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甘伟宝1 游景思古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谒徐渭墓随笔
     为工作所牵,整日头昏脑涨。昨稍得空暇,“忙中偷得半日闲”,坐上公交车,直奔位于兰亭镇的里木栅村,谒明代大书画家徐渭墓。
      徐渭墓在距“印山越国王陵”西北首约三、四百米的姜婆山。从“印山越国王陵”西侧下来,有一条小路直通。
    墓园门楼上的“徐渭墓园”四字,为我省书法家鲍贤伦先生所书。进入墓园,松树环绕,宁静简朴;墓碑为沙孟海老先生的遗墨。园内辟有一间“徐渭纪念室”,纪念室匾额是我堂兄稼泥先生所题; 门口“一腔肝胆忧天下,满腹经伦纬古今。”系西泠印社社员郭子美先生手迹。
    纪念室内字画均是仿品,无真迹。
    想想也是:徐渭乃明代大书画家,纪念室内若有真迹遗存,这个小小的墓园还能太平?……
    徐渭,字文长。在我们绍兴民间可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记得小时候我们这些小孩子总喜欢缠着大人们讲徐文长的故事。
    如让卖菜老农“吃粪”、“都来看”、“竖蜻蜓”、捉弄进香的老太太“尿裤裆”等等笑话,能让我们这些孩子们笑得满地打滚、直喊“肚子痛”……
    长大了才知道这些都是当时一些与徐文长合不来的人编造出来的。徐文长在我们这些孩子们的心目中,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真实的徐渭(文长)是明代一位才情卓异的文学家、诗人、书画家。由于生性狂放,不为当时的官僚所喜欢而命途多舛、落魄潦倒,在贫病中终其一生。
    但他独特建树、高超脱俗的书画艺术,并不因他的去世而湮灭;在中国文化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木栅千古悲英才,姜婆万代留诗魂。
    徐渭——中国文化人心中的骄傲和永远的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舍子桥
   绍兴是“水乡”、亦是“桥乡”,城内外河道纵横交错,形形式式的石桥坐落其间,把各条大大小小的河流连接起来,形成极富特色的河网。
   绍兴究竟有多少座桥?一时还真难以准确统计。
   关于绍兴的桥,过去民间有一个传说:唐朝一个大将来到绍兴,一天,观绍兴山水形胜,隐隐有王者之气。这位大将担心:一旦绍兴出“天子”,岂不会与其皇帝哥哥争天下?于是这位大将便下令在河道上筑起一座座石桥。意在斩断“龙脉”……
   这只是传说而已!古今人们造桥当然为的是生活、行人方便。
   现在绍兴城区内最有名的古桥,当数建于晋代的“题扇桥”,和宋代的“八字桥”了。外地游客来绍兴,大多都要到这两座古桥去看看,留个影。却疏忽了还有一个去处——“舍子桥”。
  “舍子桥”在市区塔山(东面)脚下、解放路上,横跨“府河”;稍往南,便是当年越王勾践投醪之处。
   这座“舍子桥”有一个催人泪崩的故事,相传:南宋初,金兵攻陷绍兴。一民妇携子、怀抱幼侄逃难,走到塔山脚下,金兵追至。该民妇想起其叔临死时托孤之嘱,毅然舍亲子于桥傍,抱幼侄急奔。妇人的义行感动了金兵,遂勒马垂刀,三人终获生还。
   此后,其事在乡里传诵。感念妇人大义,这座石桥改名为“舍子桥”,以示表彰。
   该桥几百年来屡有修缮,但桥名始终不改。即或“文革”期间,多有什么“红旗路”、“反修桥”等等名称,“舍子桥”,依然是“舍子桥”。足见此桥为人心所重!
   现在的“舍子桥”上部已是现代,下部仍然旧时的石砌拱型。此桥非彼桥,但遗址却是真实的!
