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59|回复: 0

苦楝枝树一

[复制链接]
长沙知青 发表于 2019-9-26 08: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市繁华喧嚣的夜晚,退去了斑斓,客厅里拖沓的脚步声悄然入耳书房里沉寂,成为我常常思索的方式窗外,飘进一缕沁人心脾金桂暗香,心里就感觉轻轻地听到了季节深处的一种音符此时无语沉默的思绪就熨帖着岁月里泛黄的笺,在缺失的记忆里,散发着童年一样的牵念,连同途径心上的忧伤和薄凉,还有记载于往事扉页上的沧桑过往,都被一种悠远往事牵起了阵阵乡慰藉
蒙尘的心扉里踏着薄薄的清辉,有一种感动在心城飞翔,有一些文字在心头跳跃一字字占据了我的思绪。宿舍隔壁传染病医院围墙里一排排法国梧桐上一声清脆的鸟鸣,小耳朵里千万根神经立刻舒展开来,随着叽叽喳喳的叫声一起雀跃并与自己的灵魂相逢。在记忆的梗上,丛生着万千温柔无论岁月如何苍老,记忆仍然历久弥新。
真实的自己,都深藏儿时的韵脚于是我又努力在记忆中抚摩故的门环。商业厅宿舍的前坪里有两颗苦楝子树,一颗在西头靠近王娭毑窗户下,还有一颗隔近东边传染病医院的围墙与夏娭毑的前窗相望。空旷的坪里少了一些花草和树木,绿化是那个年代缺失的语言只有爱俏的肖伯妈门前尚还种有几束花草,倒是上海人熊伯妈门前的土堆花坛上还种植着几颗浅绿色的芭蕉树,由于叶片相对狭长,为长椭圆形,铺开面积较几颗芭蕉树挤叠在一起就形如一块小树林,仿佛还透着***带风光的韵味,几树绿叶便能使我见到童年旺盛的生命焕发出的勃勃生机,也看到阳光透过叶子间的缝隙,洒向商业厅宿舍坪前伙伴们聚集在一起的震撼感受这些植物点缀着童年的绿意。这都是十年前的感觉和被善待的温柔
童年的经历,不愿时光对其无情地篡改。用内心灵魂那些细微的万物相逢毕竟还是少了许多忧伤。天空慢慢变暖,春风娓娓讲述着儿时天真缠绵悱恻的絮语。宿舍坪前,两颗苦楝树枝非常伟岸,高约数丈,枝繁叶茂。从三楼往下看去春天的嫩芽向一把翠绿的雨伞圆润着我的眼帘;夏天的树荫能覆盖数平方米的阴凉,摇曳着斜阳曦晖的碎影,辉映着昔日里童年的嘻戏软语;到了秋天树上结成的长圆粒粒果实象极了能吃的酸枣子,但它有毒不可食用,因此,多少次那种果实累累的诱惑总是空眺着童年的遐想;只是到了冬天一片雪花启程时,枯枝落叶上还吊剩着空荡荡的几颗苦楝枝粒粒时,好像涤荡了整个童心的残缺如是就不再有面觑的笑颜那份思念依旧写满天空。
但却,现在回到故居时发现已然发生太大的变化。城市化和移民,剪短了无数人的记忆,他们是没有且不需要寻觅归途的人。
不想弄丢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于是,故居与儿时的故事总在脑细胞、神经元里开始积聚发酵。那些镌刻着年少许多荒唐、顽皮滑稽有趣的记忆留存仿佛是与苦楝子树绵长的回音。
苦楝为楝科落叶乔木植物,高10-20m。树皮暗褐色,纵裂,老枝紫色,有多数细小皮孔。生于旷野或路旁,常栽培于屋前房后。该植物在湿润的沃土上生长迅速,对土壤要求不严,在酸性土、中性土与石灰岩地区均能生长,是平原及低海拔丘陵区的良好造林树种,在村边路旁种植更为适宜。该种不仅是材用植物,亦是药用植物,其花、叶、果实、根皮均可入药,用根皮可驱蛔虫和钩虫,但有毒,用时要严遵医嘱,根皮粉调醋可治疥癣,用苦楝子做成油膏可治头癣。此外,果核仁油可供制润滑油和肥皂等。
