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280|回复: 20

甘伟宝1 游景思古集

[复制链接]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种之悲哀

       绍兴市区府山(也称卧龙山、种山)西首山腰处、飞翼楼下,有一座单檐、歇山顶式的石亭。四周荒草萋萋,苔藓斑驳;石亭内立有一石碑,上书:越大夫文种墓。碑后一圆型石砌墓冢,相传是春秋越国丞相文种埋骨之处。
    文种,湖北人。湖北人厉害啊!俗话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文种这个“湖北佬”,确实名不虚传,足智多谋,韬略过人。与范蠡共同辅佐越国朝廷。
    一次勾践兵败西湖,落难到吴国去当人质。文种便用珠宝、美女,贿赂吴国国王夫差身边的一个大臣,让其在夫差面前进言、时常说说好话。渐渐勾践取得夫差的信任,回到了越国。
    回到越国的勾践励精图治,十年积聚,恢复了元气;设计除掉了夫差的忠臣伍子胥,最终灭了吴国。
    勾践这人报仇雪耻之志坚韧,却心胸狭窄。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同享富贵的人。为臣功高震主,必遭其忌。聪明的范蠡早已看出这一点。灭吴后,便悄然隐退于齐国。
    但范蠡心中仍惦记着老朋友,托人捎信给文仲,劝他早日离开勾践,以免杀身之祸。
    不知是留恋爵位?还是根本不相信勾践会加害于自己,文种没有听从范蠡的话。
    果然,文种当上越国丞相后不久,勾践便派人送来当年吴子胥自杀的那柄剑说:“先生当年教我七种灭吴的计策,
我只用了三种就把吴国灭了。还有四种请先生带给先王去吧!”
    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文种长叹一口气,只得举剑自刎。
    范蠡高明!他在看清勾践真实的心思、人品时,携美人西施泛舟江湖经商去了。这位“陶朱公”在商海中也是游刃有余,腰缠万贯。活得潇洒、滋润……
    现在府山东面广场南侧,建有纪念这位“范大商人”的庙堂。后人尊其为“中华商祖”。
    相比之下,山背后的文种墓则显得冷落、寂寥,几乎快被人们遗忘了。
    秋风飒飒,落叶飘零;树丛中偶尔传来一、两声鸟儿的啼鸣;夕阳残照下,文种墓愈显得孤凄、苍凉……
    走在下山的小路上,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宋代诗人石延年题文种墓的诗句:
   “至忠惜甘死,越塞一坟孤。
          勾践非王者,陶朱亦丈夫。
          碑经山烧断,树带海潮枯。
          泉下伍员辈,相逢相吊无。
    文种的悲哀在于:他的愚忠和不知进退之道,其杀身之祸想来也是必然。这是一个悲剧!他的死,深刻揭示了封建专制集团里一个冷酷的规律:“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观陈 云故居随感

      青浦区练塘镇内市河傍,有一条老街。市河两岸鳞次栉比均为民国时期建筑风格的老式民居。
     陈 云故居就坐落在此。
       陈 云故居南北朝向,三间平屋。正面临河,现经修缮基本保持原貌。黑漆门面,屋虽不大,倒也古朴。正门上悬一匾: 陈 云故居。
      据介绍: 陈 云两岁丧父、四岁丧母。由舅父母扶养。现在的故居即舅父母家。
       陈 云的舅父是一个裁缝,平时兼做一些小生意,家境并不宽裕。 陈 云在舅父母家里生活了八年,读完小学后辍学到上海商务印书馆学徒、做工。也就是从商务印书馆始, 陈 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终成为职业革命家。
参观故居,令人印象最深的是故居中室内悬挂的四张照片。左起是晚年 陈 云与亲姐姐陈星合影,依次是 陈 云的舅父、舅母, 陈 云的表弟和弟媳的合照。
      陈 云中年时的长相酷似其舅父,真应了一句:“外甥多象舅”的老话。
      站在 陈 云舅父母照片前,心里不禁生出深深的敬意:就是这两位平凡、善良的老人,为我们中华民族扶养、培育出一位杰出的人物。
      这两位老人值得我们敬仰!