相比绍兴其它古桥的传说,“舍子桥”的故事更为感人,令人遐思、肃然起敬……
                                                            2014-11-15草于塔山清凉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访徐锡麟故居
      绍兴东浦镇上,东南首有一条老街,粉墙黛瓦错落,石板小路纵横;河流蜿蜒,几座古老、造型各异的石桥把南北两岸连接起来。东浦老街,极具江南水乡民居特色。
     从徐锡麟纪念广场的铜像往右侧走,过洞桥,(大川桥)朝北沿着一条窄窄的小巷到底,再往东拐就到了孙家楼。
     我国辛亥革命时期的民主斗士、“光复会”领袖之一的徐锡麟故居就坐落在此。
     故居坐北朝南,是一幢两层三井的中式建筑。黑漆台门,镂格花窗;东、西两侧厢房,布局完整,保存完好。据介绍:故居是徐锡麟祖父所建。1997年被列为省文保单位,2006年升格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走进故居,前厅正上方悬一匾额:“徐锡麟故居”几个大字,是民革中央已故领导人王昆仑生前所题写。故居内陈列多是一些文字、画作、图片之类,并无真实、有价值的纪念实物。
客厅、卧室等房间里摆设的一些旧家具,以我眼光看:也不象原物。倒是中厅一副孙中山先生挽徐锡麟的对联,引起我驻足。虽非孙中山先生亲书墨宝,但文字令人动容:“丹心一点祭余肉,白骨三年死后香。”
       1893年,孙中山先生号召:“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以来,一大批热血志士群起响应,并为之奋斗不息。徐锡麟就是其中最为坚定的斗士之一。
      徐锡麟,1873年出生于当时东浦镇里一个殷实、富足的家庭。
父亲曾中过举人,在乡里有上百亩水田;在绍兴城内开有一家绸庄。
青年时的徐锡麟忧国忧民,胸怀大志;与陶成章、龚宝铨共同创办绍兴“大通师范学堂”。这可不是普通的“学堂”!而是当时革命党人在国内秘密建立起来的第一所培养会党骨干的学校,也是“光复会”在国内的大本营。
      徐锡麟为推翻满清政府,曾东渡日本学习军事。回国后被委派到安徽陆军小学、巡警学堂任职。在此期间,徐锡麟多方奔走,联络革命党人;购买****,制订起义方案,部署作战计划。
190776日上午,“光复会”在安徽巡警学堂首届毕业典礼上举事,“光复会”的陈伯平向前来出席典礼的安徽巡抚恩铭投掷炸弹,但炸弹没有炸响。徐锡麟、陈伯平、马宗汉三人随即拔出手枪向恩铭射击……巡抚恩铭终因伤重不治。因起义计划不周,加之未掌握关键重武器的使用技术等等原因,几个小时后,起义很快被赶来的官兵镇压下去了。
      自春秋以来,历朝历代暗杀、谋刺之风不绝,但徐锡麟刺杀恩铭之举,确也是惊世骇俗!据记载:徐锡麟是恩铭门生,恩铭于徐锡麟有提携、知遇之恩。徐锡麟的行为在当时大多数人的眼里,是有悖于传统的“忠”、“孝”道德的,是一种“忘恩负义”、“灭师”的罪恶!一时谈徐切齿、群情愤恨。徐锡麟死状极惨,据说:徐锡麟临刑时,身上的两颗“鹌鹑蛋”,被硬生生砸烂。当然,这只是传说,谁也没有亲眼所见。但剖胸取心,被恩铭的亲兵炒熟分食,却是见于史料文字记载的。
      安庆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徐锡麟为推翻腐朽、封建的满清统治所作的努力,从站在社会进步、历史的角度上看,是应该肯定的;三年后武昌首义成功。徐锡麟在中华民族的光复史上留下的悲壮一页,值得纪念!

