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年年 那些岁月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4: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连部文书
      
     自从自己坚决要求到采石场山上一线干活,累计加起来,应该有一年多点时间。在山上除了放炮,其它的活都干过了。有一天,我正在将矿石往矿车里装的时候,有人通知我,叫我到连部去一趟。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路上都是胆战心惊,急匆匆到了连部,指导员找我谈的话,说让我到连部担任文书一职。当时听完指导员的话,我是又激动又担心。激动的是,总算可以脱离苦海,不要再干那累死累活的活了。害怕的是,自己虽是初中毕业,但实际文化相当于小学文化水平,能担起文书的这一职责吗?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硬着头皮干。到了连部,指导员交办的第一篇写作任务,就是连部工作总结。果不其然,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篇总结,起草写作花的时间并不多,写的内容加起来有将近20页纸,。可是当连首长在讨论我写的这篇总结时,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南方人的地方口语。事后,指导员找我谈话,叫我把稿子认真改一下,特别是那些不该有的口语都改掉。还算幸运,当我改了一稿后,总结就通过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大家的理论文化功底也许都还没有现在扎实,领导的要求也还没有现在那么高,所以让我幸运过关。不过自那次教训过后,我对自己写的各种材料,特别注意了口语的问题,每次连首长交办的任务也都能一次过关。直到一年后,我离开连部,连长、指导员对我的印象好像都还不错(自己吹捧一下)。
      

      杭州兵中,先后在连里当过文书的好像还有三人,他们是小朱、小闵、小戴、小谢等(不知道有没有漏掉的),他们个个都很优秀,也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入党介绍人
            
      如果说杭州像一幅画,那内蒙古就像一首诗。蓝天、白云、碧草、羊群……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就是在那里度过的。作为一名兵团战士,我为这块土地流过汗水,也流过泪水。如今,人已暮年,剩下的,就是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人老了,往往喜欢重温旧梦。我曾经的一个光荣梦想就是在那里实现的,那就是当年许多人都盼望加入的组织,能成为一名共 产 党 员。18岁那年我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组织安排了专人培养我。记得第一次讨论我的入党问题时,由于自己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被认定为入党动机还不纯,还需要考验,为此延长了考验期。
        
      我的入党介绍人,一位是连里指导员,姓林;另一位是女生排的排长,姓陆。记得他俩第一次找我谈话是在连部的办公室里。指导员脾气温顺,人挺好,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女排长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显得神情有点严肃,谈话的表情也很正经,但心很善良。我很感激这俩人对我的关心和培养。指导员先于我离开了连队,听说转业回到了老家。女排长离开兵团后,听说因病已离世。作为我的入党介绍人,他俩的名字我终身难忘,永远都会铭记在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 十二)学开车
        
      说起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学开车,不是在杭州,也不是在驾校,而是在兵团、在八连。
        

      在兵团时,闲来无事,我经常喜欢往驾驶班跑,一来二往,慢慢地就熟悉了驾驶班的每一个人。驾驶班班长是个山东人,姓李,一双不大的眼睛,笑起来更是眯成了一条缝。都说山东人性格直爽,没错,李班长就是那样的直性子人。
      

      我这个人平时不大爱说话,也不爱张扬,估计也不会若是生非吧。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一天,李班长突然对我说:“小陈,我带你学开车去”。我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就大着胆地说:“行”!当时年轻气盛,头脑简单,啥也没想,就跟着李班长学开车去了。
      

      李班长把车开到连里操场的边上停下,车也没熄火,就让我坐进驾驶室,简单地和我讲了刹车、油门、档位的原理后,就让我驾车开跑了。只见他双脚站在车门外的踏板上,双手拉住车门,就跟着我一起驾车沿着操场周围跑,开到危险处,他还松开一只手帮我把住方向盘,只用另一只手拉住车门。就这样我有了人生的第一次驾车的经历。现在想起此事也会后怕,万一出点事情,不但我会接受处分,更要担责的肯定是李班长了。但那时,谁也不会去想那么多。这也许就是那时纯朴的战友情吧。
      

      听说李班长前几年曾经来过杭州,身体也比过去发福了,可惜我错过了那次机会,没有见到他。盼望他下次来杭州时,我能有机会见到这位眯着小眼的李班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我遇见 的“贵”人
      