      我在想:这两位老人的墓而今在练塘不知尚存否?若在的话,练塘镇政府应该妥加修葺、保护。
现在的练塘镇声名远播,游客四方而来。实事求是讲,是与 陈 云密不可分的。从这个意义上看: 陈 云的舅父母也是功不可没的。
      建国后, 陈 云曾三次回故乡考察、了解民情。我相信: 陈 云是怀着对故乡,对扶养过自己的舅父母一种深深的感恩之心,遂能以百忙之身来到故乡,眷恋于故乡一草一木……
      2000年, 陈 云故居傍新辟一处“ 陈 云故居暨青浦革命历史纪念馆。”馆名是“三个代表”的“总代表”所题。
     整栋建筑共三层,外部倒也庄重大气。内设四个展厅,是 陈 云的生平、事迹介绍,和一些实物仿制品的陈列。凡是纪念馆一般都是大同小异,但 陈 云纪念馆的建筑配套景观略有“特色”。也不知是哪位“高人”别出心裁,园内池中竟放养起鸳鸯、黑天鹅和大量的锦鲤。给人以一种“大户”人家庄园的感觉,有点不伦不类。我个人以为:这种奢华与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 陈 云生前朴素、清廉的形象无疑是极不协调的!
      也是凑巧碰上了,那天上午,在纪念馆 陈 云雕像前,一批年轻人正在搞“党建”活动。在一位中年人的带领下举着拳头宣誓:“永不叛党……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仔细看去,宣誓者毫无庄重之色,傍观者亦似在看戏,我与姐夫则相视一笑。
一时间,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几十年前不知何人所作的词句:
    父母忠挚为国仇,
    何曾怕断头。
    而今天下红遍,
    江山靠谁守?
……   ……
    靠这些嘻嘻哈哈、油头粉面的人守“江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3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鉴湖里的那只“乌蓬船”

      绍兴“快阁”西首、鉴湖北岸,一只青铜铸成的“乌蓬”小船,艄公似在缓缓划桨,向西驶去。
船上一位着唐代服饰的人,仰首怅望,脸上充满悲怆、凄然之色。
     这就是流传千年,“太白访贺”的故事。
     公元742年,诗人李白奉诏进京(长安)。时为宫中秘书监的贺知章(杰出的书法家、诗人),在“紫极宫”与李白初会,相谈甚欢、相见恨晚。贺知章对李白的诗才十分欣赏,赞其为“谪仙人”,遂相邀这位比自己小几十岁的李白到酒肆喝酒。恰巧这天贺知章身边忘带银子,贺知章便取下佩在身上皇帝所赐的“金龟”以充酒资。
     从此,贺、李这两位善饮、豪放的诗人成了“忘年交”、心气相投的挚友。
     布衣李白也从此得以进身,声名大振。
     天宝三年正月,贺知章以八十六岁高龄求归故里。时唐玄宗亲自作诗相赠,依依惜别!长安城外,皇太子率百官为之饯行……
     三年后,李白到越州拜访贺知章。不料得悉贺老已在返乡当年辞世。
     不胜悲痛的李白,不由震惊、涕泣,想起“紫极宫”初遇贺老;想起“金龟”换酒,欢饮、畅叙的情景;想起贺老力荐、提携之恩……一时百感交集,写下两首《对酒忆贺监》,饱含深情的诗作:
                    一、
     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
     昔日杯中物,今为松下尘。
     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
                    二
     狂客归四明,山阴道士迎。
     敕赐镜湖水,为君台沼荣。
     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
     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一千多年过去了!