辞别枝头我对苦楝枝树的了解远远没有像今天这样知情,总觉得,纵然是岁月素简,锦年黯然,甚至愚痴嗔恨,风月成烙痕。但年少轻狂时的绚烂,宿舍伙伴携手时相濡以沫的温情,那些年的美好还是徐徐地唤出它的故事来。
皎洁的月光倾泄在苦楝枝树影下,宿舍的小伙伴们玩着工兵捉强盗的游戏。规则可以几人或多人为准,工兵一人,强盗数人。以苦楝子树为起始点,把手搭在暗褐色,纵裂的树皮上喊一三开始跑游戏就正式开始如果被工兵捉住的强盗就等于把囚禁在苦楝枝树底下,被捉者就手拉手等着另外的强盗来搭救,直至强盗全部被捉完。在此游戏中,我曾聪明绝顶的想一个办法,等工兵去捉强盗时,趁树下无人,我象猴儿式的俏俏爬上苦楝枝树侯着,在浓密的树叶掩护下等被抓的人蛮多之后,他们手牵手的被捆成一排,我就就偷偷的跳下树乘其不备解救他们,然后一哄而跑散,工兵的希望变为落空强盗成为得胜者。于是,游戏重新开始。游戏中我发明创造的这一举措成为我最得意之作,仿佛聪明被发挥到极致,很久后还有回味之余。
坪前的两颗苦楝子树我们一般喜欢爬上东边这颗,它不挨着人家的窗户,坐在树干上还能承受几个小孩们的折腾,由此可见此树的敦厚和年数了。在稠密树叶的遮掩下,坐在树干中有种自由自在毫无拘束的放荡。围着苦楝子树几个小伙伴常常恶作剧式的趁无人时,解开裤带抽出小雀雀把尿扫射在树根上,名曰是浇肥,想苦楝子树会快速成长,是否有用不得而知?
一袭清寒,时光妖娆地去,又清纯无比地来,日月就有了时间夺不去的安详剪一段苦楝子树下的时光静逸洒落一世的尘埃,夏炎秋凉,那些最美的铭记往往是住在童年心房里的星星,我对它憧憬,更对它思恋,它载满了童年、少年一颗心载不下的童趣于是男孩们玩打旦旦、滚铁环、踢足球打弹弓;女孩们丢沙包、跳皮筋、老鹰抓小鸡、跳房子等各种游戏在折断记忆的风干残念中依然鲜活起来
旦旦又叫玻璃球,有白色的,更多是我们常见在跳子旗里面各种颜色的圆圆小玻璃球,蛮漂亮。我特别喜欢一种叫花嘎旦旦,玩时用拇指与食指夹着形成一个弹仓拇指作弹射,用力一弹,以碰中对方的旦旦为取胜。小者为好玩大者赌些物品如纸油板洋菩萨糖纸甚至还有冰棒棍子、胆大的敢玩钱,当然数额不大一分、二分钱。玩起了还难分伯仲,有时候为争胜负免不了争吵甚至动手打架。
儿时运动量大的就数踢足球了,场地依然以苦楝子树为中心,呼唤起七八上十个人就能组织一场球赛。球门的距离,以苦楝子树为一个点,另一方放一个石就形成了足球的球门,球门规矩大约合适为宜,守门员站在两点之间。按现在踢足球场地的规则来讲,应该是属于踢半场。每当赛后,汗津津的小伙伴们就围绕着苦楝子树休息闲聊。
众多的游戏在苦楝子树下构成了宿舍小伙伴时期的轻狂、绚烂,那是属于我们年龄段的生活轨迹,直至现在还不褪色。唯一缺陷的是宿舍周围少了许多树木和花草。在两棵苦楝子树的支撑中,我曾经幻想宿舍坪前屋后是一片广茂的树林和草丛,伙伴们在那里捉鸟捕蝉,听几声鸟,闻几处花香,想被一缕树林的温柔相待,与心灵的美好相遇,那便是最好的圆满。
我无法遏制被月光收拢的思绪断了年少时的旧痕,徘徊在空洞少绿的岁月,又想看那唯美的韵律,于是,我经常去外面寻找野生或者扯拔别人家种植的树木花卉,拿来种植宿舍的前坪里,还象小农艺师一样折些柳枝或其他能插活的树枝插在土里,居然也有些插活成树了。多年后,碗口粗的树干依然还能看到柳枝的飘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5 02:05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