                                                                                          
                                                                                2014-11-28午后参观故居感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访“英台故里”——祝府
     从上虞汽车东站坐“202”班车,到梁湖镇祝家村。公交车站下来,朝北沿着一条小路行至数百米,来到一开阔平地,一座仿古建筑——祝府,坐落其间;三面青山连绵,形成环绕之势。
     我国古代四大民间爱情故事之一:《梁山伯与祝英台》中的祝英台,相传就出生在这里。
走进祝府,里面亭台、楼阁,戏台、连廊,小桥、流水,假山、置石,点缀着一丛丛绿树、修竹……
     整座建筑,粉墙黛瓦,朱漆门窗;古朴、清幽。
     其设计、营造,应该说是符合祝府士族之家规格的。
上下两层一间间室内,陈列着古时上虞民俗、生活的场景;尤其人物蜡像造型,更是栩栩如生。徜徉其间,仿佛置身在一千四百多年前的晋朝时代……
    “梁祝”是一个古代凄美、哀惋的爱情故事。传说:东晋时期,上虞祝家庄祝员外的女儿祝英台女扮男装去杭州求学,途中遇会稽(今绍兴)书生梁山伯,两人一见如故,便在草桥结拜为弟兄。三年同窗,梁、祝二人情深意笃。
      祝老员外思女心切,来信催英台回去。梁、祝二人分手依依。英台爱着山伯,十八里相送途中,多次借物暗示心迹;但梁山伯这个“呆头鹅”始终不解其意。
英台只好托称家有一“九妹”,品貌与其相似,愿替山伯作媒。要山伯尽早来祝家庄相亲。
      山伯因家中贫穷,一时未能如约相至。
待后来山伯去祝府求婚时,英台已迫于父命许配给鄞县太守之子马文才了。
      梁、祝二人楼台相会,此时英台已是“千言万语口难开”……只得苦劝三杯,泪眼相向,最后两人凄然而别!
      山伯回去后抑郁成疾,不久亡故。
      英台闻知山伯噩耗,悲痛欲绝;在出嫁马家的路上,绕道去山伯的墓前祭拜,撞柳树自尽。
      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脍炙人口,千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我国许多地方都有“梁祝”故事版本。宁波、江苏、安徽、山东、河南、山西,乃至西北的甘肃都有关于“梁祝”的传说,由此也衍生出不少“遗存”……
      据记载:目前全国“梁祝”的“古迹”就有十七处,其中包括读书处六处,墓十个,庙一座。
      但“砖家”也出来拍砖了:“梁祝古迹是受传说影响后形成的,不能反证其源头!”
而本地的“学者”则力挺!据他们“考证”:“梁祝”故事产生于上虞祝家村的可能性“占百分之八十……”且有凭有据,言之凿凿!
     “梁祝“故事具体发生在哪里?我个人认为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故事被人们所津津乐道,历千年不衰;“梁祝”故事是反映古代民间青年男女对封建包办婚姻的抗争,对自主爱情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这才是故事撼动人心的意义所在!
      其他地方的“梁祝古迹”我没有去过,上虞“英台故里”这次有幸一游。作为旅游景点,“英台故里”目前配套设施仍不完善,如“祝府”门前的停车场至今还是碎石铺筑;五十元的门票也略显贵了一些。
对外宣传上似乎力度也不够,这次去参观,“祝府”内只有寥寥七、八位本地的老人和相邻寺院的几个“和尚”,没有看到一个外地游客。
      “梁祝”爱情故事,现在大概没有多少年青人记得了!
      “英台故里”这篇文章,上虞市政府现在已开了头,就应该把她写好,功夫做足。毕竟“英台故里”在上虞、甚至我们浙江也才只有一个啊!建设需要资金,市财政是否可适当拔一点,旅游、文管部门的领导再到企业、个私老板那里“托钵”去募化一些;这资金应该不是什么“瓶颈”吧?
       当然,不要忘了给那些捐助者们勒石刻碑,彰显其出资相助之功德!我想:响应者肯定会有的。
       宣传方面,适时举办一些有关“梁祝”的戏曲、音乐会、专题讲座等等,重新让“梁祝”的故事深入人心。
       实话实说:现在还有多少年青人知道我国古代四大民间爱情故事?极大多数人只晓得西方的“情人节”。
这怪不得年青人,问题出在我们的教育、媒体,总是引导媚外,而逐渐忘却了祖宗的文化……
       我们民族几千年来,自有含蓄、深沉、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漫长的文化史上产生过多少动人、刻骨铭心的千古绝唱!