     贺知章与李白这两位杰出的诗人早已成为“松下尘”了。但他们之间这一段真挚的友情,在我们这个“文人相轻”、“文人相讥”,甚至相互倾轧、攻讦、陷害的封建社会里是何等难得、珍贵,令人感叹、泪下啊!……
     鉴湖里的那只“乌蓬船”,年年月月、日日夜夜,向人们讲述着这感人肺腑的故事……
                                                                                
                                                                                                2014-9-28匆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湖畔一明珠
今天去上虞办事。
      事毕,见时间尚早,心里一动:何不去“春晖中学看看,于是来到上虞汽车东站。也就是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便来到“春晖中学的校门口。
      这所名闻遐迩的学校,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由民国时期的著名教育家经亨颐先生筹划,上虞乡贤王佐鼓动、游说,上虞富商陈春澜出资二十万银元,在白马湖畔创办的一所私立学校。
      学校创办伊始,校董会聘请了我国近代史上一大批精英人物来校任教。据校史记载:朱自清、丰子恺、李叔同、何香凝、柳亚子、俞平伯、蔡元培、黄炎培、陈望道、张闻天、吴稚晖等等文化巨擘、学界耄宿都曾在此执教、讲学。
      值得一提的是:担任该校首任训学长(教务主任)的竟是“五四“运动中第一个点燃”火烧赵家楼“的匡互生!这个湖南人在“五四”运动中可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呵!
      如此师资实力,为当时国内所罕见!
      这个地方私立学校迅速声誉鹊起,名重江南。
      白马湖畔,象山脚下,从此英才辈出……学校无论规模、教育质量,足与天津南开中学平分秋色。故学界一直有“北有南开,南有春晖”之说。
      可惜的是:这所江南名校,十年浩劫中也未能幸免。曾一度停止招生、教育…… 直到1978年才恢复“春晖中学”的校名,教育事业渐趋正常。
      去“春晖文化带”名人故居,须从学校大门外一条东向沥青车道前行。道路紧挨象山,山高虽不足百米,但其势连绵,岗峦起伏,满山苍郁。
      路与校区之间,一条小河蜿蜒东去,流向白马湖。
      行至数百米,便进入“春晖文化带”名人故居区域。故居群背靠象山、座北朝南,一字排列;门前古木参天,遮荫蔽日;与校区有一座小石桥相接。伫立桥边,一时神思飞越,我仿佛看见:当年先生们身着长衫,挟着讲义,神色庄重,一个个从这座小桥走向课堂……
     “春晖文化带”西首第一间是粉墙青瓦的三间平屋——“春社”,是陈春澜老先生的纪念堂。门上匾额是蔡元培先生手书。只是大门紧锁,门环上锈迹斑斑,看来好长时间未开放了。透过窗栅望去,厅内正中挂有陈老先生大幅遗像,一张祭桌,几把旧式木椅。因室内光线昏暗,看不清遗像两侧对联所书。但“乘凉不忘栽树人”我揣度总不外感念、颂扬、缅怀之类的内容吧!
     “春社”向东依次是:经亨颐、丰子恺、弘一法师、朱自清、夏丐尊先生的故居。除经先生的故居是“洋房”外,其他均为中式庭院建筑。
      绿树掩映,小河流水,环境幽静、清雅,令人流连忘返……
      当然,这些建筑都是后来在原址上重新复原的。如弘一法师的“晚晴山房”,据记载:抗战时即已毁,1994年由上虞弘一法师研究会募款重建的。2001年,上虞市政府拨款再度修缮。 由此可以推断,其他故居也是重新修建的,因为在故居群里,我实在找不出建筑的旧时痕迹。
      尽管如此,当我徘徊、驻足在一幢幢先贤们曾经居住过的院落前,内心仍禁不住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崇敬!正是他们的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在旧中国漫漫的文化长夜里,为我们浙东子弟点燃了一盏启迪心智的明灯;开辟出一条去除愚昧、探索求知的道路!
      现在的“春晖中学”已桃李天下、硕果累累;为各行各业,源源不绝,输送了大批人才。
     “春晖中学”无疑是白马湖畔的一颗明珠!
     “春晖中学”过去、现在、将来的学子们,千万不要忘记——陈春澜、王佐、经亨颐这三位学校创办者的名字!铭记他们的善行功德!永远记住曾在“春晖中学”执教、讲学的先生们,是他们给了你们奋进的精神和睿智的心。
      永远感恩!