      都说人活着要懂得感恩、知恩、报恩,所以我至今都清楚的记得她们给予我的帮助。
        

      炊事班的活说累也累,但比起山上的战友们那战天斗地的干,那算是轻松了。一天下班回到宿舍,正准备躺在床上休息,忽然觉得今天的床怎么变软变暖了,仔细一瞧,床上多了一条崭新的毛毯,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同宿舍的战友告诉我,那是副班长老头给你铺上的(副班长老头是呼市人,因为喜欢打篮球,而且投篮准,大家都叫她老投,时间长了,就改叫成老头了)。我蹑手蹑脚来到女生宿舍门口,犹豫了好半天才敲响了女生宿舍的门。副班长老头生来就是个直性子,看见我站在门口,立马说到,是我送给你的,我看你床上铺的褥子和盖的被子都那么薄,就帮你上市区买了一条毛毯,这样多少可以抵挡些寒冷。顿时我的心在激烈的跳动,我的脸通红通红,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楞了好长时间才说了”谢谢”两个字。
      

      这是我第一次得到别人的真诚关心和帮助,可那时的我,是无能力来偿还这笔人情债的。我知道,那是战友花了两个月的生活补贴给我买的毛毯啊。从此我心里就认下了这位无私帮助我的贵人为大姐,多年来,我也一直这样称呼她的。
      

       几十年来,我一直以大姐为榜样,心里暗暗发誓,在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多做乐于助人的事。
      

       一生中遇见的第二位贵人她是我的同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那个贵人是她
      
      兵团的人啊,取绰号真是一流一流,有些绰号我至今都不得其解。什么五毛、妖怪、管家、大帅、二毛、三毛、匹克,甚至还有叫“反革命”的……。我说的贵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记得有一年她和匹克去了我家看我,不巧的是我去了外地,未能见到。可我家那个穷劲儿估计是肯定一目了然了。那时我的两个哥哥分别住着13和17平米两个房间,母亲住在临时搭建的一间大约只有六平米的陋室里,厨房是四户人家共用的。可我的战友不但没有嫌弃出生在这么个贫穷家庭的我,而是伸出了援助之手,助我一臂之力。
      

      那一年我探亲的时候,她主动找到了我,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沓全国粮票给了我,还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说:“够了够了”,哪怕再穷,也不能花战友的钱啊。你可知道,那时我们一个月的津贴才5元钱(第二年津贴6元,往后每年增加一元),一年也才60元。我离开兵团时也才涨到8元啊。钱是没要,粮票却收下了。这些全国粮票后来得知,有的家人变卖换了钱,有的买了米,可帮了我家一个大忙啊。
      

      这个情我一直记在心上,但却不知道如何来还她,来报答。
      

      感谢在兵团时所有帮助过我的战友,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那个贵人是她
      
      兵团的人啊,取绰号真是一流一流,有些绰号我至今都不得其解。什么五毛、妖怪、管家、大帅、二毛、三毛、匹克,甚至还有叫“反革命”的……。我说的贵人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记得有一年她和匹克去了我家看我,不巧的是我去了外地,未能见到。可我家那个穷劲儿估计是肯定一目了然了。那时我的两个哥哥分别住着13和17平米两个房间,母亲住在临时搭建的一间大约只有六平米的陋室里,厨房是四户人家共用的。可我的战友不但没有嫌弃出生在这么个贫穷家庭的我,而是伸出了援助之手,助我一臂之力。
      

      那一年我探亲的时候,她主动找到了我,把早就准备好的一沓全国粮票给了我,还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说:“够了够了”,哪怕再穷,也不能花战友的钱啊。你可知道,那时我们一个月的津贴才5元钱(第二年津贴6元,往后每年增加一元),一年也才60元。我离开兵团时也才涨到8元啊。钱是没要,粮票却收下了。这些全国粮票后来得知,有的家人变卖换了钱,有的买了米,可帮了我家一个大忙啊。
      

      这个情我一直记在心上,但却不知道如何来还她,来报答。
      

      感谢在兵团时所有帮助过我的战友,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一条熟悉又陌生的河
      
      在兵团那会儿,昆都仑河是一条季节性河。平时,河床裸露着大小不等的石堆和沙土,偶尔下雨,才能见到一股流淌不清的河水。但只要雨一停,河水瞬间又渗入沙石中,不见了踪影。
        

      在兵团的六年,我们凡是要从连队到市区,都要经过那条河。今年,我和战友重返旧地,当我再次见到昆都仑河时,眼前的情景让我彻底推翻了当年的印象。
      

      如今的昆都仑河,河水清澈见底,远处望去,几个玩皮的小孩在河中戏水。河两岸绿树成荫,柳枝被风吹的不停地摇摆,这情这景真是美极了。昆都仑河,你真的变样了,你变得漂亮了,你像亭亭玉立的少女,你像英俊潇洒的小伙,让人百看不厌,久久不愿离去。
        