       在“英台故里”,寻寻觅觅,可怎么也找不到越剧唱词中的那条“玉水河”,总觉得有些遗憾。回程途中刚出祝家村,车窗外忽然闪过一条水光,心里一动:这可是那条河?便问邻座老者。老人微微叹息:“玉水河,早成溪沟了……”
      是呵,千年沧桑,自然变迁,一切都在改变!但我想信:人们心中对“梁祝”那种真挚感情的敬仰,是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消失、泯灭的!
                                             草于2014-1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旺村随笔

   前两天因一些私事去了一趟富盛镇,事毕,顺便到上旺村去看了看。
   上旺村位于富盛镇西北部,走着去也就是大约半个钟头的路程。久住城区,偶到乡间,步行是最好的选择。走在去上旺的路上,沿途山峰雄奇挺秀;放眼望去到处是竹林、绿树;那种清新的空气是城市里绝对呼吸不到的。有个统计:这里的森林覆盖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五。在这样的地方行走,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上旺,现在的年青人或许对其有些陌生了,而我们这些经历过“农业学大 寨”、“战天斗地”的知青来说,大多是记忆犹新的。
   上旺,这个曾被誉为“江南大 寨”小山村的名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我们浙江是何等响亮!那时的上旺,在村支书王金友带领下,“八把山锄创大业”,开山造田,兴修水利;广植毛竹、茶树;硬是把一个昔日贫穷、落后的山村建设成为一个欣欣向荣、富强的新农村。
   不象当时社会上流行的通病——虚假浮夸,上旺村的发展是实实在在摆着的。那时的上旺村究竟富强到什么程度?给社员带来什么实际利益和好处呢?举一个例:上旺村在一九六八年开始,由村里出资络续盖起了二十四幢二层楼房,二百间放农具、杂物的平屋。到一九七八年,村里社员全部住进了有电灯、广播、自来水的新楼房。
   “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在那时的上旺村确确实实得到了具体体现!
   这次我走在上旺青石铺砌的村道上,特意对这一排排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细细观察,竟没有发现一处走形、破损,足见当时建筑施工质量之好,令人感慨……
   上旺“艰苦创业”的精神,所取得的成绩,曾让当时全国农业方面的“老大”陈 永贵赞叹不已:“山上是银行,平川是粮仓,青山绿水好地方……”当时的中央一些负责同志对上旺这个先进典型也十分重视,曾来上旺考察工作。全国各地乃至国际友人纷纷慕名前来参观学习。据记载:曾有八十六个国家的外宾来过上旺考察。
   上旺的掌门人王金友也因此风云一时。王金友后来担任过绍兴县委书记,浙江省委常委,一届中央候补委员。
   一个时代结束了。上旺村和王金友从此也在人们的视线中逐渐淡出……
   过去那种踏踏实实、艰苦创业的精神,在今天似乎显得有些“过时”,而今社会更热衷于彩票和炒股……
   然而,上旺村的村民们并没有忘记老书记,他们仍感念老书记过去为村里所作的贡献;感念老书记为他们创造的——实实惠惠的福利和昔日的荣耀!至今村里“上旺精神陈列室”内,依然陈列着王金友的事迹。
   照片上的王金友慈眉善目,精神矍铄。
   这是一个有魅力、得人心的老人!
   “艰苦奋斗”是一种精神,也是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不管今后社会如何发展,我始终认为:这种精神和美德应该传承而不是摈弃!
   从这个意义上讲,王金友老人值得尊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席氏厅”

    上星期,我去朱家角住了几天。老妈居住的地方,活脱脱老电影《七十二家房客》埸景的再现。可老妈却说:这里过去可是有钱人家的聚居区。原先弄堂口有两道铁门的,设有门岗;弄堂里还有荷花池、小花园的。
    我将信将疑,便在弄堂内寻寻觅觅起来,希望能找出老妈所说旧时的一些痕迹。
    着实让人惊异:就在老妈居所东首不到十米,西侧的一条小弄堂里,竟深藏着一座明代嘉靖年间礼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中央宣传、外交部长)席永培的宅第遗址,当地人习惯称之为“席氏厅”。
    可惜的是:这座建于四百年前的“席氏故居”,而今已破败不堪、残缺不全;仅存前井、仪门、头厅、中井了。前井两侧为民居所围,朝北一侧残存;墙面均是大方青砖砌筑,约略可见当时建筑之气派。仪门正面上方原来是有字的,“文革”时全部凿除;两扇门之间被一根不知什么电器的插座线胡乱缠绕着。
    推门进去,门两侧有一对圆型石墩,石墩上刻有麒麟;这在一般古建筑中是不多见的。令人赞叹的是:仪门上方精美的砖雕,飞禽花草,均栩栩如生!