                                                2014-9-18草于白马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观陶成章故居
今日双休,又是阴天,气温凉爽宜人。
   早早起床,匆匆漱洗。坐绍兴至上虞的“7路”区间公交班车,至104国道傍的陶堰酒厂下车。稍往前几步右拐进入一条小路,约行几十米便来到早期民主革命家、光复会领袖之一   ——陶成章的故居。
    陶成章故居位于陶堰西上头村。正门朝东临河,筑有埠头,舟楫进出十分方便。四面粉白围墙,双扇黑漆大门上方悬有“陶成章故居”五个金色大字的匾额。
    进入故居,园内小径两傍植有花草和桂花、香樟树,红红的石榴已挂满枝头。园虽不大,倒也不俗。
    正厅内,迎面是一座陶成章的半身铜像。上方是孙中山先生“气壮河山”的题词,两傍均为纪念陶成章的一些诗文,书法作品。
    第二井是故居的一些生活物件,据说是按原来的老样子布置的。后面屋内则是陶成章生平、事迹的图片等等。
    故居不大,朴素且简陋。从中可以看出:陶成章家里非殷实大户,在当时也只是一般小康之家。但就是这个陶成章,胸怀大志,心系天下。为推翻腐朽的满清统治,25岁时开始东渡日本。在其35年短暂的一生中,十二次去扶桑,三下南洋;联络各地志士,宣传革命,唤醒民众,组织起义。为创立民国,积极奔走,呕心沥血……
    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先生当选为临时大总统;陶成章则被一致推举为浙江都督候选人。
    陶成章生性刚直,行事磊落,在“革命党”内享有很高的声望,遂引起内部一些人的妒忌。1912年1月14 日,同为“革命党”人的上海都督陈其美指使蒋介石、王竹卿将陶成章刺杀于上海广慈医院(现在的瑞金医院)。
    站在陶成章故居的天井里,望着阴霾的天空,心里翻腾着一种莫名的悲愤:陶成章这个为光复中华的热血志士、斗士,没有倒在满清统治者的刀下,却殒命在自己“同志”的枪口。这能说不是“政治”斗争的凶险、反复无常吗?……
    1916年8月19日  ,孙中山先生莅临绍兴,夜访绍兴城内西咸欢河沿的陶宅。族人陶荫轩与孙中山谈起陶成章被刺一事,陶荫轩心情激动,客厅内竟一时“谈辩锋生”……
    往事已成云烟。陶成章故居留给后人的是什么呢?在我的心里是一种悲凉,一种令人扼腕的彻骨之痛!


                          2014-9-13午后写于东湖景区“陶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4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万株桂树“大香林”
      在距绍兴柯桥区西首约十多里的型塘香林村,有一大片古桂树群。经多年开发,现在已成为一个名闻遐迩的园林景观。
      从柯桥坐604公交车,可直接到“大香林”景区门口。进入大门,不远处正中有陆游的诗碑;从诗碑右侧步入沿山车路,穿过隧道,约数百米便来到峰峦环抱的桂树林。
      这片占地30公顷的桂花树林,相传是宋代(1066年)由当地金、鲍两位村民首植,历经千年,目前有桂树一万四千多株。每年农历八月,桂花盛开之时,香飘数里;清风过处,花落似雨,故有“香林花雨”之美称。
      尤其珍贵的是:桂树林中有一株树龄迄今达一千零四年的古桂,现在仍生机勃勃,枝繁叶茂。此桂树高18米,村冠竟达360多平方……令人叹为观止。
      据专家考证:此古桂为目前发现、唯一的“中国桂花王”。
    桂树,生长高达12已属不易,18更是罕见。在园林中一般为孤植、丛植;多与建筑、山石配置。如此大范围片植,实在少见、难得、珍贵!
     “大香林”景区中几百年的古桂,比比皆是。其中由原南京军区司令朱文泉上将题写“南桂王”的树龄也已有五百多年了。惜已枯萎。
      值得一提、令人心头一热的是:桂树林中仍保存着一座光绪年间,型塘桂农金新禄夫妻合葬墓。当地百姓感念金氏植树、造福后人之功德,对其墓悉心保护。据景区工作人员讲:一百多年来,这座清代墓葬没有受到丝毫的破坏,而今已列为绍兴县文物保护景点。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虽然现在尚未到桂花香溢的时候,但连片桂林,叶荫蔽日,仍不失为一个消暑的极好去处!