      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是不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难道这就是我曾经熟悉的昆都仑河吗?它让我觉得如此的陌生……
      

      事后得知,这些年来当地政府为了改善环境,花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投入,来努力改变这条昔日的荒河、废河。如今终于见到了成效。
      

      昆都仑河,你让我对你变得如此的陌生和惊叹。希望这样的陌生和惊叹能越多越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手抓羊肉
      
      说实话,在兵团的那些年,我是从未品尝过这道内蒙的特色菜肴……手抓羊肉。每月几元钱的津贴,除去买些洗漱用品和书籍外,已经所剩无几了。当时的连部食堂,每月一斤半肉品的限量供应,也无法用来烹饪这道特色菜。因此,在当时,只能是饱饱耳福,连饱眼福的机会都没有。
        

      离开兵团那些年,只要是战友相聚,大家都会时不时地聊起手抓羊肉这道内蒙特色菜。2016年,当我离开兵团40年后重回包头,昔日的战友让我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这道内蒙特色菜。
      

      “大管家”是我在八连时的战友,他是地道的包头人,待人非常热情,近些年,只要战友回故地重游,都是他一批又一批接待,无半点怨言。在我和战友到达包头的前几天,他特意托人买了一只又大又好的羊后腿,放在冰箱的冷藏室里,只等我们的前往。当我们到达包头的那天上午,他已早早地炖好了一大锅手抓羊肉,桌上摆满了凉拌菜和两大盘内蒙的莜面,一只大铝锅里奶茶还冒着一丝丝热气,满屋飘满了奶茶的香味。这天,“大管家”为我们彻底满足了“三饱”,不但饱了眼福、耳福,更是饱了口福。心底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有默默地记住这份战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手抓羊肉
      
      说实话,在兵团的那些年,我是从未品尝过这道内蒙的特色菜肴……手抓羊肉。每月几元钱的津贴,除去买些洗漱用品和书籍外,已经所剩无几了。当时的连部食堂,每月一斤半肉品的限量供应,也无法用来烹饪这道特色菜。因此,在当时,只能是饱饱耳福,连饱眼福的机会都没有。
        

      离开兵团那些年,只要是战友相聚,大家都会时不时地聊起手抓羊肉这道内蒙特色菜。2016年,当我离开兵团40年后重回包头,昔日的战友让我如愿以偿地品尝到了这道内蒙特色菜。
      

      “大管家”是我在八连时的战友,他是地道的包头人,待人非常热情,近些年,只要战友回故地重游,都是他一批又一批接待,无半点怨言。在我和战友到达包头的前几天,他特意托人买了一只又大又好的羊后腿,放在冰箱的冷藏室里,只等我们的前往。当我们到达包头的那天上午,他已早早地炖好了一大锅手抓羊肉,桌上摆满了凉拌菜和两大盘内蒙的莜面,一只大铝锅里奶茶还冒着一丝丝热气,满屋飘满了奶茶的香味。这天,“大管家”为我们彻底满足了“三饱”,不但饱了眼福、耳福,更是饱了口福。心底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有默默地记住这份战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6-11-25 15: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袋儿户口
      
      不知何时起,兵团里刮起了一阵回城风,一纸三级证明或一张医疗证明,就可以办理回家的一切手续。这阵风依稀记得是北京知青带的头,慢慢延伸到天津、青岛知青,杭州知青也随即跟上,纷纷参与到这场返城大潮中。我就是那场返城风中受益者,同时也是个受害者。
        

      1975年底还是1976年初,已记不太清楚了。母亲为了我能回城,想尽了一切办法,托人找关系,一心想让我这个穷小子早点回家。由于母亲没有正式工作,无抵职资格,因此只能从打医疗证明这“华山一条路”去想办法了。还算幸运,那时的管理没有现在规范,经过一次次托人找关系,这张证明总算办出来了,并迅速用挂号信寄给了我。母亲没有和我说托关系花了多少钱,我知道,那时哪怕要我家出100元钱来送礼,那都是天文数字啊。可伶的母亲,为了她的儿子她舍得花这个钱,可接下来的苦日子只有她来承受……
      

       办理回家手续倒也爽快,花不了多少时间就批准同意了(事后得知,当地政府巴不得我们早些走,这样他们的子女可以抵用我们的名额招工进来,因为那时找工作太难了)。
        

      拿到批准回家通知,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有多开心啦。可接下来的严酷事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在杭州户口无法落实,于是我就成了袋儿户口,这一等就是三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09:45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