    正厅内空空荡荡,梁、柱油漆早已剥落,露出原色,且多已糟朽,门窗俱失……
    计划经济年代,这“席氏厅”被充作“东湖街”区域一带居民粮油供应站。当年在墙上用粉笔书写的粮油零售价格,至今仍清晰可见,几十年了,倒也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中井则更是凄凉,断垣残壁、杂草丛生……在此,我也只好一笔带过了。
    资料记载:席永培这位尚书大人,原籍江苏洞庭东山。告老回乡后,为避乱迁至朱家角的。席氏一脉,人才辈出,是从前朱家角有影响的望族。近代,后人多散居于海外……
     2001年,“席氏故居”被列为青浦区文物保护单位。但直到今天,也只是仅仅立了一块碑而已。没有见到什么具体“保护”的措施。
    青浦区经济发展不错,朱家角更是上海知名的旅游景区。象“席氏故居”这样难得的明代遗存,实在应该重视,加以抢救、保护、修缮。
    人文古迹,远胜于人造景点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梅山

     梅山,位于绍兴市区城北,解放路侧。
说是山。其实不过是一孤丘;高不足七十米,纵横面积也只有十六、七公顷而已。
     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梅山因汉代名士梅福曾隐居此山而享其名、誉冠越州。
     梅福,字子真,江西人。官至南昌尉,是一位清官。时王莽专政,梅福去官,隐居梅山,(当时称巫山,后人为纪念梅福,遂将巫山改为梅山。)
     还有一个传说:越王翳让位,曾遁入梅山一山洞中。后被越人烟熏而出。此山洞后世称为“金牛洞”,可惜被后人开山取石所毁。
     梅山尽管不过盈尺,倒也得造化之功:一峰耸峙,两丘相接,三面环水;山中林木茂盛,百年古庙隐在其中。漫步山径小道,耳闻鸟语虫鸣,令人顿生置身于世外桃源之感……
     梅山从前还有另一“盛名”:解放初期,这个形似孤丘的小山,一时竟出没数千人的“谈坤部队”,也称“梅山部队”。当时政府称其为“土匪”。所谓“匪”,其实是“国军”的一支残部。
     一则G·M·D大势已去,二来弹凡之地的梅山确也无险可守;很快,这支部队被悉数剿灭;司令谈坤也被新生的政权所镇压。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陪长辈去看望他的一位朋友。
被看望的这位老人身材瘦削,然目光如炬,充满睿智,谈吐十分儒雅;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回家的路上,出于好奇,我问起这位老人的来历,长辈告诉我:“老人是谈坤的参谋长,刚从青海回来……”
     说真的,那时我幼稚的思维里,土匪就是一些红胡子、绿眉毛,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人。这位有着高级知识分子气质、风度的老人,彻底颠覆了我一贯被灌输、教育形成的固有认识。情不自禁想起一句老话来——成王败寇啊!
     或许因谈坤曾“占山为匪”的原因,梅山,这座有着千年人文的胜地历来不被当时的政府所重视。几十年来,梅山是被当作坟山使用的。那时候,山上孤坟、荒冢,层层叠叠;被盗掘、抛撒的白骨随处可见,一片苍凉凄然……
     改革开放以来,梅山逐渐引起政府重视,历年加以投资;而今已建设、改造成为“镜湖湿地公园”。今天上午,我顺便去了一趟梅山,看到景区仍在分期建设中。相信景区很快会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人们面前。梅山——是绍兴老百姓一处休闲、玩赏的好去处!
       2015-2-3上午草于梅山“梅仙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一”去了趟诸葛山
       放假前一天,办公室的同事问我:“老甘,三天休息,不到外面去走走?”