      远处竹海天风,池水含月;漫步古桂林下,顿觉爽然、惬意。香未至,心已醉……
                                         2014-8-26写于“大香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鉴湖“快阁”
      位于绍兴城区偏门外、鉴湖旁的“快阁”,相传为南宋诗人陆游所筑。放翁晚年寄情山水,诗书自娱;“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园内“书巢”即是陆游读书处。
      这座越中名园,历史上曾数度毁于兵燹;亦几次重修,园主屡屡更迭。嘉庆年间,汪精卫的曾祖父购得此园,这“快阁”也可说是汪氏祖居了。
孙中山、周恩来等一些近代著名人物都在此留有遗踪,文人墨客多有题咏。
      汪精卫生于广东,但祖籍是绍兴,这是确凿无疑的。只是绍兴“师爷”有些“势利眼”,对外宣传上对“二周”(周恩来、周树人)津津乐道;而对汪精卫、周作人则竭力回避、缄口不提。我曾在马臻庙里听一位老人说起过:汪精卫的太爷爷、爷爷二代夫妇合葬墓原在偏门不远的下横楼村,解放后被当地农民所毁。据史记载:汪夫人陈壁君曾于1943年4月由当时伪浙江省省长傅式锐陪同来绍兴祭祖、扫墓,并到今天的偏门伟联村探望亲属。
      走笔至此,我又要离题几句:汪精卫——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杰出,也饱受争议、诟病的人物,想当年汪氏谋刺摄政王事败被捕,在狱中写下“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是何等热血,大义凛然!这位孙中山先生的左膀右臂,文章、书法如其人一样,漂亮超群;尤其演讲,
更是极富鼓动性,口才绝伦!“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孙中山先生的遗嘱中这两句名言即出自汪氏手笔。
      汪精卫最后所走的道路,实在是个谜。我始终认为:对汪氏的评价绝非仅仅“汉奸”这两个字那么简单,深层次的原因也只能有待今后历史学家去研究、剖柝真相了。
      好啦,赶紧打住,免得犯“禁忌”,还是转回来吧。
     “快阁”,抗战时期又一次毁于战乱。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直未于修复。进入新时期,民间多有呼吁,要求恢复、重建“快阁”,遂引起政府高度重视。可惜原址已建起楼群、民居。经勘察,最后选址与原址仅一箭之遥、鉴湖的一个湖心小岛,拨巨资并于2011年建设竣工。
     建成后的“快阁”,具有典型的江南私家园林的风格。园内小径、回廊,曲折有致;亭台重檐飞椽,气势不凡,处处开合多变;假山、荷池更是十分精致;园林、建筑,意境深邃;园内漫游,使人感觉仿佛融合在大自然的广阔天地之中……
“快阁”宛若镶嵌在鉴湖畔的一颗明珠!
      绍兴鉴湖一  “快阁”,
      无数先贤留  遗 踪。
      遥想当年已 云 烟,
      眼前荷池花 正 红。

     2014-8-23于鉴湖“快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游东山国庆寺
      今天逢双休。台风外围擦边,天气十分凉爽,便坐车去上虞上浦,来到江对岸的东山国庆寺。 东山,是由指石山、木碗山等山峰所组成,因在曹娥江东边,故而得名“东山”,系四明山支脉。山不算太高,但峰峦迭嶂,山势绵延,起伏不绝……
      据史记载:晋代谢安曾隐居于此。后出山辅佐朝廷,以八万精兵破符坚百万大军,赢得了著名的“淝水之战”,建立殊勋。成语“东山再起”,说的就是这个故事。
      进入东山山脚下的南山门,沿小方块石铺筑的盘山小道拾级而上,山道两旁草木葱郁,耳畔阵阵虫鸣鸟语;昨日刚下过雨,此时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宜人,山上积聚的雨水顺着山道边的溪沟潺潺而下;山风徐来,小溪叮咚之声远去……
      置身山中,令人顿觉心旷神怡!这种自然之美妙,在城市里蜗居是绝对感受不到的。
来到山腰,亭中小憩。回望山下,只见曹娥江宛如一条玉带横贯南北;远处点点村落,两岸群山耸峙,云雾缭绕……
      山水形胜,真仿佛如仙境一般!
