅读,常有仰望星空的梦想。一晃十四年。
初中二年,步入年少,身材依然矮小,颜值游离母本,呈现尴尬,没有可圈可点之处,出生在不见阳光的政治深渊里挣扎,卑微之中,像个被打入另册的黑五类,灵魂常常在夜色中颤抖。由于受高知家庭环境熏陶,似乎有些意志和底蕴,不由得经常抬头仰望,如是,爱学习、喜读书,思维逐渐活跃,思考也颇有几分见地,思想渐成,性格逐渐变得矜持。成熟已趋萌芽,迅速向懂事方向奔跑。
尔后,毕业成年,届满十六岁,家庭成分的羁绊依然发酵,一种政策的必由选项;上山下乡,广阔天地,渡尽劫波,历经磨难,努力救赎成分的原罪感。三年后,招工回城进纺织厂。本想施展拳脚,不料,人脉不畅,才不出众,貌不惊人,只能干着锅碗瓢盆的食堂炊烟之活。时代豪言壮语‘干一行,爱一行’,家训‘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随后白案、红案之技能掌握娴熟,并时常有创新之意,摆弄几桌酒席如取手中探囊之物,一手好厨艺做出的饭菜常常撩起家人、朋友的口福之享。幸好,思想不予沉沦,继而在书籍中搏击,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吾将上下而求索。浩瀚广阔之中思路豁然开朗,自信心重新拾起。
六年炊事工作,一晃,二十五岁,青春之心燃烧,情爱萌发,江边堤岸,再次见到她,美艳显清冷,而倨傲,月色凄寒。几次见面,其父母嫌弃我食堂炊事工作,脸面久久无灿烂之容。趁年轻色胆,登门拜访,房屋狭窄显拥挤,她站在书桌旁,搓手,不语。她父母脸色怫然不悦,我瞥见她家墙壁上的老挂钟,秒钟一点点向上爬,很慢,仿佛是时间。
六年情伤、河殇,一地鸡毛。八零年末,经高人指点,遇贵人,结束食堂工作,得愿所偿,居然也调进厂运输科,那个年代,技术工种仿佛是一种含金量很高的名片。一年在外汽修厂培训,十四年实践和管理工作,从钳工知识、烧焊、电工、白铁工等入手,技术日臻完善,居然也冠有师傅之名,带过几个徒弟,都是厂长、总工程师之子弟。至今整车修理数据依然耳熟能详。得意之情洋洋。
岁月蹉跎,三年后,二十八岁,青春荷尔蒙激素之命,我便成了王家的未来女婿,年中将完婚。她是同厂女工,官宦门第,我家为书香门第,我长他三岁,似是一桩好姻缘。
成亲在即,她调入科室转为干部,我在厂车队负责汽车维修管理,婚期如期举行。那是19845月,第二年,十月怀胎,产一女,立户初时,我说,‘女儿随爱人家姓’,王家切喜,即是安。王家有外孙女,从那时起,我就自认是王家的人。让她安心,让家安宁,是我毕生所愿。同年,入党、毕业于(汉语言文学)专业。
日子总是这样有时欢喜,有时忧伤,有时孤独有时热闹,看似岁岁无情,却也沧桑有痕。很想感谢自己的坚持,让生命在经历中日渐丰盈,深厚的积淀、加上不计代价的投入,闲来之时,常在格子上爬着喘气。心中意愿,文学功底,不想,水到渠成,也累积了几十万字的文稿和诗集。
回想,女儿四个月,嗷嗷待哺,我们即要上班、还需兼顾读书,岳父母帮衬,辞保姆,携外孙女过河在省政府大院内眷养,又等六年,待有朝一日,女儿已长大。看着读小学、升初中,考进重点高中,挤进大学门槛,读研,就业,进跨国公司,一路笙歌,其心花怒放。
河西二十年,1994年,岳父关系,卸掉了企业的工人身份又换上了公司职员的着装,职务、工作的替换,机关思维的流程深深镶嵌在我脑海里。   
初来乍到,本着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努力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凭借一己之能,管理着几十号人,迅速窜到中层管理干部,老总的称谓也豁然印在烫金的名片上。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历经磨砺,上厅堂下厨房之事,都能攮入怀中,其精明强干之势,无与伦比。
再回首,河东二十一年,社会骤变,单位酝嚷改革,如是人心惶惶。大之气候,无可奈何,容不得我挑战,但位卑未敢忘忧国。说到底,我不过还是平凡小人物。有时,真想欲盖弥彰。但唯一能做的,便是在波涛汹涌中随波逐流,没承想,凭借人格之力,没有掉进下岗之列,居然也混之退休至今,拿一份微薄工资聊以Z·W。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仓促的让人害怕,很多时候我们还没认真活过,想起,就要慢慢的老去了。  
                                           2016.1.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12:46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