      “五一”期间,家里有事,不便远行。可我是个脚底发痒的人,趁现在天气还不太热,是应该出去看看。去哪里呢?绍兴周边一些熟悉的景点都跑遍了,一时还真想不出新的,好玩的去处。
       于是,同事向我推荐:“富盛的诸葛山不错的,有没有去过?”
富盛,我还真是熟悉!过去在小舜江引水工程施工时,经常去的。但对诸葛山却从未留意,既然同事推荐,想必总有些看点。
      “五一”清早,电话联系,叫上表弟,雇了一辆出租车,兴冲冲,直奔诸葛山……
诸葛山位于富盛镇绍兴与上虞交界一个叫后倪村的地方,(后倪村现因景区开发更名为诸葛村)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这座诸葛山据说是有些来历的。一说:三国时,诸葛亮的兄长,东吴谋士诸葛瑾曾来到此山,在山上与友人煮茶论诗;二:相传东晋年间,道士葛洪和其堂爷爷葛玄曾在山上隐居、修炼。
       山因此而得名!
矗立在景区正门那座汉白玉雕像就是葛洪道士。
       现今山上仍遗有葛道士当年的“屋舍基”、“丹井”,是否真迹?无从查考。一千多年前,葛道士炼成仙丹,早已飞升而去……
      种种传说,我以为:无非是后人牵强附会而已。
      真也好,假也罢,为开拓当地旅游业,发展经济之目的,富成镇政府所下的功夫,还是应该肯定的!
目前景区已初具规模,停车场很宽畅;石质山门,给这座略有些神秘色彩的诸葛山增添了几分庄严;四周群峰雄峙,山中竹林蔽日; 因晴日,虽看不到云雾缭绕的景象,但毫无污染的空气,偶而山风吹来,竹枝摇动; 蜿蜒山路傍,溪流潺潺而下……令人心旷神怡!
      沿着山傍小道拾级而上,初时心平气匀;翻过数个山头行至半山腰时,已浑身热汗淋漓,渐渐体力不支了。表弟在一傍直呼:“歇歇!”、“歇歇!”……
      表弟小我几岁,平时终日“陷”在画室,缺少运动,耐力还没有我好。但我克服“艰难困苦”的意志也不坚,见表弟瘫坐在石级上,仰望前面还有一半山路的主峰,两腿也就软了,只好望山兴叹,半途折返。
      下山道上,面对络绎前来,——那些气喘嘘嘘的人群,心中不免闪过一丝愧赧,但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平衡的“理由”:锻炼嘛,也要循序渐进,再说这诸葛山有570多米高呢,况且我们已是五、六十岁的人了。
一番自我安慰,心里也就担然了许多。下得山来急忙寻找起“农家乐”。
      我与表弟,吃苦的精神不行,喝酒都是有“英雄”气的!进得路傍一家“农家乐”,点了五只菜,(荤、素搭配)要了三瓶老酒。店家动作十分利索,不大一会功夫,菜就上齐了。
      这家“农家乐”,环境清爽,菜蔬新鲜;虽是乡野小店,烧出来菜的味道不比城市里一般饭店差;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价格十分公道,两个人一顿下来,买单时,我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总共才一百块钱!
绍兴的旅游景区,我几乎全去过,大大小小的饭店也吃过,如此便宜、实惠的价格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东湖景区的一杯普通的绿茶还要40块钱呢!……
      我天生有个“少爷”脾气,从不屑与那些做生意的人讨价还价。对“挨宰 ”,一向有良好的心理承受力,出去玩,也“挨宰”惯了。诸葛山下这家“农家乐”,着实让我感到意外、感动,不由得心里赞叹!我想:就凭这份淳朴、公道,今后诸葛山景区肯定会聚集人气,吸引一批又一批四方来客……
      有空时,我还要去诸葛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游上青古道
      “上青古道”,是绍兴平水镇上灶村至王化青坛的一条山间小道。古时,嵊县、稽东、王坛、青坛的乡民,自产的竹木、山货都要从这条逶迤、崎岖的山路挑到绍兴城里去交易,换得所需的生活用品,再从这里返回。
山高坡陡,林深路滑……
      当年行走在这条古道的人,其艰辛,不难想象!