      山上的国庆寺,原是谢安故居。公元809年改建为国庆禅寺。史传当时是浙东数一数二的名寺,香火鼎盛时期,据说寺僧多达五百余人。梵音钟鼓,数度兴旺,后因时代变
迁,渐趋衰落。
       走进正在修葺的国庆寺,位于中轴线的大雄宝殿为明、清传统大式木结构古建筑,气势宏伟。殿内一座高达4.8米的释迦牟尼佛像端庄、慈祥,通体金光;两侧诸神法相、姿态各异,均栩栩如生。其精湛的造型艺术,令人赞叹不已!
      2004年,我第一次去东山时,国庆寺已在建设,迄今已十年,仍未竣工。一则是工程规模大,二来想必资金困难,也是施工进度滞缓的主要原因吧。
      令人欣慰的是山上谢安墓已修复。
    据记载:谢安墓初葬于建康(南京)梅岭岗,曾遭毁。明代时,由谢族后人迁葬东山。因年深日久,墓已破败。
      这次重修后的谢安墓在大雄宝殿西北,墓道两旁排列着石人、石兽;墓前地坪是大方青砖铺砌;设有香炉、祭桌;墓为石砌圆拱型,墓碑上镌刻“晋太傅谢公墓”六个遒劲的楷书。墓的造型给人以庄重、肃穆的印象。
因地处偏僻,寺内又尚未完全开放,所以目前游客寥寥、香火不旺,国庆寺显得有些“冷清”。
      但对爱山水、大自然、探幽寻微的人来说,这“冷清”未必不是好事。正可以静静漫步山间、林下,细细寻访先贤遗踪……
      神游千年,心鹜八极。文思奔涌而至时,吟诗作赋,岂不快哉!
      去东山国庆寺,公路直通山门脚下。但公交车不多,目前只有一路“605”城乡公交班车,且间隔较长。
景区里现在还没有一家饮食店。提醒兄弟姐妹们:如自驾游,千万别忘了带上吃喝,以免到时肚中唱“空城计”,饥肠辘辘,走不动山路。
      我在此真诚地告诉大家:东山国庆寺是值得去看看的!
      这里虞山舜水风景如画,
      这里有深厚的文化积淀;
      这里一代名相长眠于此,
      这里不朽典故留存青史
      ———“东山再起!”

                        2014-8-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家门口那条“咸欢河”
   小时候,我的童年是在绍兴城区东咸欢河沿“三板桥”内,一座老式台门里度过的。
    “三板桥”顾名思义:就是三块石板铺成的桥。桥北端是一条长长、古老的石板路,东首约十来米便是鲁迅先生笔下的“当铺”。桥南端紧挨着“百草园”,稍往西几步就到了“长庆寺”,“土谷寺”。
    桥下东西流向的一条小河叫“咸欢河”,河虽不宽却绵长。
从前绍兴城区内有一条内环河的,河水曲曲弯弯穿过各式各样的石桥,贯通整座城市。
   可惜的是内城河今天已局部填塞。
  “咸欢河”西与内城河相接,东出“五云门”外,一路清波流向运河……
小河两岸是民居,粉墙瓦舍间不时可见一些古朴、深幽,大户人家的台门建筑。
记忆中“咸欢河”的河水十分清澈,那时沿河两岸人家大多都用这河水淘米、洗菜,洗洗涮涮……
   河里的小鱼儿也不怕人。每当人们淘米洗菜时,鱼儿就三五成群朝河埠头游来,争相吞啄漏出的米粒和弃之的老菜叶。
    夏天,小河里显得格外热闹,傍晚时,那些会水的大男人们,穿一条短裤衩,光着上身泡在水里洗澡;而我们这些小孩子,则早已脱得一丝不挂,欢闹着从桥上往小河里跳,尽情嬉戏,打水仗、摸鱼虾,比赛看谁在水里憋气时间长,游得远……
    儿时家门口的小河留给我的记忆是惬意和欢乐。
小河也给住在沿河两岸的人家带来许多生活上的便利。那时经常有一些农民划着小船往来于河上,兜售刚捕捉来的活蹦乱跳的鱼虾;和一些自产的农蔬果品,既新鲜、又便宜。
     八五年,我从东北回到了家乡。有一段时间,每逢空暇,我总会独自来到“咸欢河”边,驻足、徘徊;寻找已逝去的——儿时那个遥远的梦……
也不知从何时起,儿时家门口那条小河的河水变得混浊了;昔日热闹的河埠头已不见有人在洗涮,那些小鱼儿也没了踪影……
    绍兴以水乡驰名,城内河道纵横交错,小桥星罗棋布;加之人文荟萃,常年四方游客纷至。可这变质的河水实在大煞风景,不但游人扫兴,老百姓的生活一定程度上也受到影响。一些住在河道支流边上的人家,往往都不敢开窗——河水中有一股隐隐的臭气。
     现在绍兴市政府正在大张旗鼓开展“五水共治”运动,此举是件实事、大好事,可谓深得民心!若能持之以恒,贯彻始终,那时绍兴会变得天更蓝,山更青,水更绿……
受其惠,我儿时家门口的那条“咸欢河”,恢复昔日碧波清流,鱼翔浅底的美好景象,相信也不会太远了!