      尽管如此,自唐以来,通过这条窄窄山道的贸易源源不断。至清初、民国约三百年间更是达到鼎盛……
当时会稽“五大名镇”之一的平水镇,经济十分繁荣,部份也得益于往来这条古道的乡民、商队。古道昔日南通嵊县、台州、温州;北连绍兴、杭州、宁波;算得上是一条“交通要道”了!
      而今,乡乡公路连通,这条小道自然不见了昔日手提、肩挑,赶集的人群,大山复归沉寂。
但近几年,这条古道忽又热闹起来,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已是新开发的旅游景区了。
出于好奇,五号这天,趁工作交接的空档,我来到了“上青古道”。
      从“锁泗桥”始,是新铺的沥青小路。行至“兰若寺”水库傍,往左即是这条古道的起点,一米多宽的台级全是山石铺筑而成。
      沿途,满山翠竹、绿树;山道傍一簇簇、甚至是成片的“马兰头”竟无人采摘,任其自然变老;这要在城市农贸市场里,可是一道抢手的绿色菜蔬啊!
      山中空气极清新,深呼吸,鼻孔里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耳边不时传来林中鸟儿婉转的啼鸣;山风飒飒,凉爽宜人……
      沿着山道拾级而上,迎面而来的“香茗溪”、“下马桥”、“议事坪”、“日铸云梯”等都有一段历史掌故。“香茗溪”上的那座拱型小石桥,不知建于哪朝、哪代?,但其古老的造型,斑驳的石级,已显示着其年深日久的历史!桥下依然流水淙淙,日夜不歇……
      可惜,一不小心,“香茗溪”上这座小石桥的照片,被我误删了。
      走了约两个小时,见山上有一竹亭。正好歇歇脚,垫垫肚皮。亭傍通向金渔村的路牌标示:此处海拔420米。
      在这420米的高山上,仍有不少刚露头的毛笋。不时可见写在木牌上的警告:“偷笋一支,罚款50元”。这些毛竹的主人也有些小家子气!你就是白给我,再贴50块钱,我也不要——嫌累,拿不动!
      竹林附近,长有几株茶树。虽过了节气,叶片大了些,可这毕竟是高山上、无污染的茶树啊!
看看附近无“罚款”的警告,一时“勇气”陡长:这机会,我可要痛下“贼手”了!
      带来的食品统统吃光,酒瓶、矿泉水瓶全部扔掉,空出背袋,摘下的茶叶装了满满一兜。心里仍懊悔不迭:为什么不带个大一点的袋子呢?……
      这次走“上青古道”,我是按景区指示牌标示的“精华段”线路行走的。不算中途休息,实际走了四个多小时。沿途风景不错,只是从金渔村方向下去,山路有些原始,行进有些艰难了……
      忽然悟到:所谓“精华段”其实是对那些“专业”登山的驴友们说的。我初次去,不熟悉,路程远,且难走。也实在体会不出这“精华”之所在。
      不过我不后悔!趁现在还走得动,赶紧多走走,多看看!再过几年,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4: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长塘·桃花源
      前天,下了一夜的雨。数日来,略显燥热的气温终于降了几度,顿觉舒爽。
      想到工程即将开工,这期间内是再无“双休”的机会了。抓住这几天难得空闲,出去看看。
      说走就走!什么都不带。我行事一向无计划,直至坐上公交车,心中仍无具体目的地。但“大方向”已定,奔上虞而去。
      车出绍兴城区,忽然想起:十多年前曾路过长塘镇,那里景色不错,山水风光秀丽。
      那就去长塘吧!