2014-7-12上午写于鉴湖“快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5-5-16 13: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谒孙德卿太叔公墓
      今天逢“双休”,且天气凉爽,一时兴至,坐车到孙端。
   下了公交,几年不来,变化很大,还真有点陌生了。好在路是长在人嘴上的,不远处有一商铺,一个约五十多岁的老板娘坐在门口,我趋前“大姐,孙德卿的墓在哪个方向,怎么走?”
老板娘一脸茫然:“孙德卿?不晓得。”
      本地人尚且不知,看来问外地人也是徒然。往前走了不久,路边有两位老人,“请问大伯,孙德卿的墓地怎么走?”
   “噢,你问德卿老爷啊?前面十字路口往左拐,过大桥沿河边走到围墙那里便是。”按老人的指点,很快就找到德卿太叔公的墓地。环顾四周,我心里不由一阵阵发凉:墓地杂草丛生,到处是建筑垃圾,一片颓败荒凉景象……
      德卿太叔公墓坐南朝北,墓正面为青砖砌筑,“文革”时遭毁坏,但砖刻“亚墓”两字尚存。(亚墓为德卿公在世时为纪念先故世的夫人朱复亚所取,德卿公有两房夫人)
      我在墓门前深深鞠了三个躬,进入里面。德卿太叔公的墓格局为一祭室,两天井,一墓室。为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可惜建筑大部份被破坏,已难觅昔日完整的原貌了。墓室的大门俱失,三具黑色棺椁裸存。据说“文革”时,造反派欲毁棺椁,因是进口“洋灰”所浇筑,费了好大劲,也未能撬动。后上层来指示:孙德卿是民主爱国人士,其墓不能动。
      德卿太叔公的墓遂得保存下来。
      德卿太叔公早年东渡日本,与孙中山、陶成章、秋瑾等结识,并参加“同盟会”、“光复会”,创办“大通学堂”,任总务长。秋瑾遇难后,曾一度入狱。后长期致力于教育,出任过《越铎日报》社长。绍兴第一个公园——上亭公园即是德卿太叔公所筑。
      1916年,孙中山先生来绍视察,特意到孙端与太叔公晤面,对其领导下的孙端文明、进步之气象慰勉有加,题词褒扬,亲切称德卿太叔公为“老友。”
      去年十月三十一日,德卿太叔公的墓被列为绍兴县文物保护点,并于当年十一月六日由县文广局正式立碑。孙端镇政府也宣布:“修复亚墓,恢复上亭公园已列入2013年政府工作计划。”
      今年春上,修复墓园的设计也有我同事的夫人完成图纸设计。但直到今天,具体工作仍不见政府部门动静……
      站在德卿太叔公墓前,我突然生出一个想法:此墓今后最好不要修了,保持现在的样子似乎更有意义。
      我们的下一代已不了解“文革”的浩劫、没有理性的大破坏了,今天的“亚墓”不是很生动的“教材”吗?记得巴金老人曾呼吁建一座“文革”纪念馆,眼前的“亚墓”应当是这座无形“纪念馆”里陈列的展品,而这恰恰是真实的存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12-4 09:58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