      长塘镇位于上虞西部,与绍兴富盛相邻。境内多山,有“五山一水四分田”之称。物产丰饶,
      这里盛产毛竹。长塘的竹笋与绍兴平水同坑的竹笋齐名。
      长塘人文历史积淀深厚;是著名的古镇、状元之乡。
      春秋越国时,长塘镇就十分繁荣了。后来逐渐形成重要的水陆商埠。
      但我对长塘印象最深的是:幼时,养母给我讲的罗懿王的故事。传说元代,长塘罗村有个叫罗懿的孩子,到街上私塾先生那里去上课,要路过一座庙。每当罗懿经过庙前,庙门口那座泥塑的菩萨就会站起来(迎驾),小罗懿感到十分奇怪。一天,小罗懿和老娘说起了这桩“怪事”。
      罗懿的老娘不信,心想:菩萨乃是泥塑木雕,怎么可能站起来呢?于是,老娘跟着罗懿,想一看究竟。
     小罗懿走过庙前,菩萨照例起身相迎。可罗懿的老娘是肉眼凡胎,还是看不见。老太太心生一计:在罗懿上学前先到庙里,在端坐的菩萨双膝上放上两个鸡蛋。儿子经过时,若菩萨站起,鸡蛋肯定会摔落地上。然后,罗懿的老娘跟在儿子的身后。小罗懿刚走到庙门口,只听“啪”的一声,菩萨膝上的两个鸡蛋果真掉在地上。
      老太太忽然醒悟到:儿子绝非普通常人,将来必主大贵!
      罗懿家里十分贫穷,经常缺米少柴。老太太也只好向四邻告借。但俗话说:“救急好救,救穷难。”时间长了,难免有吃“闭门羹”的时候。老太太记恨!
      罗懿的老娘在灶间生火时,时常好絮絮叨叨:“哪天向张家借米不肯,一遭,”“哪天向李家借盐不肯,一遭……”
      “头上三尺有神明”,罗懿老娘的自言自语,被灶司菩萨听到了。灶司菩萨年老耳背,要命的是这老太太又是个结巴。这“一遭”,灶司菩萨听成了“一刀”,不免大惊。灶司菩萨心想,这老妇人心肠毒的,日后罗懿若做了皇帝,不知有多少乡邻要吃其“一刀”。赶紧到天庭奏报玉帝。玉帝震怒,下诣要收罗懿日后的富贵……
一个狂风大雨天,雷公公、电闪娘娘奉诣追赶罗懿,要取其身上仅剩的“圣子口”。罗懿背着老娘,口中咬着“马桶盖”,一路奔逃,后面海潮铺天盖地涌来……
      最后到上虞沥海(立海),罗懿实在走不动了,放下老娘,喊了声“立海”,潮水竟顿时停住!
      这是我小时候听过的罗懿王的故事。几十过去了,不一定准确的。
      故事是故事,但长塘确是“人杰地灵”之处。如魏晋时的“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当年隐居的“广陵”,就在长塘。而今“广陵”是一个村。
      上虞历史上的七个状元有两个就出自长塘。
      一千多年来,长塘历代人才辈出!无论经济、教育、戏曲、建筑、科技等领域,都有杰出的精英人物。可说是群星灿烂!
      近代著名的翻译家杜亚泉先生;国学大师,书法泰斗马一浮先生都是长塘人。
      长塘镇有着深厚的历史遗存和文化积淀!
      当我走在今天的长塘街上,忽然生出一种感觉:长塘没有十多年前热闹了。镇容、镇貌似乎也显得陈旧……
当然,这只是我一时浮光掠影的印象,观感局限于表面,内在的变化应该说并不了解!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长塘的“桃花源”景区建设得不错!景区依山傍水,峰峦叠嶂;竹林如海,环境清幽;实在是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交通也便捷,城乡小巴士直达景区门口。
      景区内有“从善寺”,“马一浮先生纪念馆”、“衣冠冢”,“文化长廊”等等。
      景区里还出产一种“红心猕猴桃”,是当地的特产。据说:猕猴桃具有药用价值,是营养与保健之上品。被誉为“桃中之最”。可惜,现在还不到采摘季节,所以也只能望桃兴叹,咽咽口水了……
      目前,“桃花源”景区仍在建设中。但我想:最好不要过度去做那些人造景点,尽量保持原始、自然的生态!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五柳先生笔下那种“真意”,是会吸引无数游人前来玩赏的,长塘“桃花源”的声名一定会远扬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12:35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